在我們這個區工作的醫師有個基本要求,就是要會講英文,因為會遇到很多外國畜主,


也沒有刻意啦,但在進來區裡工作一個月的時候,我剛好都沒有接過外國主人的狗狗,


而是另一位醫師接到,有天我就跟她說:下一次,有外國的主人,讓我接一次,看來很有趣。


這天,同時來了兩隻狗,一個是台灣主人,一個就是這隻Alex的主人,


當然就是我去接這個「阿多仔」的狗啦:


Hello, welcome to NTU quarantine area. I am Dr.Lin.


Is the dog a boy or a girl?


就在此時,我突然發覺主人用「鴨子聽雷」的表情看著我,


難道我太久沒講英文,發音已經破到聽不懂了嗎?


此時,善良的檢疫官也開始加入我的自我介紹,發現這個主人似乎沒有很懂我們的話,


趕緊把證件拿出來看一下~~原來,她是法國人!!而且英文挺破的。


從此之後,我發現我只能用「body language」跟這個主人溝通了,


講到跳蚤預防,只能學跳蚤跳,


講到耳朵癢,只能抓的像孫悟空一樣,


就在唱作俱佳的表演之後,我終於成功的跟主人溝通,


完成我人生中的第一次。


 


果然,英文好還不如臉皮厚!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