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
未經本人同意,任意重製散布,已經侵犯到了個人著作財產權,是違法行為。歡迎連結引用,請勿全文轉貼,謝謝。 網路上無法隔空抓藥也不能隔空診斷,為了您家寶貝的權益,寵物醫療問題一律不回答,請就近詢問可以作現場診斷的獸醫師,請見諒。

五月二號,日本的黃金週開始放假,媽媽也飛來日本找我玩,但突然,部落格上的一個留言,讓我心情又沈到谷底。

主人告訴我,A-bai,之前網誌有提到,我很喜歡的一隻狗狗走了。

說來也很奇怪,我跟她不過就是在檢疫區21天的緣分,跟其他每一隻狗狗都一樣,

也不是只有A-bai才有接受治療,很多狗狗貓貓都在這21天內接受過我的治療,但我對她就是有一份說不出的感情。

A-bai在我們區裡的時候是肝臟的問題,但出院之後由主人得知,又陸陸續續出現一些別的問題,到最後因為癌症,她變的狀況很糟,主人最後選擇了安樂死。

 

 


這是A-bai在我們區裡的時候,當時她已經13歲,以這個體型的狗而言,也算長壽,旁邊是她的兒子Shilo。

說來也是丟臉,當初大學聯考時放棄填牙醫系,想當獸醫師,表示我很喜歡從事這一份工作,大二就進入研究室幫學長做研究,到外面的醫院跟診,最後還開始幫流浪狗做免費結紮,

雖然同時間我也一直在從事音樂的相關工作,教琴、表演,但從沒想過有天會不當獸醫。

不知為何,在大學的最後半年,也許是實習看到了太多生老病死,也許是音樂真的太吸引我,所以我沒有選考系上的研究所,跑去念音樂治療。

雖然好像轉了行,但研究的題目終究還是跟治療相關,每天還是一直在測量病患的生理指數,做各種的研究判讀。

畢業後辭去音樂教室,專心在家裡教了一年琴,決定要好好的去念音樂系,礙於時間安排,我選擇時間彈性方便的基督書院就讀,

畢了業、辦了幾場音樂會,有空編編曲子,每天的日子過的就像一個音樂人,但我還是常常會跟先生一起討論病例,

同學見面聊的也不外乎這個病你用什麼藥?要怎樣治療?縱使覺得臨床醫師生活已經不會再有,我的身邊還是一直充滿這些話題。

終於有一天,我鼓起勇氣,想要在不放掉音樂的前提下,繼續開始獸醫生活。

於是我開始跟阿澍在同一個診所工作,利用休假時間,繼續教琴。

慢慢的找回當醫師的感覺不久後,發現自己還是很難面對動物的生老病死,總不能每次動物安樂死時,醫師哭的比主人還慘。

這方面我很脆弱的,就像現在在實驗室看到實驗狗被犧牲安樂死,我也還是會很難過想哭。

但縱使如此,在當時,我還是必須承認,我對於別人的動物還是無法全心付出,因為診所的業務太忙,跟主人永遠講不上幾句話,動物摸不到一下就要換下一個,

所以總覺得自己是沒愛心的醫師。因為我不會像愛自己的狗一樣愛別人的動物。

每天工作超時讓我的身體也出現警訊,剛好有一個機會,來到了檢疫區工作。

在這裡,不僅是我一直以來的臨床訓練得以善用,對我與動物之間的關係,更是奠下了難以磨滅的機緣。

來檢疫的狗貓一定都是主人的寶貝,才會千辛萬苦的從國外帶回來,而他們也「多半」是健康有活力的,

每天除了看病以外,還有許多的時間可以跟他們相處,好好研究觀察他們的行為,照顧他們的心理狀態,這樣的工作性質讓我真真正正愛上這些動物。

而其中,最讓我忘不掉的就是可愛又有個性的A-bai。

 

 

 


A-bai是第一隻讓我覺得有異於「醫師與動物」的關係的狗狗,這樣說或許對主人很失禮,但我真的超疼她的,這也害我被檢疫區的其他工作人員抗議,但沒辦法,他真的太可愛了。

從研究所畢業後,前前後後工作快五年,阿澍跟我在臨床工作上找到想繼續鑽研的點,也有感於國內獸醫師的訓練不足,教育制度上許多力不從心的部分,很想出國唸書。

但三十歲了,手頭積蓄又不多,才說要出國唸書,是不是痴人說夢啊?要這麼做總要有些刺激跟理由吧。

病看的越多其實越知道害怕,看病不是這麼簡單的,病看的少才以為自己是萬能的。

SARS跟感冒一開始看來都很像,你能分辨嗎?

大病在眼前而不知是很可怕的。這是看了很多大病之後才知道的恐懼。

 

是的,我想成為更好的醫師,我不想因為覺得年紀到了,看別人賺錢,就急急忙忙開家醫院,直到發現自己能力不足,只好用騙的當黑心醫師。

看到A-bai,因為她的病很棘手,但礙於我在公立醫院工作的身份,也不能幫他什麼,所以期許自己成為一個優秀的醫師,可以治療更多的動物。

於是,日本,我來了。

經過漫長而痛苦的獎學金考試,忐忑不安的跟日本教授聯絡,每天填鴨式的學日文,

我還是來到了日本。

雖然只是一開始,但希望能完成自己的理想。

 

 

 


可是A-bai還是走了。

在我什麼也幫不了她的狀況下,或許能力也不足的狀況下,知道她走了。

這幾個月來看著東大各式各樣治療腫瘤的研究,今天聽了一大堆腫瘤的報告,想到A-bai的病,真的有種虛脫的無力感。

本來希望回到台灣還機會拜訪她的,但她還是走了。

縱使學了再多也幫不了她,(雖然也許緣分僅止於此),我還是哭了。再度成為脆弱的膽小的獸醫師。

 

 

 


但A-bai脫離病痛了,她擁有的是一家人滿滿的愛,希望主人不要覺得我逾矩,因為她對我真的很不一樣,縱使她不是我的狗狗。

如果她願意,也希望她記得我這個生命中的短暫過客。

希望她記憶中的我,還是她的朋友,就像我去診所看她時,她會像迎接家人一樣撲向我,

因為我真的很想念她,她是我的狗朋友,我深深的感謝她帶給我的原動力。

 

 

 

 

NTU076.JPG 

A-bai再見,一路好走。

 

 



blog256.jpg

 

後記:

 

主人寄給我A-bai最後一天的照片,看得出來她受到腫瘤的折磨,瘦了不少,心裡很難過。

但還是看起來這麼可愛。

還是笑瞇瞇的。

 

 

 

 

blog337.jpg

還是會用她的三角眼看人。

 

 

 

 

主人真的是愛她的,還遠從美國帶她移民回台灣,所以Abai最後是在主人一家滿滿的疼愛中離開的。

她應該會感謝這些年來大家對她的愛護,瞭解爸爸媽媽對她的不捨,,就如同她一直是這麼有靈性能和人溝通一樣。

 

 

 

 

A-bai的故事:

A BAI回家了,超空虛的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Vincent Lan
  • <span class="private_mesg">此則為私密回應</span>
  • Jerocca
  • 好難過喔
    讓人想起我們家去年走的16才狗狗 (也是米克斯喔0

    會咬人
    一定是很痛

    或給人欺負過的反射動用
    不是故意的^^ I suppose
  • A bai對外人很不好,但是對家人很好,我後來能得到如果家人般的對待,連去醫院看他,他都還會開心的搖尾巴,說實在的很感動。
    這是一段對我來說很特別的情緣。

    搖擺狗 於 2010/11/04 11: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