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
未經本人同意,任意重製散布,已經侵犯到了個人著作財產權,是違法行為。歡迎連結引用,請勿全文轉貼,謝謝。 網路上無法隔空抓藥也不能隔空診斷,為了您家寶貝的權益,寵物醫療問題一律不回答,請就近詢問可以作現場診斷的獸醫師,請見諒。



這一年應該是我這一輩子作最多體檢的一年了之後(應該說是抽血抽最多的一年):


首先,要申請交流協會的獎學金,申請書裡就要附上體檢表,所以我就跑去和平醫院做一次體檢,


之後申請進入東大,報名表裡又是一張體檢表,要求要附上「三個月內」的體檢報告,很不巧,為了報考交流協會而做的體檢,剛好過三個月又「一週」,所以我又做了一次體檢,


來到日本找房子,住在叔公家,叔公因為擔心我甲狀腺有問題,所以又幫我抽了一針驗血,


然後進來東大之後,又要求一次新生體檢,所以又再抽了一次血。


奇怪耶,不是入學前才叫我附上體檢書嗎,怎麼一入學又做一次?


重點是,明年一旦正式入學,還要再做一次新生體檢~~~抽血很痛耶


不過這也是我第一次體驗日本的體檢,因為之前就有耳聞日本的體檢很~嗯~會讓人害羞,果然讓我見識到了。


不愧是一個大家共浴的的國家啊,坦誠相見都不覺得怪。


像照胸部X光的時候,在台灣應該會給我們一件檢查衣服換穿,在日本是直接叫女生脫掉內衣,只穿一件薄T-shirt或是小背心而已。


我一進到X光室,看到一堆籃子,每個女生都在籃子前面換衣服,最後都剩下一件小背心,


因為一眼看過去,大家都是白色小背心,所以我以為這是他們提供的衣服,結果仔細一看,原來是大家自己的衣服。


在排隊等著拍的時候,我看到前面的幾個日本女生面對面在聊天,一開始還不覺得怎樣,只覺得視野所見有點怪怪的,


過了一下才回過神來,原來因為背心很鬆,所以每個人都「露點」了,真是令我害羞啊。


但是我看他們日本人都很大方又自然,可見他們的檢查一直就是這樣啦。


外國人就害羞多了,我看到很多外國學生都在找房間換衣服,但大家後來都發現,就是在X光室前面的空地換就對了,大家坦誠相見啦。


女生還可以穿件小背心,男生是直接要求脫光光...............


 


 


後來到了量心電圖的地方,也是要躺著把內衣脫掉,裸露胸部檢查,還好是歐巴桑,不然真有點害羞啊。


幫我檢查的護士阿姨還真可愛,因為在我的胸前要貼四個電極片,她一邊貼一邊念:「小學、中學、高校、上了東大囉~~恭喜恭喜」,


想想也對啦,東大可是日本人心中一個偉大遙不可及的學校,畢竟兩億人口中,一年只錄取三千人,命中率比在台灣考上台大難了許多啊,


沒記錯的話,台灣是兩千三百萬人中,一年台大新生錄取四千多人吧。


不過她說錯了,我這個老學生在進東大之前,還念了台大、北醫研究所、再加上一個音樂系,讀書路漫漫啊。


所以之前聽說有些台灣學生在日本看病,被醫師要求脫上衣聽診,覺得被性騷擾,心裡不舒服,


但後來問了人才知道,其實脫衣服聽診,本來就是他們的訓練,他們認為這樣比較準確,不是要吃你豆腐啦。


 


最後終於到了我最怕的抽血這一關,怕痛啊,因為前一天阿澍已經去做過體檢了,他告訴我,一定記得要找年紀大的護士,不要找年輕妹妹,這我可是謹記在心啊。


所以輪到我時,我一直在觀察,總共四人抽血,只有一個是年輕妹妹,其他都是歐巴桑,我心想應該沒問題吧。


結果我發現大家都會拼命往歐巴桑那邊靠過去(大家都很有經驗,哈哈),輪到我時,還是只剩下年輕妹妹了,不管了,硬著頭皮上了。


我直接亮出我最粗的一根血管,跟她說就抽這個頭靜脈吧,最粗了,她也覺得好,


可是~~~進針之後,還是看他的針在我的身體裡戳來戳去,喬了很久才抽到血。


這樣就算了,抽血就請認真抽血,不要因為怕我無聊,就一直邊抽血邊抬頭跟我聊天,還一直稱讚我日文說的好,因為每次她一抬頭,我就看到身體裡的針又移動了一點點,超級害怕的。


抽完之後,日本人果然很貼心,旁邊會放好幾張沙發,讓大家休息完之後再回去。


把抽血放到最後果然是對的,不然先抽血再量血壓,恐怕會爆高啊。


 


最最最後一關,只有留學生才需要做,是「精神狀態」問卷。


內容不外乎是你過的快不快樂啊,有沒有想死的念頭啊,有沒有想去傷害別人啊.....這一類一看就知道他要什麼答案的問題。


不過因為我拿到的問卷是中文,有很多是簡體字(奇怪,也不是全部是簡體),看了就有點火,於是一直在旁邊改,後來想一想覺得不妥,還是擦掉算了,免得他會覺得我需要協談一下,少惹事為妙。


說到這個,來到日本之後,國家意識真的會變強,因為拿到外國人登陸證,上面國籍是寫「中國」,就有點不爽,還好我的入學許可寫的是「中國(台灣)」,心裡有舒服一點。


還有上日文課時,老師剛好問到,你的國家首都是哪裡,大陸人很多,所以就出現「北京」這個答案,這時台灣人就會大叫「台北台北」,覺得很好笑,哈哈。


我們剛來到日本時參加歡迎會,有個大陸學生過來跟我們說話,結果他不是來寒暄的,他第一句話就對阿澍說:「你這個『澍』在我們華語大辭典裡,沒這個字。」


竟然有人敢認為自己知道字典裡的每個字,好大的口氣啊。


聽了真想回他:「抱歉,這在我們國語小辭典裡就有這個字。」


不過後來發現他就是個心直口快,想法單純的小妹妹,就像他一直覺得台灣的醫療很落後一樣,所以也就算了,別這種人計較,畢竟他們也是被教育他們是泱泱大國的。


出國來,多交一個朋友,少結一個敵人啊。


 



KUMA說:我還不是每天都露點,還一口氣露九點,有什麼好害羞的。
 

創作者介紹

搖擺狗部落格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A
  • 你好,在GOOGLE上找烤栗子的方法找到你家,從昨晚到現在一直在看你別的文,真佩服你好多介紹性的文章都寫得很長很詳細(因為我自己是個連寫BLOG都沒耐性寫太長的雙子座),還有你們在日本奮鬥的生活。
    另外身為一個大陸人也覺得你這個同學的禮貌實在是有待加強……如果是我應該會覺得自己不會讀這個字很慚愧然後問問看要怎麼讀吧,怎麼會一下就說這樣的話……雖然一樣米養百樣人還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希望不要覺得大陸人都這樣吧(雖然我知道是難免的)……
  • 我就愛說話,所以文章也長。
    這個大陸人,一直都是這麼不禮貌的,所以連大陸朋友都沒有,他會說這話,不奇怪啦。
    歡迎你來,有空常來聊聊嗑牙吧。

    搖擺狗 於 2010/05/14 18: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