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
未經本人同意,任意重製散布,已經侵犯到了個人著作財產權,是違法行為。歡迎連結引用,請勿全文轉貼,謝謝。 網路上無法隔空抓藥也不能隔空診斷,為了您家寶貝的權益,寵物醫療問題一律不回答,請就近詢問可以作現場診斷的獸醫師,請見諒。



昨天一個台灣學生來找我們,他是台灣教授的牽線認識的學生,因為這個學生要來東大當半年交換學生,所以希望我們能協助他辦理入學住宿等等事項。

我每天說忙不忙,說不忙又很忙,總是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要念日文、要查資料、要跟診跟刀,但是遇到台灣來的學生,當然義不容辭幫忙囉,出門外總是需要人家照顧的。

第一件讓我驚訝的是,這個學生從跟我這個素昧平生的人第一次見面,就一直罵他老師,說他老師多怪又多怪,最近他們兩個處的很不好,是老師要他來日本當交換學生,又叫他幾乎一半時間要待在台灣。

之前他的老師幫他到處聯絡事情,包括獎學金,聯絡日本三間大學,還有像我們這種留學生來照顧他,甚至連機票都訂好,一開始需要花費15萬日幣都幫他先出,可是最近又突然大轉變,跟這個學生說:「留學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要想辦法啊。」

因為這個學生一來就在我們安靜的研究室裡劈哩啪啦的說個沒完,我看到很多日本人都抬頭在看我們,因為我們說的是中文,人家聽不懂,就會覺得很吵很不舒服,所以我都不敢在研究室聊天,看他一付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了的樣子,趕緊把他拖到走廊去,跟他說日本人很怕吵,我都不敢大聲說話,對別人來說很困擾。

我們在走廊稍微聊了一下,當然話題還是他不停的數落他老師,我當然只能不停的說:「老師這樣很照顧你了,我們都是自己來耶。」

聊天途中還有遇到泰國學生經過,我們也熱情的介紹一下他給泰國學生認識,因為突然出現一個大家不認識的人,不介紹一下是很失禮的。一開始大家跟他說日文,看他聽不懂,就跟他講英文,結果這學生都笑笑不回人家。我這時就覺得這學生有點沒禮貌喔,這樣出國怎麼跟人家混熟?

後來阿澍去做實驗,我也把我正在打的報告丟著,帶他去辦公室辦理手續。

他已經註冊完畢,所以此行的目的是要辦理獎學金的相關事項。此時他就把一疊厚厚的資料丟給我,裡面是關於領一開始準備金的15萬以及之後每個月領的8萬,該如何請款的事項。

因為這種短期學生大家入學的月份都不同,雖然跟我一樣都是交協提供的獎學金,但請款程序不同,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很認真的看完之後,發現他已經超過這個月的請款時間了,接下來一次是下個月5號前,而且因為他太晚辦理,所以他可能無法領滿六個月的獎學金。

我很驚訝的是,這份資料他早就拿到了,竟然看都沒有看,就算不會看日文,看漢字也會猜啊,再不會看,老師是留日的,可以問老師啊。竟然自己什麼準備都沒有就來。

但是,更令我驚訝的是,他竟然說:「獎學金沒辦法每個月都拿到就算了,我只要拿到那個15萬預備金還老師就好了。」
那這樣申請獎學金幹嘛?如果這麼不需要,乾脆給我算了,我可缺錢的很。

因為老師讓他在東大申請學籍,可是實驗又是在信州大學跟三重大學兩間學校作,有時還要回去台灣作台灣的實驗,所以他不見得會一直在東京。交協的獎學金每個月都要到各學院辦公室作一次在籍的確認,如果他不在東京,就沒辦法每個月確認啊。

所以我就幫他問櫃檯辦事人員,看有沒有解決方法。辦事人員也很積極的幫他解決,不但把他所有資料都拿去影印,還留下其他兩所學校名字說要問問看。正當我跟辦事人員在那裡幫他想盡各種辦法跟聯絡的時候,他自己則是在一旁磨磨蹭蹭,身體晃來晃去,一付不耐煩的樣子,一邊說:「我覺得日本人都照歸規矩來,我們老師就這樣亂搞,行不通的啦,領不到就算了。」


這時我真的一把火就起來了。

1.老師是有點奇怪,幫你安排了三間學校,可能是想讓這個學生多認識一些人,人面廣一點。但是以我對日本人的認識(老師也是留日的,應該知道啊,竟然還這樣做),如果沒有好好的在一個研究室待上一段時間,日本人是不會承認你的,縱使當時可能會親切的與你交談,但那只是禮貌。來沾個醬油就走的人,日本人是不會記得你的,可能人一離開實驗室,他們就忘了這個人的名字啊。所以老師這樣到處安排的確是很怪,會讓學生不知道聽誰的好,到底誰才是老闆。所以老師的安排很怪是沒錯。

2.老師怪,學生也不差啊,我可是賣他老師面子來幫忙的,竟然一見面就開始說老師壞話,這樣不是很失禮嘛?我也念過研究所,當然知道念研究所的壓力很大,整天想死,也想把老師掐死,但是過幾年回頭看,有時就會慢慢了解老師的想法。但即使我們這麼恨老師,也不會到處宣揚老師的壞話啊,尤其我們還是賣他老師面子的人,竟然在我們面前一直說老師壞話,這個世界是很小的啊。

3.老師很熱心的幫他申請獎學金,他覺得沒什麼,他真的以為這個獎學金這麼好拿嘛?老師一定對於他能合格有很大的幫助,光是在準備資料上怎樣比較有利,就比我們這種樣樣自己來的人好太多了,我想老師之所以後來會說留學要靠自己,大概也是看這個學生連資料都沒自己去看一下,一付無所謂的樣子,才會說出這種話吧。自己的事要自己負責啊。

4.他說他覺得被老師騙了,當初他進實驗室想作的題目跟老師後來跟他安排的題目不一樣。的確,不是自己想做的東西,做起來會很沒勁,如果真的無法強迫自己,是不是應該跟老師溝通,而不是跟老師賭氣,到處放話,搞的自己跟老師氣氛很僵。真的有確實去「溝通」了嗎?還是只是一廂情願覺得你不了解我。有時溝通的技巧也很重要,總不能一付要找人家吵架的樣子吧,再怎麼樣,那也是老師,不管他是不是老師,對人客氣也是基本的吧。

5.他覺得老師發表的文獻,實驗都是他做的,所以他是實驗室很重要的人。我想他應該還不懂研究的倫理吧,也把自己想大了。實驗是他做的沒錯,可是文章是老師寫的,如果有投稿過期刊的人就會知道,投這些科學期刊是很不好寫的,有一些特定的格式跟用詞,可不是在投國語日報耶,只要文句優美就會被入選,所以老師寫論文是很重要的,重要性不亞於作實驗的人。
而且老師為了栽培他,每一篇論文都有掛這個學生的名字。所以這個學生研究所還沒畢業,已經有兩篇SCI的論文發表了,這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啊,在台大,三篇SCI都可以拿到博士了。有時候我們連實驗是我們做的,老師去發表時,我們可是連個名字都沒出現。現在他或許看不出來「掛名」有多重要,但如果哪一天他想繼續深造走學術界,這可是很有幫助的資產啊。可能也是因為有這些發表,他才可以順利通過激烈的獎學金競爭吧。
另外,研究這件事有時就是這麼有趣,常常最了解這個研究的是學生不是老師,因為學生才是第一手操作的人。但其實在浩瀚的研究領域裡,每個人只是完成一小部分的拼圖,大家一點一點拼湊,才會變成有用的訊息。老師有時就是負責拼湊的那個人,他的串連工作是外人看不出來的。再者,老師常常都要負責去找出錢來維持研究室的運作,就像家長一樣,跟學生是各忙各的,大家都在不同的分工上作事,所以作實驗這種事情,當然是學生來作,如果連實驗都是老師來,說真的,那要學生幹嘛?什麼都老師自己來就好了。

6.這學生還一直很得意自己去日本不管哪個實驗室都跟老師吵架,他覺得自己是據理力爭,隔天他拿論文給老師看,老師都懶得理他。還說他去日本研究室作實驗,發現樣本污染,覺得是實驗室太髒,所以就拿酒精全研究室消毒,還被日本人覺得浪費,他很不滿。
我想他不知道日本人作事的原則。實驗室污染要消毒是沒錯,但不是自己來,而是先跟他們報備,也許他們的消毒方式並不是用酒精,日本藥用酒精真的很誇張的貴,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而且這是別人的家,當然照別人的原則作事啊,去人家家裡要尊重別人啊。到處跟人家吵架很值得驕傲嗎?自己是做研究的人難道不知道嗎?一篇論文這樣寫,不代表他是真理,十年前的真理可能是現在的笑話啊。所以拿著一篇論文去跟人家吵,很驕傲嗎?

最後我們辦完手續,他又跟我走回醫院,我不敢進研究室,因為他還在滔滔不絕的數落老師,「很大聲的」,所以我只敢在走廊聊,沒想到他越說越大聲,好多老師進進出出都看我們一眼,我真的好尷尬,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好意思叫他小聲,畢竟是不熟的人。真的這麼不會察言觀色嗎?

最後我就說:「你接下來要去哪,可以去東京逛逛啊。」這句話的同意字是:「我很忙,可以先失陪嘛?」

結果他又回我:「我現在又沒錢,我身上只有老師一開始給我的15萬啊,我一毛都沒帶,因為已經付了xx費,又付了oo費,所以現在根本沒錢啊,去那裡觀光?而且明天我又要去xx,後天老師又安排我去oo,所以我感覺上來這很自由,其實也都被我們老師控制著啊。」

以下是我內心的想法:(我在跟你說再見你沒聽懂嘛?老師雖然有幫你安排一些會面,可是那也不是整天啊,還是可以到處走走逛逛,畢竟都來日本了。再來,你沒錢是我的錯還是老師的錯,跟一個不認識的人說沒錢,卻又豪邁的覺得獎學金領不到就算了,到底是怎樣?)

最後他終於走了,臨走之前,竟然連一句「謝謝」都沒有跟我說。我真的楞在那裡很久,因為我花了一個早上帶著他辦事情,雖然大部分時間是聽他在抱怨,但也是花了我一個早上,竟然不值一句謝謝?

這個禮拜麻布大學的學生來實習,我在星期一的時候,順口問了一個學生要去哪吃飯,發現他其實完全不知道,我就帶他走到餐廳(因為農學部餐廳很隱密,要穿過樓又在地下室,沒人帶是不會知道的),他一路上一直問我:「真的不忙嘛?可以不用帶我過去,跟我說地點就好了,謝謝。」

今天他遇到我,正好要去吃飯,又跟我道謝了一次,說好在我告訴他去哪吃飯,不然就慘了。

雖然這樣謝謝過去的事,是日本人的習慣跟文化,但聽了真的心情很好,以後還想繼續幫助人,大家可以多說些「謝謝」嗎?這真的是一句很簡單的回報啊。

侯文詠的書上說過,實習醫生要「PMPMP」,就是要「拼命拍馬屁」。雖然不用這麼誇張,但我覺得懷著謙虛感恩的態度去學東西,應該對自己是比較有利的。現在很多學生常常覺得自己最厲害,自己的利益最重要,氣燄可是比老師還要強的呢。

雖然說老師也只不過是一個工作,不必去神格化他,但我常常在想,這件事如果老師自己做,五分鐘就做完,為了邊解釋邊作給你看,得花半小時才會做完,這樣浪費他的時間,難道不值得對他好一點,PMPMP一下嗎?至少要謝謝一下吧。

謝謝所有幫助過我的人,「謝謝」。

創作者介紹

搖擺狗部落格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uejen
  • 這個... 真的有誇張到
    誇張到令人無言
    我只能說 他的老師對他還真好
    不要人在福中不知福了

    另外 關於那個論文掛名啊
    好像很多人都覺得做實驗的人就應該掛第一
    可是 真正重要的 是提出想法的人啊
    之前的實驗室 也是為了掛名吵翻天
    看來 大學應該開門課 叫做 如何讀論文
    第一堂課就是:掛名的準則 :p
  • 我也覺得很誇張,但因為跟他不熟所以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想之後他如果來找我,我會不經意的消失吧。

    搖擺狗 於 2008/08/07 23:49 回覆

  • 悄悄話
  • justina
  • 有時候idea是老師出的 但是寫文章學生也有幫忙
    做實驗當然也是學生做
    老師也會把文章整篇端去用的也有
    (並不是所有老師都這麼厚道)

    不過國際期刊真的很難投稿
    這種學術倫理 有時候真的小蝦米好吃虧喔~
    但是 慢慢讓自己變成大蝦米吧~!!!
    不過這學生大概就是覺得自己很厲害 所以講話才會這麼大聲阿........
    不過日本的酒精怎麼這麼貴阿>"< 傻眼
    那自以為是的人真的做過實驗嗎? 是誰教他東西用酒精全部消毒的阿 要嘛也是全部清洗 送去蒸氣壓力消毒 或是用紫外線消毒吧!! 這麼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 SCI做出來的東西能信嗎?
  • 所以我覺得這個老師對這學生很好啊,都讓他掛第一作者。我還聽說在日本有那種可以上nature的文章,老師也是直接就把學生名字拿掉,放上一些根本沒出現過的老師的名字,這就是學術界的黑暗啊。好老師也是有,不厚道的也是有啦。
    我想這學生就是被老師疼慣了,不知道當爹不疼娘不愛的學生有多可憐,也就是因為他在實驗室都主宰慣了,到別人的地方也自作主張。
    用什麼消毒倒是看各地方或是各種器材來決定啦,酒精也是很好的消毒方式,只是重點是,這是人家家裡,總要尊重一下人家的作法,先知會人家一聲,或是問人家家是怎麼作的,是基本禮貌吧!
    我只能說,一路都很順的人,常常會忘記一些最簡單的事。
    不過我之後也有寫過他老師,基本上是,什麼鍋配什麼蓋啦.....

    搖擺狗 於 2009/11/11 09: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