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我來了!!

不過當然不是現在啦,是兩年前2006的時候,跟老爺去奧地利捷克度蜜月。

什麼?你說我結婚是2005年喔,對啦,我一年後才去度蜜月的,所以遊記兩年後寫也不奇怪吧。

昨天陪老爺看了電影「真善美」(他說,他從來沒有看完過),看到一些之前去歐洲參觀的場景,好想來整理一下當時的照片,所以,現在才開始生出遊記來。

也要調解一下準備日檢到快吐的情緒啊。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坐到屁股開花,我們終於到達維也納機場。2006這一年,剛好是慶祝莫札特出生250週年,機場裡到處都是這種慶祝標語。

只是我們的第一站不是維也納,是位於奧地利西邊的薩爾玆堡,所以又坐車花了四個小時才到達薩爾玆堡。

 

剛開始一到歐洲,只覺得:哇!美翻了!所以連休息站都拼命拍,後來才發現歐洲到處都這麼美,不用這麼土包子一直拍。

薩爾玆堡其實不大,最有名的是他的舊城區(Altstadt),裡面都是古老的建築。

當然,說到薩爾玆堡,就不能忘記莫札特這個響叮噹的人物了,莫札特是1756年出生在薩爾玆堡的。

 

進入舊城區之前,會先經過一處莫札特住過的屋子。

  

然後會經過蜿蜒的小徑往上走,周圍都是小巧精緻的商店。

這是全部在賣復活節彩蛋的店,滿滿的彩蛋,真的好可愛。

 

然後才會看到「莫札特出生地」,進去參觀要門票,所以我們就沒進去了。

古時候的門鈴,很有趣吧。

這整條街什麼東西都有賣,不僅僅是薩爾玆堡跟莫札特的紀念品而已,只是招牌都會統一製作成帶有古味的招牌。

注意一下右上角「LOUIS VUITION」,是LV耶,我就說這裡什麼都有賣啊,還有麥當勞什麼的,不管你是世界多大品牌,來到這裡,請一律照規定作小小的復古招牌。

順著小路一直走,通過許多吸引人的小店之後,會走上比較大的道路跟廣場,然後就慢慢可以往上面城堡區爬了。

 

這個場景,真善美裡也有短暫的帶過,只是牆上的圖案不一樣了,電影裡畫的是聖經故事,現在是駿馬。

 

廣場上很熱鬧,古老的建築,不時有馬車經過,要不是大家穿著現代的服裝,真的覺得回到200年前了。

  

我們也有遇到賣水果的攤子,只是沒有電影裡擺的這麼豐盛。

 

這個時候,會經過一個讓你一定會注意到的大教堂,薩爾玆堡主教大教堂。

 

這是我在歐洲第一個參觀的教堂,當時感到非常震撼,但是跟之後看到的教堂相比,他真的還是最令我難以忘懷的教堂。

高聳的天頂,十字形的標準天主教堂結構,祭壇上撒下的陽光,真的會讓自己覺得很渺小。

 

這個教堂不只一不管風琴,而有非常多部。

果然歐洲當時都是教會主掌一切,富可敵國,才能建起這麼富麗堂皇的教堂。

處處都是精緻的雕工。

 

電影裡才看過的「告解室」,終於讓我親眼見到了。

呵呵,有沒有像我們台灣點的光明燈啊,意思功能也是類似的東西啦。

可惜我們去的時候,教堂剛好在整修,不能窺見這雄偉教堂的全貌,但還是非常喜歡這個教堂。

  

抵達教堂之後,才是真正的重點。

往上爬就可以到達城堡「Hohensalzburg 堡壘」,不想爬的很累,也有纜車可以坐上去,但是用歐元計價的東西,還是少花為妙,動動雙腳運動一下,欣賞一下風景吧。

纜車Festungsbahn Funicular建於1892年,是奧地利最古老的纜車,據說當時只花了創紀錄的78天就完工。

 

爬!爬!爬!不停的往上爬。

這次我們參加黃安祺的旅行工作室的半自助行程,輔導員徐自毅老師腳程超好,有夠愛走路,所以我們跟著他一直走一直走,走到腿快斷,還是只能看到他的屁股....

經過城堡的途中,還有看到這樣的地方,應該是工人做工的地方。

 

呼!終於爬到城堡頂。

往下望去,美麗的歐洲建築,恍如置身中古世紀。

城堡的另一面,我看到這樣一個莊園,整理的乾淨整齊,小巧美麗的莊園。

拉長鏡頭一拍,覺得他應該是屬於農莊型的建築。

城堡處處都有這樣的雕刻,雖然我不知道他的意思,可是我看的覺得有點害怕。

之後我們脫隊往下山的另一個方向走,想要尋找真善美場景裡的「儂山修道院」。

儂山修道院 (Nonnberg Abbey) 建於西元714年,是阿爾卑斯山以北地區最古老的女修道院,雖然經歷過多次火災,但都會被修復。最近的一次重建,是在16世紀初期。

我們有找到他門外很有名的,由雕刻家 Veit Stoss 建造的木製哥特式祭壇。

儂山修道院就是「真善美」電影中瑪麗亞的修道院,而這個修道院對於真實生活中的特拉普一家來說也是很重要。(真善美算是真人真事改變的故事吧,只是加油添醋了許多)

 

 

瑪麗亞‧馮‧庫澈 (Maria Augusta von Kutschera) 在大學畢業後來到薩爾茲堡,就是在儂山修道院當見習修女。

後來她在特拉普男爵家作了女家庭教師之後,與特拉普男爵相戀,並於1927年與男爵結婚,結婚時的地點就是在儂山修道院。

不過電影中的結婚場景不是在這裡拍的,而是在月亮湖畔的一個小鎮教堂拍的,據說是非常的小,而且到了當地也很好找,因為這個教堂是全小鎮最高的建築啊。

 

真實生活中的主角,當時是因為外向的個性在修道院生活適應不良,被大修女派去男爵家當女家庭教師。

跟電影不同的是,這位男爵本來是海軍,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與奧地利的關係改變,奧地利失去海權(所以也就不用海軍啦),所以男爵不是退休的上校,而是被迫沒工作的上校。

當時他們家裡請了不只一個家庭教師:一個照顧大孩子,一個照顧小一點的孩子,一個負責家務,但小孩們都不喜歡這麼多人,希望只有一個人就好了。

當時瑪麗亞是負責照顧最小的女兒(其實也叫瑪麗亞,電影中的名字不一樣),原本她應該在九個月後回到修道院的,但因為與男爵相戀,最後就成了大家的媽媽啦。他們又生下了三個小孩,變成一個大家族。

另一個與電影中最大不同的,也是特拉普家庭最不能接受的地方,就是電影中將爸爸描寫成一個很嚴肅不近人情的專制者,事實上,這個爸爸個性溫和,跟孩子關係非常好,而且這個家族本來就很愛音樂,在瑪麗亞來到這個家族之前,爸爸就會彈著吉他與大家一起唱歌。

反倒是瑪麗亞,其實是個控制狂,什麼都要全家一起做,甚至由於她的強勢,當初反對大女兒結婚,因為這樣家裡就沒有女高音了。這種強勢作風,搞到最後家裡人人出走。

但也因為她的強勢,後來男爵家因為銀行倒閉破產之後,瑪麗亞才利用她的長才,幫助大家登台表演,只是他們當時在歐洲巡迴表演是為了糊口飯吃,度過破產後的悲慘歲月,與電影裡的有錢人生活是大大不同的。

最後他們來到美國,成為美國公民,也因為瑪麗亞的手段與經營頭腦,買下農場經營旅館,才幫助特拉普家族度過難關。

電影中Max叔叔這個角色,其實是啟發於當時跟Trapp家族關係很好的一位神父,就是這位神父會帶領大家唱歌,幫大家修飾聲音。

所以電影中的幸福甜蜜與殘酷的事實是有很大的不同的,據說真善美的男女主角,當初也曾經因為這個腳本寫的太完美圓滿,有點猶豫要不要接下這一部片,但戲劇嘛,總要給大家一點幸福的感動啊。

 

影片裡面有用到的場景包括:瑪麗亞邊唱歌邊離開修道院大門:孩子們到儂山修道院的門口想要見瑪麗亞;在逃跑的劇情中,轎車停放在儂山修道院的門外。

 

我們當時來的時候,已經是很晚了,大約是晚上快9點了,可能修道院已經關閉了。(歐洲的夏天,天黑都很晚的,所以9點天都還是亮的)

所以很遺憾的,我們沒有拍到電影裡最經典的「正門」,但是我們當時對於電影已經沒有太多記憶(小學看的啊),可能就算經過正門也不知道他就是正門。

而且我們脫隊一段時間,天色漸漸晚了,我又看到修道院旁邊一堆十字架,上面的日期又都是什麼18XX開頭的,覺得很可怕,趕快下山為妙。

下山之後,我們回到舊城區最外圍的廣場,看到好多人聚集,似乎等著看什麼表演,我也很期待,想說會不會是莫札特的各式紀念音樂會。

 

結果,原來大家在看「世足賽」。

連小朋友都會踢呦。

這是「莫札特橋」,其實這一條河的上面,有很多橋,就只有特稱這條不起眼的橋是莫札特橋。

真善美的影片中,瑪麗亞也跟著七個孩子們一路唱唱唱來到這座橋,邊唱邊跑的鏡頭很俏皮。

 

 

渡河之後,我們就離開就城區回到現代了。

轉身看看如夢一般的山上堡壘,薩爾玆堡真是一個訪古尋幽的好地方。

 

 

 

其餘行程: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