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01.jpg

日本有繳健保費的女性,滿30歲後,每五年會有一次免費的子宮頸癌抹片檢查。

記得在去年年底我就收到免費的檢查券,可是拖來拖去,我還是趕在時效截止前的三月底前,才衝到我們最近的一家婦產科作檢查。

沒挑醫生是男是女,只找了個外觀看來不是那種舊到翻的診所,就走了進去。醫生是個約莫六、七十歲的老伯伯,以前我可能會很擔心,但是自從看過叔公八十歲還能看診跳舞騎馬,我相信日本的醫師是有本事活到老作到老,不會有問題的。

人生中第一次作抹片檢查,要脫光褲子和醫生坦誠相見,實在有點彆扭,還好從脫褲子到躺上那個酷似傳說中的八爪椅的檢查檯,都是有個布簾隔著,頗有種古時候娘娘讓御醫看病的隱私感,除了醫師會一邊拿異物在身上抹來抹去,還要不時的說:「看來很好,應該沒問題」(這一切不是應該等抹片結果出來再說嗎?)

事後老爺問起他老婆第一次「六分鐘護一生」的感想,還問說:「那醫院看來怎麼樣?以後如果懷孕妳覺得那裡OK嗎?」

我想了一下,只記得那是個很小的診所,而且用的超音波是我看過最古老的機種,比我們醫院用的還差很多不說,好像連我十年前念大學時,都沒看過這麼古早的超音波。如果真要動手術,我還不知道那裡到底有沒有設備,看來這裡不能列為產檢醫院的名單之一(不過也許不到當下話別說太早,我應該還是要相信老醫師的經驗和技術的)。

而且他一直好開心的問我:「老師傅的一雙巧手如何?」喂~你這無聊男子,除了說這種沒營養的,還會對你老婆說什麼?

 

 

 

醫生伯伯交代我兩週後去看報告,果不其然,我這一忙起來,去看結果時已是幾個月之後(因為他說我沒問題啊,所以我也不緊張.....)。

醫師看了一下病歷上的記錄,一直對我說:「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耶。」

之後就看他拿出厚厚一疊明顯沒照順序放的報告,用手指沾沾口水,一頁又一頁的翻了起來,途中他只有不停的問我:「妳是用檢查券來的,應該是藍色的單子吧?」(我怎麼知道?)

過了一會兒,又說:「但妳是作一般檢查,那這樣應該是綠色的單吧?」(這我又怎麼知道?)

找了許久,終於翻到了我的報告,就如他之前說的,沒有問題,記得兩年檢查一次。

說起來,台灣的福利還真好,三十歲以上婦女,每年就有一次免費的抹片檢查,比我們這五年才有一次免費來得好多了。(而且台灣健保費又便宜)

 

 

 

 

life04.jpg

這一個月整個噗浪河道上都是世足,連我這不太看運動比賽的人,也趕流行拼了幾場,球賽還真是有趣。(請大家不要再提咱家老爺替誰加油,誰就輸這件事了,早知道我應該問他支持誰,趕緊下注另一隊,就可以贏到翻過去)

日本人當然更瘋,我們每個星期都有一個小組的MRI討論會,這幾個星期就因為老師太認真看球賽,說她沒時間準備東西,所以暫停了好幾次,看來是要到世足結束才會再開始吧。

每天到學校,大家的話題幾乎都跑不掉足球賽,見面的招呼語也變成了「昨天的球賽你看了嗎?」半夜三點的比賽,我不想和他拚命,自己還有很多事要忙,頂多只能拚十一點的球賽罷了。

衝著日本人這股瘋勁,周邊商品怎麼能少?這可是商人賺錢的大好機會啊。照片中這只是隨手在超市拍到的足球酒,很可愛的酒瓶。

 

 

 

 

life02.jpg

老爺不知怎麼了,拿出便當排出一個三菜一湯的架勢,用很台灣人的氣魄吃飯。

上次老爺打電話回家,公婆說跑去台北參加孫子的幼稚園畢業典禮,老爺還正在納悶:「什麼時候台灣也和日本的學制一樣,是春天畢業啊?」

「啊,不!現在是七月了!!」

兩個人很驚訝的跳了起來,日本從四月開學,七月中就進入暑假了,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明明才剛開學不是嗎!!!th_010_.gif

雖然說博士班生是沒有暑假這回事,反正我們也沒有所謂的「上課」,都是在忙自己的事,可是每天就是不停的忙忙忙,一天工作12~16個小時都只是小菜一碟,「暑假」這回事,只是拿來提醒我們「時間又消失了一點」,轉眼就快不夠用了。

只是三個月過去了耶,我這三個月到底作了什麼事?再來翻一下部落格看看。

沒想到,這幾個月來寫的文章,連我自己看得都面目可憎,毫無內涵可言,不外乎是吃喝玩樂敗家,基本上這種文都是利用晚上睡前寫一寫,沒時間好好寫個什麼文章,也沒力氣動腦筋想寫些什麼的時候,拿來墊檔用的。

可見我這幾個月真的很忙,忙到都亂寫,到底是忙些什麼?再來翻一下電腦裡的相片。(這時都忍不住要想到X森購物台的購物專家都會說:「你看看,這麼幾千張的照片放在硬碟裡,都不會增加重量耶,你看這是不是太神奇太方便了?....現在電話滿線中,麻煩請先準備好信用卡資料,耐心等候我們服務人員為您接聽」)

對了,話說日本的學制上學期是四到七月,下學期是九到隔年三月,怎麼才剛繳完上學期學費,馬上又要繳下學期的了呢?

 

 

 

kumasick39.jpg

從去年到現在,周周幾乎都在搶手術室作自己的實驗。

最近可能進入大家趕實驗的最後階段,四個手術檯,竟然一天可以有六個人登記要用。

一周七天有兩天得避開手術日,一天避開外科實習日,剩下的四天包含假日,天天大爆滿,大家搶來搶去,有時還有人還得一大早不然半夜來用,不然都不夠排,只能用盛況空前,人人都快累垮來形容啊。

 

 

 

lfa1.jpg

在內視鏡的實驗之外,我又被要求作了一個HPLC的實驗,之前有提過了。

本來以為這個實驗是要送出去外包,花點錢就有結果,後來聽說我要作的檢驗量,可能要花上日幣2、30萬,這太花錢了,所以後來我從教授那得到的資訊,是合作公司一位專作藥理的研究人員會作,我只要採採血送給他就好了。

沒想到和這位研究人員聯絡許久,才發現這實驗是我自己要作,沒有任何HPLC實驗經驗的我,當然不知道眼前會遇到什麼困難,和博士班時也作過HPLC的準教授望月談過後,他好驚嚇,他說他當年作這個花了一年,失敗好多次,這不是個簡單的東西,竟然是我自己要作,他覺得不妙不妙。

雖然和我實驗相關的已發表論文不多,但是從開始找資料、和對方研究人員討論(還好他是專家),最後到建立實驗流程,沒有花掉太多的時間,實驗順利完成,也得到預期中的結果。

作過HPLC的人就知道,這東西一旦方法確立,不是太難,就是很耗時,我又是去工學院借機器的,人不能跑掉,常常一去整天就沒了,利用片片段段的時間,還要念點論文寫寫報告作作投影片,一整個就是把時間用到極致。

為了節省時間,不想和對方約來約去,本來他要幫我的部分,我通通一口氣和他學下來,自己作,這樣我可以自己有空就去作,不用和他約時間,也可以多學一點能力放身上。

最後因為實驗太順利也太快完成,老師還以為都是人家幫我作的,有點無言啊~~

是不是以後不要這麼拚比較好?可是本來大家都叫我慢慢作不要急,但是過了幾天又會催我快給他們數據,他們要去申請經費贊助之類的,那不就好險我自己習慣給自己壓力,有什麼事就趕快作一作,不然實驗數據這東西又不是一天兩天生的出來的。

作研究啊,錢還是最重要的。公司和學校最近財務狀況都不佳,作實驗起來的壓力又更大了。

 

 

總之呢,一個階段的實驗結束了,老師要我寫寫論文發表一下,本以為今年可能要去學會報告,但是能寫論文會更好,只是也會更辛苦了,常常對著電腦好幾個小時,只擠出幾句話,還要加上一堆參考文獻,可不像寫部落格,話虎爛是很快的。

正經的東西寫沒幾句,又要離開位子去忙別的事情了。

接下來還有下一階段的實驗要作,對我而言幾乎都是新東西,只能自己替自己加油啦。

 

 

 

life08.jpg

就這麼忙了,我還自己接了個任務。

日本是全世界CT、MRI這類影像診斷工具使用率最高的國家,高到美國還有論文批評日本有很多癌症是過度使用CT造成的。不過對我們這些在學東西的人來說,能在這種地方是很幸運的,常常只要跟個一天的診,看到的檢查量是別的地方一個月的量甚至更多。

可是在獸醫領域,就我所知,現在有還不錯的MRI教科書(說是教科書不如說是病例整理),但是沒有很好的CT參考用書,唯一一本還可以的,早八百年前就絕版,而且仔細看一看,那個多年前的影像拍攝水準,和現在的機器大有不同,當成參考似乎有點不合適。

我們醫院一年光是外科就快上千個CT病例,機器品質好,拍出來的畫質也比教科書上的好,專門負責影像的老師覺得這樣不整理一下很可惜,於是決定「我們自己來編圖譜吧」。

 

 

 

li1.jpg

雖然曾經有考慮過看看能不能把這個圖譜出版,但是這過程實在太複雜,所以老師最後打算只把他編成院內流通的圖譜。

一個人要作這件事太困難,反正我們醫院常常大家都會分工翻譯出書什麼的,要編圖譜當然也要分工。因為對這部分有興趣,和影像老師也跟了一陣子了,所以我也加入了編輯的行列。

身為這個編輯團隊中唯一的一個外國人,其實還是滿緊張的,尤其是要編成日文圖譜,實在是考驗我的語言能力。

 

 

 


li2.jpg

這工作不難,但是很花時間,首先要先從兩年千百筆的病例資料庫中,找出覺得可能有趣的部分,然後再到醫院的伺服器下載檔案,為了不影響正常作業,這些工作常常是很晚了才能去作。

之後要把下載來的檔案一個一個研究過,再去找出最合適的病例,製作出圖檔,加上指示說明,還要去找出解剖、手術超音波之類的對照圖,一一整理,作成讓人家好懂的模式。

 

 

     

life09.jpg

整理二頁圖,可能就要花掉一天,有時作起來還真的很煩燥,但是因為還滿有趣,也在過程中學到不少。

在台灣雖然也是個混鬼,但是出國在外總覺得不能丟人,百忙之中還是把我負責的部分生了出來,後來沒想到我竟然是第一個交出來的,還被老師稱讚說作得很漂亮,這一切辛苦都有了代價。

接下來就很期待能拿到熱騰騰的圖譜,因為不知道別的醫院有沒有出這個東西,我們還可以自爽一下說自己是世界唯一一本獸醫CT圖譜(就算別人有出,我們還是會自爽的,畢竟是自己作出來的啊  th_051_.gif )

不過我還是得誠實的說,平常沒有跟著看跟著操作的人,看了圖譜也很難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啊.....所以是不是只是整理給我們幾個編輯的人在看的啊?

最近泰國有個醫師來作影像診斷的訓練,托她都不會說日文,而老師的英文又很令人感動,變成我常常在臨床現場充當日文翻英文的翻譯,突然有種自己日文很好的錯覺,而日本人也覺得我英文很好,一整個就是自嗨了起來。(是和老爺在一起久了,還是生活壓力太大,我怎麼開始學習「自我感覺良好」起來了?)

而且也托這個醫師的福,老師也打算狠狠來訓練我一番。(除了世足賽一踢起來,很多事都會停擺以外.....)

 

 

 

lib06.jpg lib07.jpg

這一陣子在自己的醫院作實驗,也去工學院作實驗,下一步是去醫學院作實驗。這不是我的實驗啦,只是去幫同一個團隊的人手術。

看到光亮整齊的醫學院,真是讓人好羨慕啊,錢多真好。

 

 

 

lib10.jpg

長長的走廊都是一間間的「包廂」手術室,真的,我覺得好像KTV的包廂,每一間都是研究用的手術室,可是東西還滿齊全的。

如果我們新醫院蓋起來,研究的人就不用和臨床手術搶手術室了。

 

 

 

lib04.jpg

雖然能去醫學院作作實驗還滿好玩,但說真的我不是太想幫這個人作實驗。雖然上星期才去一次,但我真的不是很想再幫他了。

對不起,我這人龜毛,他要人幫忙的態度讓我很不爽,一個星期要去兩個整天,還要連續六週,任誰都一定是百忙中抽出時間來幫忙的,可是他的態度卻是一付「你們本來就應該來幫我」的感覺。

他不是問人家能不能來幫忙,而是問「你哪幾天不能來?」好像去是應該的。

團隊本來就應該互相合作,這我是都很配合,但是他這個人真是特別不得我的緣,之前有過一次,明明老師已經說過我要先用新進的實驗狗,用完一天就可以給別人用,要他這個管理實驗狗的人配合,但是他卻什麼也不說,後來是從別人那知道原來要進新狗了,我才跑去和他要,這狗本來就是共用的,可是他卻是一付「我給了妳天大的恩惠」的態度,還趁機幺我幫他作一堆事。

我不是不幫忙的人,但是幫忙真的看態度。

那天去手術時,還發生一件事:學長才剛從台灣回來,他就發訊息要學長隔天來幫忙,學長到了當天早上才看到,所以回說下午才有空過來,早上他還有自己的實驗。

然後整個早上我就聽他一直在說:「唉喲,那個L桑說什麼要作實驗,根本就是整天在家裡和小孩玩。」

我回說:「家裡有小孩真的很辛苦耶,才不是整天玩。」

「少來,就是玩啦玩啦,整天都和小孩玩。」他一付屌兒鎯噹的樣子回我。

我聽了真氣,好想給他一拳,不過學長EQ比我高,他聽了聽沒什麼感覺,這樣也好,才能過得快樂。

結果不想幫他作實驗的,原來不只我一個人,大學部的學生每個人也是畢業論文抱著燒,誰也不想幫忙他,尤其還擺出「前輩」的態度壓人。

大家幫他作了一天的實驗,他只有最後說聲謝謝,連買個飲料大家喝一下都沒有,還是博士後的崔桑掏了腰包買了飲料請大家。

我不是貪圖那一罐飲料(事實上我請崔桑不要買給我),我只是在意一個心理的感覺,加上他整天在醫院晃來晃去,以大醫師自居,一天到晚都要指導別人。

自己有女朋友,沒事卻整天說他很想分手,三天兩頭往有年輕妹妹的房間鑽,調戲人家,偏偏他去年看上吉田,今年看上高橋,全都是和我同一個房間的,所以我這兩年真是看夠了他花花公子的嘴臉。

唉,我還是會幫他的,但是前提是我自己的事要忙得來再說吧。

 

 

 

life10.jpg

作完實驗回到研究室,又看到同研究室的台灣學生用筷子叉著冰淇淋在吃,很無言啊!

 

 

 

li03.jpg

啊不是才在檢討自己都在寫吃喝玩樂,怎麼又來一堆食物?

沒辦法,我一忙起來,就只會寫這種墊檔文,再忙一點,可能連墊檔的都沒有,大家就加減看吧。

這是高橋妹妹有天主動說要作日式烤肉給我們吃,只是我們還是忙了很久,到晚上11點才開始燒肉會。

對了,小妹妹戴了個口罩,因為她得到「百日咳」,對,就是我們小時候打過的那個「白喉、百日咳、破傷風」疫苗裡的百日咳,最近日本在大流行,我們醫院很多人中標,說是因為年紀大了抗體的力價可能不夠了,看來我也要小心一點,還是難道我之前那個兩天就被我吃中藥解決掉的感冒,就是百日咳嗎?

 

 

 

li04.jpg

擺盤很美的沙拉。

高橋住在家裡,每天都帶媽媽的愛心便當來學校,小小的便當永遠都是菜色豐富,配色華麗,還會擺得美美的。看來小妹妹受媽媽影響不小,擺盤很有美感啊。(可以嫁了)

 

 

 

 

li05.jpg

西村總是說高橋是小孩子,叫她不可以喝酒什麼的。

看到高橋在作菜,老師很看不下去,拿起菜刀便開始切蒜頭,老師原來也是深藏不露,不僅開刀技術一把罩,切菜刀工也是一流啊。

老師得意的說,他什麼菜都會作,連餃子都可以從捍皮作起。

難怪他這麼愛老爺,可能我們外科一直的傳統都是運動和音樂,他兩樣都不玩,總算來了一個愛作菜的,不整天捉弄一下老爺就不舒服啊。

 

 

 

li07.jpg

妹妹很認真的作起燒肉。

 

 

 

li10.jpg

可是老師還是看不下去出手了....

 

 

 

li08.jpg

一群人又這樣吃吃喝喝起來,這就是我們外科的特色啊。

 

 

 

lic01.jpg

哦,對了,七月一日,日本的夏季大折扣開始,百貨公司都打起折來。

我第一年的夏天回台灣,第二年搞不清楚到底哪時折扣開始,所以打算來去撿便宜時,人家早就賣到沒好貨了,今年多虧在噗浪上看到壽司家的大白公主瘋狂血拚記,才提醒我該來去搶折扣了。

都到第三年才弄清楚折扣時間,就別說我是敗家女了。

不知道要去哪才好,所以想說先去新宿好了,很少去那一帶。在Forever 21買了兩件沒打折但很便宜的衣服,第一次買他們家的衣服,覺得還不錯,價錢好像和Unilqo差不是太多,但是設計感好多了。

 

 

 

lic02.jpg

因為大白公主去伊勢丹買東西,我決定也來去這個沒去過的百貨看看。

果然我們平民和公主等級不一樣,我逛到差點沒睡著,覺得都好貴。

 

 

 

lic05.jpg

還是來去逛地下美食區吧。

這是一家很有名的豆皮壽司店。

 

 

 

lic06.jpg

有十種口味,但是正好有東西缺了,所以我們只有買六種口味。

 

 

 

lic22.jpg

包裝是這樣。

 

 

 

lic23.jpg

口味分別有菇類、煮鮪魚、雞絲、蛤蠣(不過他給錯給成煮鮪魚),還有吻仔魚山椒。

吃起來都不錯,味道其實都很像,豆皮是一絕,軟嫩香滑,和台灣的豆皮壽司那種廉價感是絕對不同的。(我在台灣才不吃豆皮壽司的呢)

其中我們唯一看不懂的是這個「ちりめん山椒」,後來吃了才發現這就是吻仔魚,當場兩個人覺得很罪惡。

因為自從知道「這世界上沒有一種魚叫作吻仔魚」,他只是多種魚幼苗的統稱,我們一直以來吃的都是魚的幼苗,一百多年來,我們把海洋的基礎食物鍊都破壞了吃掉了,所以知道這事之後,我們就像吃隨喜素一樣,不特意去吃吻仔魚,要補充鈣質,多的是方法。

結果還是不小心被我們吃到吻仔魚了,真不好意思,地球我和你對不起。

 

關於吻仔魚不是一種魚的文章,可以看這裡

 

 

 

lic25.jpg

還順便買了這一家的「金蒙布朗」。

 

 

 

lic27.jpg

形狀很巨大。

 

 

 

lic28.jpg

這個蒙布朗感覺上好像是比較正統的,底部是像蛋白霜糖塊一樣的東西,帶點牛奶味,但是後來順應消費者不這麼嗜甜,很多作法都改成用海綿蛋糕體,雖然比較不正統,但卻好吃很多。

好吧,我比較喜歡改良版的,這一家的我覺得還好。

 

 

 

 

 

不能來夏日折扣的人,就看看老爺拍的新宿LUMINE折扣戰現場,每個女店員都用鼻音大吼的叫賣聲,是個很奇特的經驗,但是我忍不住很想說:「小姐,妳可以閉嘴嗎?聲音真的很像鴨子耶。」

 

 

 

P1090193.jpg

連逛了兩天,第二天去上野,沒想到因為這兩天我沒買什麼,竟然失心瘋看到這麼可愛的衣服覺得很便宜就買下來了。

那上衣是很可愛的米妮,平常穿都很OK,可是那個短裙....啊....我怎麼這麼不要臉裝可愛買這種高中生的衣服?

我看我還是別穿去學校,就假日和老爺出去的時候偽裝成高中小妹妹陪中年宅男出遊好了。

我真的好丟人啊,買這種衣服。好,這篇留言如果破百,我就穿給大家看。(其實我不怕,因為很篤定不會破百,而且沒有人想看m152.gif )

哦,我寫到太晚了,我寫了什麼自己都不知道了,快去睡了。

 

 

 

 

 

 

 

 

 

mic1.jpg

好,我說到作到,本來真的只打算放切掉頭的照片的,既然有人說這樣沒誠意,那我就放上全身照。

姑且不管我昨天才把自己的瀏海剪失敗,表情很癡呆,腿比腰粗,臉看來好像歐巴桑硬穿高中生衣服,我還是很勇敢的放上來了。(挺~)

 

 

 

 

mic2.jpg

而且不只一張,那些要看我照片的人看到可能失望了,這件事告訴我們沒事不要亂湊熱鬧啊!

老爺叫我不要耍可愛,要裝性感一點,還指名什麼「瑪麗蓮夢露」,結果我發現好難啊,不要變「明星花露水」就好了,KUMA也一臉好驚恐的樣子。

 

 

 

mic3.jpg

還是讓我們台灣正港美女來張全身露毛一刀不剪的正面照吧!

對了,腳上是新買的NOAH鞋子,第一次買他們的高跟鞋,還真是好穿,軟QQ的,穿來一點都不像七公分呢。(為什麼有種置入性行銷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搖擺狗 的頭像
搖擺狗

搖擺狗部落格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