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ir19.jpg

理論上來說,懷孕第十個月是36~40週,到了37週後就是足月,寶寶什麼時候出來都可以。

我的預產期在4月22日,算起來是四月底,但是以足月來說,四月初什麼時候生都行,我們早早作好準備,請媽媽在三月底來,如意算盤打的是說,這樣可以閃掉四月初的賞櫻熱潮,機票不會漲價;還有四月初時我可以假借放待產假之名,和媽媽一起快樂賞櫻去。

賞完櫻,吃完拉麵生魚片,我就可以安心準備進產房了。

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計劃趕不上變化。

一個大地震把日本震到最谷底,根本沒有什麼台灣觀光客想來日本玩了,所以我媽搶在三月底來,好像也沒什麼賺到。

另外最算不到的是,我根本沒有懷孕第十個月,荳荳這個一向都照著課本成長過程進行的孩子,竟然脫序演出,趕在日本新學期開始之前,三月底就衝出來,硬是變成了早產兒。

 

 

以下開始我的生產紀錄,寫在前面,每個人的生產過程都是獨一無二的單一事件,台灣和日本的產科處置及衛教有些許不同,因應國情及文化,沒有對錯好壞之別。

每家醫院作法不同,我遇到的狀況也不能代表日本所有醫院的處理方式。

僅為個人紀錄,請勿作為參考。

 

 

 

DSC01418-2.jpg  

3月21日是日本的國定假日,開心的在家放三連休,我們也趁機拍了幾張大肚婆照作紀念。

 

 

 

birth01.jpg  

3月22日天氣不佳,本來我們和高橋妹妹約了要去築地吃早餐,改到23日早上。

23日的凌晨,我爬起來上完洗手間後,就一直覺得肚子在痛,而這個痛起來的感覺,滿像是宮縮的,而且還是很規律一陣一陣的。

我和老爺說我不舒服,痛到有點睡不著,但因為離預產期還有一個月,就連離足月37週也還有一個多星期,這絕不是生小孩的好時機,加上之前20週時也曾經這樣痛過一次,但隔天就好了,所以我當時不以為意,只覺得又是突發狀況,等一下應該就不痛了。

而且我當時滿腦子在想的,是我們已經和人家約好一早要去築地吃早餐了,這一次不去,之後生了小孩也很難再去場內市場,說什麼我也要去成, 不要取消啊!

所以我就和老爺兩個人,一直對著肚子裡的荳荳心戰喊話,要她乖一點,不要讓媽媽不舒服。

一個多小時後天亮了,我又去了洗手間一趟,這一次發現褲底竟然有出血,這樣就不能等閒視之了,雖然就在前一天才作過35週的產檢,也是一切正常,但不正常的出血和疼痛,真的得再跑醫院一趟了。

醫院也是九點以後才看診,我衡量一下我的疼痛,並沒有到不能忍受的地步,所以我們還是決定先去築地赴約,開心吃完早餐再去醫院檢查。

 

 

 

birth09.jpg

核能危機把觀光客都嚇跑了,平時排隊要排好久的築地場內市場,這一天完全空空如也。

排隊?免!想吃就上吧!m107.gif  

 

 

 

birth10.jpg

就連這個平時排隊排到天邊的壽司大,也是一分鐘都不用排,直接進去就對了。

 

 

 

birth04.jpg

每次我們都吃仲家,這次改吃隔壁的大江戶。

看看這個店裡都空空的樣子,這情景可不是天天有啊。

 

 

 

birth02.jpg

對日本人來說,築地是個很特別的地方,但他們沒事不會專程跑來築地這裡,反而是我們這些觀光客大不畏,常常第一次來日本的人直接就殺進場內市場,不會日文也可以用肢體語言點餐來吃。

高橋妹妹有次聽到我們去過築地市場很多次後,露出很羨慕的表情,說她一直想找一天一大早去築地市場吃早餐,然後再來學校,可惜都找不到可以一起作這瘋狂舉動的朋友們。

老爺於是就邀高橋妹妹一起來去築地吃早餐吧,而且我這個老婆一旦生產完後,抱著小孩也不知道下一次能再來築地場內市場是多久後的事了。

 

 

 

birth05.jpg birth06.jpg

不過這一次才吃一口,我就覺得很失望,為什麼這麼普通?這個讓我念念不忘的築地海鮮丼怎麼變成如此水準?

飯不Q就算了,看來還是碎米去煮的,連我家最便宜的越光米都比它好吃。

只要鮭魚還算可以,那個鮪魚肚還有筋?海膽也不新鮮,這怎麼會是築地水準啊?難道是因為觀光客變少了,所以食材使用的慢,東西也變不新鮮了嗎?th_009_.gif  

吃完之後我的心情好低落,一直覺得對第一次來的高橋妹妹,還有愛哭愛對路的河原桑很抱歉。

 

 

 

birth08.jpg

吃完飯後,我們兩個充當築地導遊,帶著這兩個東京俗去場外市場逛逛,途中我的肚子還是不時的會痛一下痛一下,但還沒到不能忍受的地步。

搭車回研究室的路上,我們兩個人說要去醫院檢查一下,因為我肚子痛痛的,河原問我:「林桑是什麼時候要生?」

我豪邁的揮揮手回說:「下個月,還有一個月。放心啦,我不是今天要生小孩!」

然後我們就搭著電車到醫院去了。

 

 

 

ab1.jpg

醫院裡的Starbucks。

剛才令人不滿足的築地海鮮丼,實在很難安撫孕婦的胃,看到這個starbucks,我心中想著:「等等檢查完,我一定要來買個櫻花蛋糕什麼的來吃。」

當時的我,萬萬沒想到這一次踏進診間,下一次再看到醫院外的陽光,已經是一週後的事了。

 

 

 

birth11.jpg

到了醫院直接上門診,本來我只是想問一問,這種非定期的檢查,我的產檢補助券是否可以用?

櫃台小姐進去門診幫我問一下,過了沒多久,就有個助產士出來(這邊婦產科的護士好像都是助產士),帶我去作些檢查。

 

 

 

birth12.jpg birth13.jpg 

躺上床接了些東西在我的肚子上,沒多久我就意識到這是監測寶寶心跳和陣痛程度的儀器,看著紀錄紙上的山坡狀隆起,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陣痛指數啊。

等一下,我這個是陣痛嗎?是那個要生小孩之前的陣痛嗎?

半個小時後,我進了內診室作檢查,一個女醫師進來幫我作了不知道是什麼的培養,還作了痛得要死的內診,不但在檢查台上唉唉叫,連下了檢查台,都還痛到走路歪歪扭扭,過了好一會兒才不痛。

我知道日本在最後幾週的檢查中會作內診,有滿多人在作完這次內診後會有一點點出血的狀況,本來我們還在想,如果真的遇到哪一次產檢有內診,那隔天就在家躺著不要出門好了,沒想到這個內診不是在我正常的產檢時作到,反而是我有異常出血時遇到的。

本來我還在和老爺說:「等等作完檢查,我要去吃個點心再回家躺。」心裡還在想,這一次的檢查不知道又要花掉我多少錢,而且還不能用補助券。

笑咪咪進了診間後,醫師說寶寶感覺上不是很有活力,雖然現在有點早,但為了保險起見,要作「管理入院」,總之就是要我先進醫院觀察,如果情形一不對,也許要立刻剖腹把寶寶生出來。

這一聽我的笑容就不見了。

寶寶沒有活力?住院?早產?剖腹?  th_010_.gif  

等一下,我的檢查結果不是一向都正常到不行嗎?怎麼突然間會進行到這一步?

老爺安慰我,這應該只是保險起見,觀察沒事我應該很快就會回家了,反正多小心一點總是好的。

而且在辦理入院手續和作一堆手術前檢查時,我也看到助產士用有點不解的表情在討論,我這狀況竟然要辦「管理入院」?

嗯,看來我不用太擔心,應該觀察個一兩天沒事就出院了。

 

 

 

birth24.jpg

作了一堆術前檢查,包括抽血、心電圖、照X光片等等,我終於來到了產科病房。

手上也多了一個住院的識別環。

 

 

 

birth15.jpg

再次作了胎兒心音和陣痛的監測,看到衝到100的陣痛指數時,老爺嚇了一大跳,記憶中在書上看到生產的疼痛指數圖表大約都在幾十,上百了應該很痛,但我卻只覺得肚子微緊不太舒服而已,此時我還很得意,看來陣痛也沒什麼,也許我比想像中的耐痛?

事後證明,代誌沒有憨人想的那麼簡單啦。

 

 

 

birth16.jpg

檢查完後,醫師終於准我吃中餐,看到醫院的伙食,對照早上那個讓我吃了很不滿意的築地海鮮丼,我覺得這個一餐260日幣的醫院餐還好吃許多。

 

 

 

birth18.jpg

之後由護理長把我帶進一個小房間問診,這個問診好神秘,連先生都不能跟進去,不知道是為什麼,難道是怕在問診的時候突然發現老婆懷的這個不是第一胎?(嗯,好,這的確是病患非常個人隱私的問題,但對醫療來說非常重要吧)

問完診後,我拿到了一張「看護計劃書」,基本上就是要幫助我穩定狀況,讓我能撐到37週足月產。而這個管理入院需要住院四天。

 

 

 

birth17.jpg

之後護理長拿了兩袋東西進來給我,就是傳說中生產時醫院會給我們的生產包。

她說:「雖然妳還沒有要生,但突然住院,很多東西應該都沒準備,這個妳就先拿去用,之後生產時麻煩還要記得帶來哦。」

一直到這個時候,我身邊的人包括我自己,都沒有人覺得我要生產了,一切只是「為了觀察而住院」。

 

 

 

birth19.jpg  birth21.jpg

包括產褥褲、產褥墊、盥洗用品、毛巾、睡衣等等,一應俱全,睡衣和用品還幾乎都是華歌爾的,品質還挺不錯呢。

我們兩個部落客,這時還不知天高地厚,開始拍起開箱文。m14.gif  

老爺想說喜酒也有試吃,那我們就把這四天住院當作生產住院練習吧,先熟悉一下住院的生活,下個月要生產時,就不會手忙腳亂。

 

 

 

birth22.jpg

我的名牌上,主治醫師是誰我沒見過,但底下的擔當醫就是曾經幫我看過診的醫師群們。

過了一會兒,前一天幫我作過產檢,一位眼線很深的帥氣男醫師過來看了我一下,小小解釋一下為什麼我要住院觀察四天,反正都是為了保險起見就是了。

這時我們還在想,到時候幫我接生的醫師,不知道會是這其中哪一位?

 

 

 

birth25.jpg

經過一堆檢查後,終於,我被認定沒有立刻推進開刀房的危險,醫師准我去卸妝洗澡,我總算是可以乾乾淨淨沒有汗臭的躺在床上休息了。

 

下午的時候雖然還是不時肚子在痛,但比起前天半夜的痛舒服多了,比較像是肚子變得硬硬的,而沒有那麼痛,所以我們兩個人都覺得這樣要住院四天真是太久了。

好吧,既然老天要我待在醫院什麼事也不能作,不能上網也沒電視看,那就是擺明了要我作點什麼正事,於是我列出了長長的準備清單,要老爺幫我帶所需的生活用品來來醫院,還要帶一些paper來給我念。

除非是待產的時候,不然我們這個醫院是不讓家屬陪在醫院,一天只有下午二點到八點是會客時間,所以老爺晚上不能陪我過夜,趕在最後一刻,他拿了東西來,也順手帶給我一個蒙布朗,瞞著醫師火速的把這個蒙布朗吃完(為了管理病人飲食,醫院也不讓病患外食的),開始了我管理入院的第一個晚上。

到半夜的時候,肚子的痛越來越強,而且是很規律一段時間就痛一下,因為病房九點後就熄燈,所以我不能看錶不知道實際上間隔是多久,只覺得過沒多久就痛一次。

我的看護計劃書裡提到,如果我的疼痛感有改變,就要立刻通知護士,所以我耐著痛,走到的護理站告訴他們我肚子在痛,於是護士又來測了一次胎音和陣痛,這一次就很奇怪,明明我覺得比早上痛,但測出來的強度卻沒有很強,護士只說了一聲:「應該和生理痛差不多」就走了。

但是我很明確的知道,這比生理痛還要痛,而且比我前一晚還要痛! m181.gif  

 

 

 

birth26.jpg

就這樣,我一路痛到了隔天24日的早上,早上六點我就開始認真記錄,發現我是每七到八分鐘就痛一次,那個痛來的時候,雖不到會叫出來的地步,但人會覺得很不舒服,如果正好在吃飯,就要放下筷子休息一下,如果正在走路,就要變成拖著腳步走。

這是陣痛嗎?可是我還沒到該生產的時候啊,媽媽還沒來日本,而且24日這一天,老爺在學校有很重要的實驗要作,不可能來陪我啊,我不要這樣的狀況下生小孩,而且小孩還要當早產兒!onion (30).gif  

早上七點多,上洗手間的時候又發現出血,還混合著一些黏液狀的東西,我和護士說,她笑笑的回我:「這應該是おしるし(不會翻,就是血液混著一點分泌物),可能是要進入產程囉。」

產程?什麼?我就這樣要生了嗎?趕緊傳了簡訊,要老爺把我的逃難包帶去學校,如果狀況不對,就要快快帶來醫院了。

早上九點,被叫進診察室作內診,這一次是一位說話秀氣的眼鏡男醫師,當醫師在作內診時我就覺得很奇怪了,因為「一點都不痛」,和前一天作內診時痛到想把醫師踢飛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醫師抬頭和我說:「開了兩公分,但不一定馬上會進入產程,妳現在開始不要出產科病房,好好臥床休息。」

我問他這個痛有可能停嗎?他說有可能,於是我打了電話給老爺,和他說這個情形,他一聽到開兩公分就說:「我覺得火車已經開下去了,妳要作好心理準備,荳荳要來了!」

可是我的心裡還是一直覺得:「不可以!不可以!這一切都超出預料,媽媽還沒來,老爺要作實驗不能陪我,荳荳妳是好小孩,不可以這樣就衝出來,如果妳不健康怎麼辦?」onion (30).gif

在我和疼痛奮戰的同時,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在我住進醫院的隔天,同房也搬進了一位待產孕婦,因為大家的布簾都拉著,所以誰也看不見誰,但因為這位孕婦和先生聊天實在聊太大聲,所以我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這個先生走進病房時,應該是看到了門外的名牌,然後就一路很大聲的對他老婆說:「喂,妳這一房有個『中國人』,妳要不要換房啊?」

要不是我正在和疼痛奮戰中,真想三字經就給他操下去,X的,我不是『中國人』,我們是震災捐了很多錢的台灣人啊!!而且不要以為外國人都聽不懂日文!m132.gif  

我不嫌你們說話太大聲就不錯了,只看到我的姓就以為是中國人想換房?

老娘我也不屑和你們這種沒知識的人同房,妳們不換房我來換,下午我就換到了別的房間。(啊不過當然不是為了這事,是因為我換到比較小間免付錢的病房去,花錢還和這種沒水準的人同一間,是花錢來受罪不成?)

 

 

 

dbir03.jpg

自己紀錄的陣痛時間,每一個小小的時間點,就是一次的痛!半夜的沒記到,不是不痛,只是沒燈看不見手錶上的時間。

手邊沒有本子可以記,這紙就是我的看護計劃書的背面,直接拿來記。

到了下午,老爺把實驗火速作完衝來醫院,果然一個人在醫院自己痛的感覺真不好,有個人陪感覺就舒服許多。

傍晚五點,我們兩個聊起我現在的情形,覺得我現在就像是福島電廠的狀況一樣,一直停在那裡,不往下一步進,也不知道會變好還是變壞,天曉得什麼時候會結束。

這樣一直痛下去,我的精力不停的被磨耗,如果真的痛上一個禮拜,我還有力氣自然產嗎?m181.gif  

一個人在醫院自己抱著肚子痛的感覺真的很心酸,所以我拉著老爺哭了起來,好希望他晚上可以陪我不要回家。於是他也當起了機車家屬,再次去護理站問我的狀況,想知道我現在到底是要生還是不生,這樣一直痛要痛到什麼時候?

為了塞機車家屬的嘴,所以護士又再來量了一次胎音和陣痛,就在監測開始十分鐘時,一個突如其來的疼痛讓我踡起身子,真的好痛,我打死我都不相信是生理痛的程度。就在這時,老爺發現胎兒心跳變慢,由本來的140左右變成60,維持了有一分鐘之久。

於是他飛也似的衝到護理站,這才發現竟然沒有人在監控我的數據,所以也沒人發現胎兒心跳出現問題。他趕忙把我的情形和醫師說。

過了一會兒,看到一位圓臉男醫生神色慌張的和一群護士衝來,調了調我的身體姿勢後,胎兒心跳慢慢恢復正常,醫師推測可能是我的宮縮影響到寶寶的心跳,於是又作了一次內診。(到目前為止登場的醫師,從接我入院、作入院說明,以及幫我作內診說開了兩公分的醫師,沒有一個是重覆的)

醫師來的時候,我痛到腳都在發抖。

這一次作內診的時候,我自己就覺得不太妙,因為隨著他不停的塞手指頭,我卻「一點痛的感覺都沒有」,醫生的臉色也變得很凝重,抬起頭來和我說:「開五公分半了,已經進入產程了,而且因為寶寶不是太有活力,總之先進待產室,如果狀況一不對,就立刻剖腹。」

然後他又補了一句:「現在是35週6天,雖然很接近足月,但這個時間畢竟還是早產,寶寶可能會比較弱一點,要作好心理準備。」

因為可能會剖腹,於是我的晚餐也被自動取消,進入禁水禁食的狀態,扶著肚子就一路走到待產的陣痛室了。

 

 

 

birth59.jpg

眼前這個看起來不太起眼的門,就是通往陣痛室的秘道。

如果不是助產士帶著我們走,誰也不會想到這門之後尚有千秋。我可是走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去生小孩的呢!

 

 

 

dbir10.jpg

陣痛室。

雖然事後我從其他媽媽的口中聽到,知道3月24日這一天好像是生小孩的旺日,很多媽媽在這一天同時待產,但到了晚上,只剩我是唯一在待產的孕婦了,理論上可以大聲唉叫都不怕丟臉,但已經痛了兩個晚上沒好好睡的我,根本沒那個力氣唉叫了。

一到陣痛室,剛剛幫我內診的圓臉男醫師和另一位看來很年輕的女醫師已經在等我了,女醫師一看到我就向我自我介紹,但因為我正在痛,沒聽清楚她在說什麼,以為她是跟診的實習醫師,後來才知道,她就是晚上待命幫我接生的醫師。

男醫師幫我作了超音波檢查後說:「胎盤、羊水看來都很正常,目前不知道早產和胎兒心跳下降的原因,不過總之,如果狀況不對,就要剖腹,手術室也準備好了。」

在這個時候,我真的滿心覺得我可能隨時就要被推進開刀房了,自以為屁股這麼大的我,一定能順利自然產的,難道,還是免不了一刀嗎?

 

 

 

birth28.jpg

接上點滴,禁水禁食生活開始。疼痛也開始慢慢加強。

 

 

 

dbir04.jpg

請原諒這時沒有好看的臉,應該很難有人在這時的臉能好看到哪去。

這個時候我還有力氣自己記陣痛的時候,之後越來越沒力,只能把筆丟給老爺,要他幫我記。

不過說到這,又要說老爺的壞話了,在我痛到把筆扔給他的時候,他竟然回我說:「可是我的錶和妳的錶時間不一樣耶。」-->這是大問題嗎?不會對照一下,或是直接拿我的錶去就好了?就是要被我臭罵一下,才摸摸鼻子幫我記錄。

 

 

 

dbir05.jpg

右邊那一個就是陣痛指數的圖形。

相較之前那個漂亮的陣痛波形,卻不怎麼痛,現在正式開始他媽的痛,可是波形卻沒什麼改變。 m181.gif  

就是這個波形害死我,一直讓護士們覺得我「不怎麼痛」......他們應該只覺得是我很會唉痛吧。-->只是唉著唉著就開到五公分半了。

那個痛怎麼形容呢?就像是痛很多倍的生理痛,然後肚子都是緊的。

這時我想起了前兩天看到的呼吸法,記憶中有好幾種呼吸法,但我自己亂試一通,覺得長呼吸就對了,不能說真的會減輕疼痛,但可以幫助耐過那個痛感,而且可以送氧氣給肚子裡的寶寶。

痛和痛的中間,可以正常的聊天,期間還有學長來探望我們,我們還可以打電話請岐阜學妹幫我們郵寄給一些礦泉水過來東京,老爺也還可以說說冷笑話,例如:「哇,荳荳真貼心,這樣妳本來目標只能胖十公斤,真的達成了耶。」

聽到這種冷笑話我勉強笑得出來,因為這時的痛還不算什麼。

 

 

 

dbir07.jpg

之後助產士來幫我拆掉肚皮上的監視器,說要讓我舒服一點,還把電燈關掉,要我利用痛與痛的中間好好休息一下,於是我就找了個舒服一點的側躺姿勢,昏暗的燈光也讓我慢慢想睡。

學長也說,以我的狀況,他覺得我得一路痛到早上八九點才會生,想到我還要再痛一個晚上不能睡,真的哭了。

昏暗燈光下,拍一張荳荳最後在媽媽肚子裡的照片。(老婆在陣痛,老爺還可以忙著拍照,果然是部落客.....)

過程中去上了兩次洗手間,都有點出血,但因為我說不清楚出血的狀況,我的擔當助產士竟然很猛的直接去廁所翻垃圾桶看我的衛生棉,真是嚇死我了。

 

 

 

dbir09.jpg

之後每隔一陣子,還是會再測一下陣痛。

雖然我每次陣痛開始的間距都是五~八分鐘左右,但漸漸的,我每次痛的時間越來越長,有的甚至會兩次痛連起來,變成連痛七、八分鐘之久。

這個機器不太測得到我實際疼痛的程度,所以能出現圖上這樣的波形時,已經是非常非常痛了。

對了,本來我在懷孕初期還有猶豫過要不要使用「無痛分娩」,雖然大部分用的媽媽們都說可以讓妳「一針上天堂」,但我們這個醫院打無痛要十萬日幣,我花不起。

在陣痛比較痛、還是花十萬比較心痛的比較下,加上這個醫院如果選擇使用無痛分娩,先生就不能陪產,所以最後我放棄了無痛(放棄的時候心好痛)。

每次陣痛一開始痛起來的時候,我都會安慰自己說:「看,妳這樣就省了十萬,妳好棒!這種錢本來就不用花咩。」 th_086_.gif  

不過當陣痛達到最高點的時候,想法會轉變為:「靠腰!我當初他媽的為什麼沒有選無痛???」m178.gif

等到那個痛過去了,就又慢慢睡去,一切的心理交戰好像沒有發生過。m86.gif  

就這樣來來回回,心理的轉換如同九蒸九曬不停加工後,幾個小時又過了。

 

 

 

dbir08.jpg

到了八點多的時候,痛感開始改變,除了肚子痛以外,腰變得非常非常痠。

於是當陣痛出現時,除了大口呼吸以外,我會要老爺幫我用手揉一揉後腰的地方,這個動作非常有幫助,可以讓那個痠感少很多,也感覺比較沒那麼痛。

這個時候的痛,真的開始會讓我想「不如給我一刀痛快」,「快把我推進開刀房」!m181.gif  

五點多在病房內診時,開了五公分半,這樣一路加強版的疼痛到了十點半,五個小時過去,痛感又改變了,我覺得我快生了吧,於是我唉叫著要再次內診。

這時我的擔當是位個頭小小,但非常有魄力的助產士,她幫我作了內診,發現經過了五個多小時的疼痛,我也才開到了六公分。

五個小時的折磨,只多開了半公分

這一夜,似乎還很漫長。

 

 

 

dbir11.jpg

右邊那個好多山峰狀的波形不是陣痛,是荳荳在踢。

老爺這時對我說:「聽過這麼多媽媽生小孩像下蛋一樣,沒想到妳竟然是那個要痛上兩三天才生的媽媽。」聽到這話我真的笑不出來。

之所以我的產程進得這麼慢,我想可能是我一直和荳荳說:「要忍住,先不要出來,現在出來是早產兒。」

但這個情形看來我兵敗如山倒,荳荳已經準備好要來了,是我心理還沒準備好,抗拒的是我自己而已。

於是我改成和她說:「妳如果真的要來,就健健康康的來,而且動作快一點,不要讓媽媽痛太久。」

之後我也沒力氣了,昏暗的燈光下,不痛的時候我會睡著,老爺忙了一整天,也會跟著睡,看到他在睡,我很不忍心叫他起來,每次都希望能在睡夢中,讓那個痛感過去。

但真的痛感來的時候,不論睡得多熟,馬上會被痛醒,甚至會痛到覺得呼吸困難,不專注在呼吸上,真的會有缺氧的感覺,只能唉叫要老爺幫我按一下腰,痛的程度會少很多。

生產之前一直信誓旦旦的說,我陣痛起來的時候,一定要「捏爆」老爺的手,不過真的一到上戰場,我根本沒有力氣捏爆他的手。

不知道是不是心戰喊話真的有用,從十點半到半夜一點,短短兩個多小時,終於從六公分開到九公分了。

 

 

 

bo1.jpg

紀錄紙上的疼痛次數也記得滿滿滿。

後來的記憶,因為太痛,已經有點模糊,只記得我一直覺得有東西要從底下出來,於是再叫了助產士來幫我作內診。

每次她只要過來,我就會胡言亂語的一直說:「我不想生了」、「我沒有力氣撐到最後了」、「不可能生得出來」之類的喪氣話,但她總是會用很堅定的語氣告訴我:「沒有問題,而且妳聽,寶寶的心跳很元氣!」

這個時候與其說痛苦來自於痛,不如說是那種明明有東西想出來,可是又不能用力推出來那種壓迫感,更令我感到不舒服,我一直在問助產士:「我可不可以像大便一樣用力把小孩大出來?」

可是得到的答案都是:「胎兒的位置還太高,開的還不夠大,還不行哦,加油,吸~呼~」

等了好久,或者應該說是痛了好久,她終於告訴我:「雖然還有點早,但我們可以先往分娩室移動了。」

本以為我可以坐著輪椅過去,沒想到是助產士和老爺兩人扶著我走過去,明明只是隔兩間房的距離,對我來說,有如彩虹他方遙不可及,幾步路的過程,又痛了一次。

終於,我的第一產程結束,要進入分娩室開始第二產程了。

 

 

 

birth29.jpg  

只開著一盞無影燈,昏昏暗暗的分娩室。

話說知識就是力量th_096_K.gif,我在住進醫院的前一天晚上,正好把書拿出來仔細看了一下呼吸法的部分,所以我在第一產程的時候,對於疼痛在來的時候,我自覺呼吸調整的還不錯,助產士也一直稱讚我很「上手」。

但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我只認真的記得呼吸的部分,卻沒仔細看「所需時間」的的部分,只隱約記得第一產程忍痛的過程,初產婦是12小時左右,所以我痛了兩天以上,讓我非常的生氣,不過接下來的第二產程,到底需要多少時間,我就完全沒有印象。

記憶中,好像有聽一些生的很快的媽媽說,進產房推個「三下」,小孩就出來了,因此私以為,我的一切痛苦只要進了分娩室就快結束了,再推個幾下,然後靠醫護人員的幫忙,我應該很快就可以生出小孩了。m111.gif  

果然,代誌還是沒有憨人想的那麼簡單,第二產程又是另一個考驗的開始。

 

 

 

birth30.jpg

剛躺上產檯,一個突如其來的陣痛,讓我慘叫了起來,這是這一晚我唯一的慘叫。

因為產檯不如在陣痛室的床柔軟,這波痛處,讓我的後背又痛又痠,整個人翻來翻去,正躺側躺都不對,痛到哭了出來,只能抓著一旁的扶手大哭。(這個時候還有人有心情好整以暇的拍照,不知是太冷血還是太專業?)

助產士再次幫我作內診,這次她終於說:「開十公分,而且胎兒的位置下降了。」於是,我呆呆傻傻的以為,只要她手一抓,小孩就可以掉出來,那我就解脫了。

書沒好好念清楚就是這樣,事後我再把書翻一次,才發現初產婦的第二產程,平均來說是花一到兩小時,可不是什麼「推個三次就出來」這回事。-->沒事我怎麼都去記得這種特例呢?差點沒把我害死。

助產士一邊幫我內診,一邊對我說:「如果現在妳覺得有東西要出來,就試著往我手的這個位置推。」

就這樣,我順著陣痛的感覺,用力往外一推時,突然感覺到身體裡好像有個水球破了,流出了水來。

啊,這就是傳說中的「破水」吧。

助產士馬上呼叫之前在陣痛室和我打過招呼的女醫師,並且俐落的幫我套上生產的裝備,也拉出了產檯旁的把手讓我抓著準備用力。老爺也趕緊進來陪產。

 

 

破水之後我變的非常慌張,總覺得不快點把寶寶生出來,她就會死了。但醫師和助產士的反應反而很穩定,一直叫我不要慌,開始進行下一個生產的動作。

醫師說:「當痛來的時候,先把氣吐掉,然後深吸一口氣,像是要把大便解出來一樣往外推,用這樣的力量推兩次。」

第一次她在說的時候,我痛得完全聽不懂她的日文,於是對著醫師說:「我聽不懂!」 monkey (113).gif  

雖然我的記憶中,我是「用很虛弱可憐的聲音」對醫師說我不懂,但根據老爺事後證詞,我在當時非常的兇,是對醫師用吼的!(真的不記得.....我明明是個很和氣的人....)

這個時候,醫師站在我左腿的地方,助產士站在我右腿的位置,兩人都會和我說話,但助產士是主要引導我生產的人。

每一次的用力,助產士都會用手引導我施力的位置,她不停的稱讚我推的很「上手」,推得很棒。

可是因為我沒念好書,在我「推了三次」之後,還沒聽到他們說寶寶生出來時,我就生氣了,不停的問:「還沒哦?還要幾次?」(到底是在氣什麼?產婦是不能講道理的!)

當然啦,還要幾次這誰說的準?醫師只能說:「可能一次,可能十次,要看情形,總之妳作得很棒,不用急。」

我記得當時我是瞪了她一眼吧.......(我怎麼會這麼兇?女人在生產的時候真是這輩子脾氣最糟的時候)

不過我隱約記得,書上曾經看到,在用力的時候可以把屁股抬一下,用手抓著把手,這樣比較好施力,當我這麼作的時候,又聽到助產士和醫師不停的稱讚我作得好棒。

 

 

每一次用力,我都會不自覺的噴淚,然後一直叫老爺找面紙給我擦眼淚。    

老爺說,我在產檯上非常多話,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我都一直說日文,一句中文也沒說,但因為我會亂說話,所以老爺嚇得要死,希望我快點閉嘴別再說了。

例如當醫師和助產士說我作得非常棒,還用手比了個圈圈說:「可以看到這麼大了」,我就會回她們:「妳騙人!」 m160.gif        

當醫師的手在我身邊裡翻來翻去的時候,我還會抬頭對她大叫:「很痛!不要碰我!」monkey (116).gif

據說我最過份的,竟然是在一個醫護人員過來調整我身上的術巾時,我還對她說:「不要碰,這樣就不是無菌了。」(怎麼會這麼機車?但也是因為一開始助產士在幫我鋪術巾的時候有交代我不能摸......)th_076_.gif

推了一陣子之後,我變得沒什麼力,應該連推兩次的,我推一次就不行了,這時我腦中的想法是:「完了,我忍到這時,最後還是逃不過挨一刀嗎?」

後來醫師和助產士看我很累的樣子,叫我把腳合起來側躺休息一下,我很不可置信的抬頭看了醫師一眼,她說:「不急啊,妳看,我一點都沒有在急,寶寶的心音也很棒,妳也不要急。」

側身的時候,又像是回到了第一產程在忍痛的時候一樣,我忍過一次痛之後,馬上轉身說我要繼續,因為比起忍住痛,用力推好像還比較不痛,雖然每推一次就爆噴淚一次,老爺的工作就是在我噴完一次眼淚後幫我擦一擦。

助產士幫我導了尿,說會比較好用力一點。

再推了幾次後,助產士鼓勵著我說:「已經可以看到寶寶的頭髮了,加油!」

老爺這時為了舒緩我的心情,還說了冷笑話:「好棒哦,寶寶有頭髮耶,就不知道是黑的還是金毛?」-->這時還說冷笑話,我笑不出來,被我白眼是活該!

 

 

努力的過程中,我的脾氣一直不太好。

醫護人員們很拚命的在鼓勵我,可是他們都說著很日式很陽光的話,讓我這正港台妹整個不能接受。

助產士說:「加油!快要和寶寶面對面了。」

我心中的想法是:「靠腰!快痛死了。這小鬼出來就等著給我打到屁股開花!」m204.gif

醫師對我說著很日式的鼓勵話:「加油!妳聽寶寶的心跳,她也在認真的努力著,媽媽妳也要加油啊。」

我心中的OS是:「拎祖罵現在痛到想殺人,少和我說這種漂亮的日文!!」monkey (116).gif

然後醫師還幫我上了會陰切開時所需的麻藥,在打針的時候,她很客氣的說:「不好意思,會有點痛哦。」

但我心中的想法是:「老娘現在痛成這樣,那個和蚊子叮一樣的痛算什麼,快給我打!廢話少說!」th_050_.gif

---->幸好這一些話我不知道用日文怎麼說,不然我在醫院可能就出名了......。

 

 

到後來,我的陣痛似乎越間隔越久,所以醫師決定要打藥增加我的疼痛頻率,老爺被帶到旁邊簽同意書時,我聽到「痛會變密集」,整個人就快瘋了,不停的對來換點滴的護士說:「我不要換!我不要加藥!」th_064_.gif  

醫師耐著性子和我解釋為什麼要用藥的時候,我整個就卯起來狂用力,一心想快點把荳荳生出來,連推兩次不夠,我就連推三次。

正當我覺得把荳荳生出來是遙遙無期的時候,突然之間,醫師亮出了她那把刀,爽快的剪了下去。

托麻藥的福,我一點感覺都沒有,但老爺聽到剪開的那個聲音時,事後他對我說:「雖然那聲音與平時我們開刀在剪皮膚時的聲音一樣,但聽到剪在妳身上時候,還是被那聲音嚇了一大跳。」

之後的進展非常的快,寶寶的頭出來了,助產士對我說:「現在不要用力,哈~哈~哈~哈~」這時衝進了一堆醫護人員,全分娩室的人都大聲的帶著我作最後短促的哈哈哈呼吸。

這一段我在書上就念過了,最後怕造成撕裂,所以不能一口氣推出來,於是我乖乖的跟著全分娩室的人哈~哈~哈了起來。

終於,經過一個多小時的第二產程後,荳荳來到這個人世間了!

忙著呼吸的我,轉頭看見老爺哭了出來,對我說了一句:「荳荳出來了!」m3 (2).gif  

眼角餘光瞥見醫護人員高高抱起了一個藍藍紫紫的小人,聽到了小小的哭聲,還有醫護人員大聲的對我說:「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恭喜!)」

在生完的那一刻,我所有的羞恥心馬上跟著三魂七魄回到我的身上:「啊,我剛剛好像對醫護人員很兇?」

沒有忙著哭,我開始一一向大家道謝,也說起漂亮的日文:「托大家的福,才能順利生產...感謝大家,在凌晨還這麼辛苦...」

 

 

 

birth31.jpg

助產士把寶寶抱到我的手上,和我的大臉比起來,荳荳真的好小一隻。

抱到我的手上時,她已經不哭了。

自然產的用力,讓我汗流浹背,臉部浮腫,而且不停的爆淚,也讓我的眼睛都是腫的。

到這個時候,突然覺得生產的過程就像惡夢一樣,但夢醒了,卻還不怎麼真實。

 

 

 

birth34.jpg

仔細端詳手上這個冰冰的紫色小人,感覺很熟悉又很陌生。

第一眼的感覺,除了鼻子很像老爺、嘴巴很腫以外,很難看出個所以然來,這就是從我肚子裡跑出來的小人嗎?

 

 

 

dbir12.jpg

出生的第一時間,小兒科醫師就到了。

帶到隔壁房間作檢查的時候,我聽到很大聲的報數:「2716克」。

前兩天的產檢時,預估的體重是2400克,幸好實際的體重比較重些,感覺是個比較熟的孩子。

雖然醫師判斷荳荳的健康狀況是沒有問題,體重也比預期的重,但因為是早產兒,為了保險起見,荳荳還是住進了保溫箱,不過三個小時後就移出來了。

 

 

我在產檯上,繼續把胎盤娩出,還有最後的傷口處理。

一生產完,醫師就過來問我渴不渴,之後就拿了一罐蘋果汁給我喝。

後來在幫我縫傷口時,因為麻藥已經有點退了,第一針縫過去時,我又大叫了起來,可是醫師還是堅持打完第一個結,那真是他媽的痛,痛到我和醫師又開始胡言亂語說:「真的很痛,我沒騙妳!」m168.gif  

直到再補一針麻藥後,我們兩個又回到有說有笑的狀態。

我聊到我在哪念書、作什麼事,醫師就說:「難怪剛剛看妳病床桌上在看paper,想說是不是藥劑師還是什麼醫護人員。」(看,我多認真,我真的是念paper念到進產房前!)

我則是問醫師為什麼選擇走產科,得到的答案是:「因為被生產感動所以選擇產科。」(やっぱり出産に感動された)

這答案真是日本人啊!!!

最後她還問我,為什麼不在東大的醫院生,而要來順天堂生?

我說:「費用是一個考量,東大要七十幾萬,這裡則是五十幾萬。不過最重要的是,這裡的評價非常好!」

醫師又回我說:「那第二個小孩,請妳務必還是選擇我們順天堂!」

(真是忠黨愛國,我好感動啊,不過經過這一個折磨,我還沒那個勇氣想到第二個小孩耶,產後的腦內啡是騙人的嗎?)

 

 

 

dbir16.jpg

醫師幫我處理傷口的同時,老爺不能在旁邊,不過可以去看寶寶。

保溫箱裡的荳荳看起來比出生時圓了許多,顏色也變漂亮了,腳上則是接上了血氧監測器。

 

 

 

dbir17.jpg  

老爺開心的拍了這張照,得意的說:「妳看,荳荳真的是我小孩,一出生就會挖鼻孔。」m156.gif  

 

 

 

dbir36.jpg

處理完傷口,我在產檯上躺了兩個小時,這兩個小時,助產士不停的來幫我處理很多後續。

先是在我的手上戴上了一個粉紅色的名牌,這是和荳荳一對的名牌,用這個來認小孩。

 

 

 

dbir39.jpg dbir40.jpg

這是日本的習俗,用木箱子保存寶寶和媽媽曾經有的連繫~臍帶。

醫院連這個都準備給我們了,只能說不愧是日本人作事,太細心了。

 

 

 

aa1.jpg

老爺進來看到我在喝冰的蘋果汁,馬上阻止我,拿出他早就煮好準備著的熱薑茶。

一出產房應該喝個薑茶,是我們家的習慣,在懷孕的時候我就不停的說:「日本一定沒有這習慣,到時候你記得要準備給我。」

但是我的生產來的又急又意外,連我自己都忘了要喝薑茶這件事,沒想到平時粗心的老爺,這一次竟然這麼細心,在我一大早傳簡訊給他,要他幫我帶逃難包來的時候,他就馬上衝到我們家附近幾家24小時營業的商店,買了一堆的薑回來,先煮好薑茶一起來帶來醫院。

他說:「反正我就煮好等著,如果今天沒生,我就明天再煮,看妳這情形,這幾天一定會生,我總有一天等到你。總之一定要讓妳一生產完可以喝到薑茶就對了。」

這麼貼心,真難得,好感動!th_058_.gif  

生產完後的感覺很奇妙,我把衣服掀開,看到原本圓滾滾的肚子,突然消了風,變成鬆垮垮一層肥皮,肚臍變成好大好大一個圓形,妊娠線和妊娠紋也因為沒有被撐緊而顯得更深色。

老爺和我聊著天,我們兩個人都覺得這一切好不真實,忙了這一晚,現在荳荳在隔壁房間,好像和我們不相關一樣,似乎可以包包款一款就走的感覺。

 

 

 

birth56.jpg  

包著尿布式的產褥墊,我躺在產檯上休息兩個小時,之後觀察完出血情形,確定沒有問題後,助產士就來幫我擦身體,換上新的哺乳睡衣。

接下來住院四天,新手媽咪要在醫院接受戰鬥營式的照顧寶寶訓練,說明完接下來四天的入院計劃後,助產士就帶著我走去上洗手間,因為產後會比較沒有尿意,助產士提醒我要定時去上一下廁所。

這一次上廁所的時候,助產士會在門外等,如果有任何問題,她就會衝進來。

也許是麻藥的效果還在,這一次上洗手間並沒有感覺到很痛,只覺得有點違和感。

 

 

 

dbir12.jpg

助產士幫我們兩個人走進這個平時是不能進入的新生兒室,讓我們可以伸手摸摸她。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看到荳荳的名牌上,怎麼寫的是「男兒」?剛剛在產檯上明明還和我確認過是女生的啊?

我一直都覺得荳荳是女生,要翻盤怎麼會到這一刻才翻?th_075_.gif  

助產士也嚇一大跳,趕忙翻開尿布,是女生沒錯,應該只是拿錯顏色牌子,把粉紅色拿成綠色了,趕忙要護理站換過。

叔公後來聽到我說這一段給他聽,嚇得直說:「那小孩沒抱錯吧?」

沒抱錯啦,當天那個時段只有我在生小孩,不會抱錯的啦。

 

 

 

birth36.jpg

回到房間,躺了不到兩小時,吃了早餐,護士拿來了抗生素要照三餐吃。

我的桌上還放著去陣痛室之前正在看的paper,看我多認真啊。th_096_K.gif  

如果不是身上的傷口在痛,生小孩這一檔事,就好像沒發生過一樣。

 

 

 

ab3.jpg

事務人員拿了出生證明等等一堆資料給我,還包括一張醫院裡的餐廳招待券,在一年內可以招待我們兩夫妻一頓晚餐。

 

 

 

dbir34.jpg

滿心開始想進入坐月子模式的我,現在開始見識到日本式的新手媽媽訓練,一吃飽我就被叫去哺乳室開始餵奶,之後就把荳荳推到自己的床邊,開始練習母嬰同房。

這一段血淚日子,就留待之後再敘吧。

 

 

 

dbir29.jpg

仔細看一下荳荳,比生出來的時候感覺上縮小了一點,看起來小小一隻,但不再是紫色小人,變身成為赤ちゃん了。

大大的鼻子我覺得像老爺,其他地方我不知道像誰,沒睜開眼睛讓我瞧瞧,也不知眼睛是大是小。

 

 

 

dbir38.jpgdodo110115_1.jpg  

臉圓圓的,看來和之前的超音波照真的很相像。

 

 

 

dbir42.jpg

臉上身上還有很多細毛。

 

 

 

dbir41.jpg  

全身動來動去,尤其是腳很會踢,和在我肚子裡的感覺一樣,而且常常會打嗝打到生氣踹腳,好令我熟悉的行為。

一直在睡覺,不怎麼睜開眼,第一天整天我都沒看到她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還覺得自己在媽媽肚子裡?

 

 

 

dbir44.jpg

相較於我在新生兒室看到的小孩,荳荳身體雖小,但有一個很大的手,而且手指很長。

 

 

 

dbir35.jpg

親愛的寶貝,Welcome to the world.

 

 

 

 

 

dbir27.jpg  

這是荳荳出生那天拍的照,老爺打中文很慢,但還是打了一些些給荳荳的話:

 

Day 1 (3/25 金)
提早一個月報到,在凌晨剛出生的妳,不需要被人打屁股,自動的就哇哇的哭了起來,當助產士把妳放到媽媽身旁時,馬上就安靜了下來。看著全身紫色嘴唇浮腫的妳,很抱歉當時我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請問妳哪位?”  

當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忍不住流了幾滴眼淚,但我流淚不是因為妳,而是妳媽媽終於經過辛苦的過程,雖然很痛苦,還是咬著牙根把妳生出來,讓我相當感動,希望妳要記得,不過也許只有等妳以後有機會成為人母,才能體會。

當醫生在幫媽媽處理傷口的時候,我被趕到外面等待,沒多久助產士帶著我到新生兒室,看看躺在保溫箱的妳,體重2716公克,已經是合格體重了,不像早產兒的體型,還被助產士稱為”立派”。不像其他新生兒大聲哭鬧,妳只是靜靜的躺著,用力抬著妳的小腿,忍不住幫妳拍了許多照片。這就是我前世的情人嗎?

回到妳媽媽身旁,我很認真的想要記住妳的臉,但卻記不清,只有一身的疲憊,和妳媽媽聊著這幾天不可思議的經歷,彷彿做了一場夢,妳媽媽則稱像一場惡夢,現在夢醒了,總覺得好像坐完雲霄飛車,該收拾包包回家去的感覺,似乎妳不存在似的。

早上5:30,天開始亮了,這是妳來到這世界的第一個早晨,看著外面慢慢亮起的天空,一定是個好天氣吧!我想。

因為醫院規定,等媽媽回房休息之後,我也不能繼續留下。回到家後向阿公阿媽報告好消息後,就強迫自己趕快躺到床上小眠,因為我知道這一天還很長,一切的一切從現在才剛開始。

小睡兩個小時後趕快起床,就急忙到中藥房幫媽媽準備需要喝的生化湯,然後到學校向爸爸媽媽的老師同學們傳達妳的好消息,再趕到超市買了3瓶3公升裝的清酒。因為妳的提早到來,打亂了所有的計畫,還好有先沙盤模擬過,只是把要花一兩個星期慢慢做的事一口氣完成,隨然有點手忙腳亂,但還不致於慌亂。

下午3點回到醫院,妳已經從保溫箱出來了,睡在嬰兒箱裡的妳,和早上看到的妳已經截然不同,好像縮水了一圈,但變得更漂亮了,雖然以前都聽過知道這是正常的,但還是覺得生命真是好神奇阿。

第一天的妳,幾乎都在睡著,不太愛理人,連眼睛都沒張開,所以不知道媽媽最擔心的眼睛長得怎麼樣。這天妳一餐只吃5ml的奶,而且有一搭沒一搭的吃著,讓爸爸媽媽有些擔心。

今天開始,妳正式成為家中的新成員,雖然不知道妳還可以在爸媽身邊待多久時間,但可以確定的是,有了妳的存在,將來會有更多的歡笑和淚水,讓我們一起成長吧。

 

 

 

 

後記:

dodo11.jpg  

懷孕時上學級教室時,助產士曾對我們說:「生產是一件非常非常難以想像辛苦的事,但大家都克服得了的。」

自己經歷過生產這一個人生大事後,也覺得很很不可思議,我怎麼能耐過那麼大的考驗。

在痛了兩個整天、沒有用無痛分娩、沒用到吸引和產鉗、日本沒有壓宮底這回事,我竟然完成了我一直覺得不可能達成的自然產。

沒有在台灣生過小孩,只聽過一些朋友的經驗,不過我對於在日本生產的過程,覺得還算不錯。

除了一開始醫生覺得我要生,但看護士卻覺得還沒的部分有點阿達以外,整體的過程我覺得都很細心,也讓人很安心,沒有過度的醫療行為,服務和衛教都作得很好,簡直就是把生產當作是服務業在作。

尤其我真的很想好好感謝我的擔當助產士,在我痛到死去活來的時候,迷濛的視線裡,我對她那一對塗著濃濃眼線的眼睛印象最深刻,她一路的引導,不論是肢體上的言語上的,都給了我最大的支持和鼓勵。

那一雙眼是我生產中安定的力量。

 

在日本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小孩,的確是一大考驗,而這一整個生產的過程,完全不在我們的安排之中。

本來我們還在說,要來列個單子,一旦開始陣痛,該如何和醫院聯絡、如何叫計程車、要帶什麼東西,然後產後報戶口、取名、申請登錄證、保險、請補助等等的手續,都該一一列出好好規劃,到時才不會手忙腳亂,沒想到我們才正開始討論的隔天,我就住進醫院了。

在懷孕初期的時候,我天真的說:「到時候是要坐電車還是計程去醫院生小孩啊?」

老爺回我:「廢話,當然是坐計程車,怎麼可能坐電車?」

沒想到我真的是搭電車去醫院生小孩的.......。

原本聽了一堆偏方,說什麼陣痛開始前吃蜂蜜,或是喝鳳梨糖水什麼的,會生得比較快。本來也想試試的,但很抱歉,一切來得太突然,我連喝的時間都沒有,有沒有效自然不知道。

生產的時候媽媽還沒來日本,是聽到我生了,才十萬火急更改航班提前來日本,原以為比我的預產期提早三週來是一定穩當的,還是有趕不上的時候。

當然更別說我本來打算好的賞櫻花吃拉麵行程,連羽田機場接機順便逛街的行程都沒了,媽媽一來,就直接進入坐月子模式,一家人手忙腳亂。

原本打算在3月25日這一天,去買在日本初上市的iPad2來待產,沒想到地震的原因延後上市,荳荳更是直接搶在25日這一天來報到。

 

 

 

dbir09.jpg  

學校一位醫師問老爺有沒有陪產,因為他自己也有陪產,但覺得很無聊,不知道自己要作什麼好。

老爺說:「一定是因為他老婆太會忍耐,不唉不叫,才讓這個作先生的覺得很無聊。妳在生產的時候一直亂講話,應該很少日本人生產時像妳這麼多話的。」

後來在哺乳室聽到其他媽媽的對話,原來大家都唉的挺慘,我沒唉,只是多話了些。(咦?難怪我的助產士會說為我接生很有趣.....)

不過最經典的一次,是有位媽媽在產檯上大唉「好痛好痛」,分娩室明明就在病棟的這一頭,她可以唉叫到穿透整層建築物,到一百公尺外整個產科病房都聽得見,不論是在隔兩個房間哺乳室餵奶的媽媽,還是再隔一個房間的會客大廳,每個人聽到那個唉叫聲都會抿嘴偷笑,因為音量實在太驚人。

我還看見,連身經百戰的助產士,都會摀著耳朵奪門逃出分娩室。更巧的是還正好被產婦的媽媽遇到,產婦媽媽不停道歉。(但我想助產士也很不好意思吧?)

自從遇過這個自己也稱自己是「絕叫」的產婦後,老爺終於承認我算是很安靜的產婦了。

 

 

 

birth61.jpg

上次看到介紹,日劇仁醫的現代場景,就是在順天堂拍的。

 

在日本生產到底要花多少費用?

從驗孕開始,我作過13次產檢,其中有九次可以使用補助券(每次補助4990),一次精密超音波檢查也有補助,最後總結花費75,580日幣。

住院四天生產的費用,媽媽的部分是582,380,扣掉日本健保出產一時金的補助42萬,總共自費162,380日幣。

荳荳因為黃疸以及體重增重不佳的原因,比我多住了一個星期院,她的住院費用是89,960日幣,申報戶口加入日本的健保後,我們的自付額只要兩成,加上我們這一區對乳幼兒的補助,實際自費是18,670。

生產的部分包括荳荳住院,最後自付金額是日幣256,630(以現在的匯率是近九萬台幣)。

我這個醫院的花費是大學醫院,所以比平均值地區醫院高一些,但又比一些貴族醫院少一些,上次聽到突尼西亞學生在地區醫院生產,花費約是四十萬上下,用補助金就差不多可以打平。

而葡萄牙學生在皇家專門醫院生產,就花了一百四十萬,但還好是先生的公司全部買單。

 

 

 

 

 

 

題外話:

dbir02.jpg

就在我住進醫院的3月23日那一天,日本有一則重大的新聞事件,但我人在醫院並不知道。

就是東京的自來水中測出高輻射值,尚在大人的容許範圍內,但已經超過嬰兒孩童可以飲用的標準。

這個新聞一出來後沒多久,超市的瓶裝水馬上被搶購一通,父母親們人人自危。

於是我們在待產時,趕緊聯絡岐阜的學妹,請她幫我們買水寄水過來東京,感謝熱心的學妹,在第一時間很快速的就把救援水運到了東京。

而自從這個新聞出來後,影像老師藤原就把老爺偷偷拉到隔壁房間去,從櫃子裡拿出珍藏的水,說:「林桑應該會擔心水的問題,這些是我留下來的。如果我還有買到,再拿給你們。」

然後每天,真的是每天,老爺的老師,西村老師,在來學校的路上,就會去超市買一罐水放在我的位子上。

還有很多不知名的人,不定時的會往我們兩個人的桌上堆水。

 

 

 

ab2.jpg

也許西村老師每天買水買累了,有天他和老爺說:「水的問題別擔心,我找人從北海道幫你買了100公斤的水了。」

過幾天,另一位老師又告訴老爺:「西村老師幫你們從關西買了100公斤的水哦。」

本以為這兩件事是同樣的,只是地名說錯了,沒想到這兩件事都是真的,西村老師分別從北海道和關西托人買了總共200公斤的水,每天就會堆個幾公斤給老爺,要他帶回家。

還有從來台灣來的表妹,也用行李箱帶來了水,我們家因為各方大德的熱情,有這麼一堆存貨,荳荳的用水問題總算是暫時解決了。

南桑從韓國回來,也帶給我一堆牛奶和豆漿。

現在,我們的桌上還是不定時會出現水,是誰給的,已經搞不清楚了,只能說,真的被研究室老師及同學們的關心,感動到想哭。

 

 

有這麼多人的關愛,荳荳,妳一定要健健康康的長大哦。

寄生獸40週連載,在35週時畫下句點,而新手父母的考驗,現在才正要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搖擺狗 的頭像
搖擺狗

搖擺狗部落格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