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02.jpg

碎碎念:

自從生了荳荳之後,好像不是我們學她過幼幼生活,反而是把她直接拉來過我們成人糜爛的世界吶?

 

 

 

kz06.jpgkz05.jpg

是的,我們又聚餐了,不過這次不是為了吃而吃,是師出有名,今年九月底泰國學生Kik和中國學生Didi要畢業了。

一般來說,春天前的三月才是畢業季,但他們兩人是十月份特別入學,所以是這個時期畢業。

對她們兩個人的畢業特別有感覺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剛進來當研究生時,她們也正好入學是一年級生,雖然年級有差,但有種「同期生」的錯覺。

不知不覺,她們竟然到了結束學業要歸國的時候了!年年送走這麼多人,今年這一次最有感覺。

 

 

 

kz20.jpg

有酒有菜,老師帶頭乾杯,聚餐就開始了!

等等,這個冰啤酒的東西怎麼有點眼熟?這不是作實驗時在當冰盒用的保麗龍箱嗎?拿來冰酒,啊捏感厚?

 

 

 

kz04.jpg

今日她們兩人是主角,恭喜畢業!

 

 

 

kz01.jpg

啊荳荳呢?當然抓來一起吃喝玩樂啊。

和KIK阿姨拍個照,看長大能不能和她一樣優秀。

KIK和我們兩個同年(話說我們外科裡這個年出生的很多耶,只是分布在不同年級不同職位裡),出國前她就是大學醫院的醫師兼講師,拿到了獎學金來日本念書,泰國的學校那邊竟然是留職不停薪,所以她就這樣領著泰國的薪水和日本的獎學金過活,畢了業直接回學校繼續工作。

星期五才從日本回去,週一就要開始打卡上班。

雖然她很哀怨自己本來是泌尿科疾病方面的醫師,回去前被扔到沒人想作的內分泌科,但一畢業就馬上有工作可作,看在我們這個前途茫茫的人眼中,多麼羨慕啊!

 

 

 

kz03.jpg

學長這個超級奶爸,荳荳交給他好放心。(還被他說好輕好輕,當然啊,我們家小孩小人家那麼多)

 

 

 

kz07.jpg

高橋妹妹直說想抱荳荳,那當然好,我們不用抱著小孩可以專心到處吃,可樂著呢。

妹妹餵奶餵得好開心,我們也直誇她這樣「可以嫁了」。

 

 

 

kz09.jpg

其實這一天還有別的主角,這是中國見習半年的講師(其實以台灣的說法應該是助理教授)。

聊了聊天,原來我們也是同一年出生的,真是個好年啊!

 

 

 

kz10.jpg

河原桑抱荳荳。

 

 

 

DSC04492.jpg

還記得這一張照片吧?

我們一直吵河原桑這個運動型男也來脫一下,看有沒有六塊肌和猛男拚一下。

 

 

 

kz08.jpg

結果成功了,河原桑真的脫了。

雖然與猛男的六塊腹肌還有一點點距離,但沒關係,我們hold得住,「fashion就是一秒鐘變猛男」!

老爺帶著麥克筆衝上去,一秒鐘後河原就是六塊肌猛男了。(荳荳有配合,動作都一樣哦)

 

 

 

 

kz11.jpg

沒脫成猛男樣的,荳荳大人就不太想一起合照啊。

 

 

 

kz12.jpg

前面玩了那麼多,主角還沒上場,送花送禮儀式怎麼能少?

畢業生是女生,當然派出帥哥(?)來個單膝跪下送花送禮啊。

KIK看來好樂,因為老公人在泰國管不到她啊,哈哈哈。

 

 

 

kz14.jpg

DiDi也有,本來也想派出大學部男生下跪,但人家媽媽有來,嚇得學部生不敢亂鬧,就簡簡單單結束了。

 

 

 

kz15.jpg

畢業禮物是什麼呢?

我們這裡最厲害的就是禮輕情意重,永遠都可以送出很有創意的禮物。

今年她們收到的是保溫杯,外面分別是指導老師恭喜的話。

 

 

 

 

kz16.jpg

KIK也太妙,一看到老師寫的「獸醫學博士」,竟然直接脫口而出「看不懂!」

害老師好失望,哈。

 

 

 

kz17.jpg

主角們來一張。

 

 

 

kz18.jpg

被荳荳嫌棄的不肌肉男,其實也是今日主角之一,因為十月他就要去英國留學半年啦。

最近我們這邊出國留學的學生和去作博士後研究的人好多哦,看來瘋瘋顛顛整天尖叫的粉紅少女研修醫去了UC Davis念麻醉,看來非常日本但其實是在日韓國人的內科醫師去了荷蘭作博士後研究....

看到他們這樣出國念書,都是去我們這個業界的名校,覺得好羨慕,但突然轉頭一想,我不也在留學嗎?果然吃著嘴裡的,還是看著別人碗裡的更香甜吶。

 

 

 

kz19.jpg

我和老爺說我很餓,想多吃點東西,今天荳荳交給他帶。

沒想到我在一旁呵呵呵大吃特吃當貴婦,和一群女人聊八卦的時候竟然被老師抓到,老師跑來和我說:「林桑妳好幸福,小孩都是爸爸在照顧」。

抓抓頭很羞愧的我決定去找一下我家小孩流落何方?

 

 

 

kz21.jpg

這是鄉民在討論三十公分有多長嗎?

結果發現三個爸爸聊得可開心了,雖然不知道在聊什麼這麼興奮,但一定是個有趣的話題,我不忍打斷他們,就讓他們繼續去臭屁吹噓一番吧。

 

 

 

gg1.jpg

啊,我們學校的畢業服不怎麼好看耶,整個想畢業的fu就下降好多哦....(<--明明想混還找理由)

又送走了一批畢業生,再送走學長後就是我們了,能順利準時畢業嗎?我不知道,我會加油,其餘只能看老天啦。

 

 

 

 

 

 

 

 

題外話:

hair1.jpg

來點生活小記好了。

出國前為了方便,燙了捲髮留長,這樣的髮型最耐撐,套句我髮型設計師的話:「長髮哪有失敗的?再失敗綁起來就好了」

沒錯,為了減少花錢在頭髮上的次數和金錢,我覺得當留學生長髮最省事,像老爺這樣每個月都要去修剪的短髮,不知會花掉多少銀兩,捨不得花大錢說不定又會頂著一頭怪髮好長一陣子,所以我就這樣長髮了好多年,每次都是回台灣時才大整理一次。

上次回台灣已是一年半前的事,當時頭髮就不短,中間懷孕生產都沒去動頭髮,就這樣頭髮留到腰了,是我的人生中最長紀錄。

髮尾真的已經變很糟,不處理不行,近期內(也許畢業前都不會)回台灣,還是花點錢上美容室給人家整理一下吧。

 

 

 

hair4.jpg

上次我在家裡附近燙了髮,雖然燙得不錯,但太日式了,捲髮很不捲,根本是一個月後就不捲了,覺得這樣很不划算又不好整理,於是我再次尋求其他家,最後找到了另一家看來好像是標榜他們的燙髮技術很特別的美容室,新客人還打七折,那就是他了!

和設計師溝通半天後,我一直強調我要燙很捲,這樣我才撐得久好整理。

之後上了捲子燙了髮,拿下捲子時我整個傻眼,這有燙嗎?真的有燙嗎?整個頭髮就那麼一點點微微的捲,而且還毛毛燥燥的,我的自然捲最醜惡的一面完全顯現。

看到我的臉拉了下來,設計師超緊張,一直問我哪裡不對,我說:「我覺得很不捲,我覺得這比我剛走進來的時候還不捲,這像是我燙完頭髮一年後的樣子。我說我想要很捲的....」

自己也是服務業,所以我平常都會努力不當奧客,但那個髮型我實在太難接受,忍不住露出失望的表情。

設計師看了看摸了摸我的頭髮,馬上鞠個躬:「對不起,我可能沒理解好妳的意思,請下週再來燙一次,免費招待」。

那一天我回家後,看著頭髮覺得好生氣,怎麼會這麼不捲,這是燙什麼鬼?而且整個頭髮連型都沒有剪出來,怎麼會這樣?

那一次的髮型我超不滿意的,連照片都沒留。

一週後去補燙,設計師才說,他特別去問了藥水的廠商,他們沒辦法燙那種很捲的,於是他很努力用了很多方法,最後終於還是把我頭髮燙捲。

這張照片是補燙後的樣子,終於是捲的,但後來又直了一些,連SJ看到我也說:「妳這真的有補燙?」

為什麼在日本想要個捲髮那麼難?連想燙個花媽頭都作不到嗎?我想要一個爆炸頭啊!

後來過幾天,看到日本人也才剛去燙過頭髮,嗯...真的很不捲,要不是她先說了自己去燙頭髮,我還以為是她剛睡醒頭髮沒整理哩。

 

 

 

hair2.jpg

這次唯一滿意的,就是嘗試留了以前沒留過的瀏海樣式吧?(拍謝,大頭照出現啦)

 

 

 

h2.jpg  

老爺也換了一家店剪頭髮,不去上野的阿伯理髮店,一次只要七百元,改去日暮里一家韓國人開的店,剪了個他「自稱」是韓流的髮型,花了一千元。

他自己覺得剪得非常好看,很帥。

嗯....韓不韓流、帥不帥,我看還是人的問題吧........(這明明就是剛從綠島出來的樣子啊?韓什麼流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搖擺狗 的頭像
搖擺狗

搖擺狗部落格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