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190.jpg 

寫生產文之前很害羞的放一下之前去泰國買的T恤照,看我們孕婦身材保持的多好啊!

放完這張自我安慰的照片後,忍不住想對自己說:「這位太太,妳是想學老爺走搞笑路線嗎?」




IMG_7191.jpg 

因為事實的真相是這樣.....

正面雖然有腰身,但肚子真的很大....

話說自從肚子大起來後,很多身邊的人都會主動猜我肚子裡是男是女,多半都是猜對的,只是令我比較意外的是,每個人的依據都不同,有人說我肚子圓,有人說我肚子尖,明明聽來是相反的形容,卻都是正確的猜到肚子裡是女生,這是歐巴桑們的智慧嗎?




29FB97F2-D6C8-45CC-87B9-67AE60E7465E.jpg 

這一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高齡(在醫學前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不年輕),從懷孕開始狀況一直很多。

先是懷孕初期噁心的時期就比荳荳那時長,才覺得人比較舒服沒多久,肚子就變大開始壓迫,換成另一種不舒服,還加上胃食道逆流。




C26F1D59-C16D-41A6-ACB3-329F59763F02.jpg

34週時還出現規律宮縮,本來只是在作產檢時被醫生發現肚子會縮成一團,因為不會痛,所以我一直以為是柚柚在肚子裡搞鬼扭在一起,但醫生說這是宮縮,叫我趕快去測一下。

果然,這宮縮的程度看來還不小,拿了安胎藥後,被醫生下令要好好休息,不要再忙工作了,因為吃什麼藥都比不上臥床安胎啊。

最慘的是,到這個時候胎位還不正,醫生只淡淡的說:「那就38週後排剖腹吧。」

唉啊,我上一胎經歷過連痛三個晚上的自然產,這一次還要來剖腹產,是想梭哈嗎?



IMG_7245.jpg 

本來好像應該要出差跑全台去訪視學生的,但提前宮縮中的孕婦似乎不宜遠行,於是還是乖乖待著吧。

雖然忙著和肚子裡的小隻心戰喊話,但還是有大隻的要顧。

荳荳看了萬惡的日本巧虎後,一直吵著要買小花的衣服,老爺看了一下,不得了那一件小小的衣服要六千多日幣,比我們買的衣服還貴,買不下手。

可是荳荳一直說想要,我們想一想就和她說:「不然我們自己來幫小花作衣服好了,假日帶妳去挑布」

假日帶她到IKEA挑布時,想說這邊有很多可愛的布,她都可以挑,沒想到她挑了個我們看來覺得很有年代感的花色!




IMG_7247.jpg 

荳荳說:「媽咪很累不舒服去休息,我負責設計,然後把拔負責作衣服。」

我問一下老爺,這代表什麼意思?

他說:「就是她大小姐只出一張嘴的意思....」




IMG_7248.jpg 

經過了一番奮戰後,出現了這樣的衣服。

不要問我為什麼旁邊是用布膠貼起來,請不要質疑設計師的創意....




IMG_7253.jpg

四歲半的皮蛋荳真的很厲害,我們上班常常太晚,把拔還在幫狗狗貓貓開刀,我得在手術室外抓住失控的小孩。

為了轉移她注意力,拿了個繩子教她綁手術結,這夠無聊吧,總可以讓妳冷靜安靜一下吧?

結果她理都不理我教她的東西,自己照自己的方式打,我也不理她了。

過了幾天,某天早上看見她衣服上出現這一排手結.......

我看我如果會早產,都是被她氣出來的吧?




IMG_7249.jpg 

自從知道自己在提早宮縮後,每天中午老爺一定帶我好好去吃午餐,努力肥育,如果不小心真的早產(尤其上一胎荳荳就是35週出來的早產兒),至少小孩的體重要安全一點。

照片是八月底學生幫我過生日時的照片,當天記得還出現規律宮縮,趕忙吞了個藥才去赴約,小孩千萬別和我同天生日,這樣是早產啊!




IMG_7271.jpg 

36週時的肚子。

就這樣一天拖過一天,終於來到足月的36週,產檢時小朋友的體重也達到標準,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放下。

而且最棒的是,柚柚頭轉下來了,胎位總算正了!(拜託不要再亂轉!)

雖然不知道何時會生,但36週後,何時生產都安全了。




IMG_7314.jpg

37週時的肚子。

很哀怨的,本以為撐過一次的肚子不會再有新的妊娠紋,但天不從人願,還是出現了新紋。

之前懷荳荳的時候是出現在兩側的肚子邊緣,但這次是出現在恥骨上緣,而且只有左邊。

兩個小孩果然長的不一樣.....



IMG_7295.jpg 

IMG_7296.jpg 

同是台北嫁來屏東的隼隼媽,適應屏東的環境比我好得多,一直告訴我屏東有很多好東西啊,好吃的店很多。

有嗎?我怎麼沒發現太多,害我在南部的生活一直都在烏雲罩頂中?

其中一家她很推薦的咖啡廳,據說早午餐很好吃,才一聽到我就利用那個假日快去,難得假日沒有研討會要參加,小孩又不想跟我,只想跟阿公阿罵去高雄看牙醫,那太好了,此時不去好好吃一餐更待何時?




IMG_7310.jpg 

IMG_7311.jpg 

順手也吃了附近的好吃冰店!



IMG_7297.jpg 

因為小生命的到來,原本我們的生活空間實在是太不足了,本來考慮要搬去高雄住,但後來考量到通勤的辛苦,還有費用的問題,最後決定搬到屏東市區住。

這裡有間老爺家本來就有的透天厝,只是年久失修了,因為我們兩人都很不喜歡有樓梯的透天厝,所以當初回屏東住時,沒有考慮要住這邊,但幾年下來,和長輩們同擠一個屋簷下的確空間很不夠用,且三合院有很多既有的狀況是無法改變的,加上之後小孩就學的問題,還有托嬰的問題,決定還是搬到市區住。

仔細看了看這房子,小歸小舊歸舊,但地點真的沒話說的好及方便,以未來我們的需求來說,是很適合居住的地方,好吧,那還是整修這邊搬過來住吧。

於是找了設計師、談了很多次,希望能在坐完月子後搬進來,不過.....最後還是來不及.....



  


IMG_0001.jpg

寫到這都還沒寫到生產,是的,終於把懷孕最後幾週沒什麼大不了的流水帳寫完,給自己留個紀錄,要開始寫生產了。

話說開學第一天,我還很有衝勁的把研究室的學生聚集起來開會,討論了許多事情,想說距離預產期還有個兩週,要好好來作點事,不然之後可是要休工兩個月呢。

晚上洗澡時,突然發現下面沖出了一塊很小的血塊,雖然非常小塊,但幾個月來都乾乾淨淨不見血的生活,讓我對血可是非常敏感,馬上身體擦擦衝了出來,對著還沒洗澡的老爺說:「快,你帶荳荳快去洗澡,我好像有出血!」然後順手拿了個衛生棉墊了一下。

進到房間吹頭髮時,人才一坐下,就感覺到整個棉墊熱呼呼的,啊,一定是產兆出現了,只是這次出血怎麼那麼大量?

趁著老爺收拾完小孩去準備包包時,我又去了趟洗手間,這才發現流出來的不是血,是大量透明的液體,嗯...應該是破水了....看了看時間,是晚上十點半!

還記得當時正在和Elaine丟line,討論要不要請她幫我買iphone的事,下一句我就扔了:「有空再和妳聊,我破水了,要去醫院」....

事後想起來,看到這種對話的人應該會覺得很驚悚吧?

照片是我出門前,我和荳荳說:「我要去生妹妹,妳乖乖在家哦。」

荳荳高興的抱著我的肚子,一直很期待妹妹的到來。這也是柚柚出生前在媽媽肚子裡最後一晚。




IMG_7320.jpg 

到醫院時大約十一點,雖然破水後,但肚子並沒有感覺到痛。

護士聽到我好像是破水,馬上要我去驗個尿,且要我把全身都脫光換上病人服,躺到待產的床上去。

因為已經破水,所以不能下床,也不用浣腸。(話說之前我在日本生產也沒浣腸就是了, 也不用全身脫到精光,記得我還穿著自己的保暖內衣和睡衣呢)

護士過來幫我上點滴時,我還在工作的群組上交代明天工作的事,因為肚子沒有在痛,一點都沒有真的要進入生產的感覺,我心中只覺得:「真的要生了嗎?真的要生了嗎?」

上針時我覺得超痛的,而且上完針後也一直有痛感,其實會有這個感覺,就是因為肚子還沒開始痛啊!




DSC06212.jpg

之前因為規律宮縮,常常來待產室測宮縮和寶寶心跳,所以對這些動作已經非常熟悉了,但這次可是玩真的了,是要生產了!

同時作了內診,已經開了兩公分,是真的要生囉,明明肚子都不會痛,這感覺太不實際。




DSC06208.jpg 

護士看了看我的波型後說:「真的有在宮縮耶,妳沒有感覺到痛嗎?」

「沒有耶!一點都沒有!」

「不過宮縮的還算漂亮,我們可以觀察一下看看,應該先不用打針。」護士和我解釋了一下。

我很天真的問:「我真的沒有覺得痛耶, 有沒有可能就不痛然後生出來啊?」

「不可能,等下妳就會大痛了!」護士給了我一個當頭棒喝!(說的也是,又不是沒生產過的人,說這什麼蠢話?)

突然我想到:該死,現在是半夜,不能打無痛分娩耶!我上一胎痛了三個晚上才生,在日本當窮留學生才不打無痛,現在人在台灣,就是要打無痛啊!!

可是現在是大半夜的,我們這家醫院是不能打的,說好的無痛呢?




DSC06213.jpg 

看著自己的肚子時,還沒感覺到痛,不知道自己會生多久,所以很好心的叫老爺先睡,免得真的痛起來時,他沒力氣和精神幫我。

趁著自己肚子不痛時,發現自己還有心力關心一下左右床的待產同志們!

我右邊那床的是初產婦,聽護士在交接討論,好像已經痛了七八個小時了,每痛一次就唉到天翻地覆,但老公都會很溫柔的一直安慰她。

左邊那床比我晚進來,但不過才過了一個小時左右,我都還沒真的開始痛起來,就聽到護士在內診大叫:「九公分加,送產房!!」

真是太快速了!

話說這種聽得到隔壁床反應的待產空間,我實在不喜歡啊,不過仔細回想一下,之前在日本生產時,待產室也是兩人一房,只是我正好是一個人在待產而已,所以都沒有和別的產婦共用到空間。




IMG_7321.jpg

照片是怎麼回事?哦...因為醫院待產室不知道為什麼好冷,冷到陪產的人都受不了,更別說我生產的人了....




DSC06215.jpg 

大約兩點左右,我終於感覺到痛了,之後沒多久痛就加劇了起來。(之前和護士說的那些話想起來真是太白癡了)

說什麼我也是經產婦了,總該比第一次生產時懂得應付這個痛吧!

而且這次的痛感和之前第一胎的經驗完全不同,反而是正躺時只覺得恥骨微微痛,呼吸個幾下就過了,所以一開始我是用這個方式。

但是護士過來和我說,用側躺的胎頭下降比較快。

於是我從正躺轉成側躺,把熟睡中的老爺叫起來,痛起來時叫他幫我揉後腰。

結果....不揉還好,一揉更痛!

這是怎麼回事?這明明是我之前在日本生產時對付疼痛的絕招,怎麼這次完全沒用?

最後我只好叫他放手,沒想到這一放手,他就真的睡到死, 放我自己一個人痛到生為止.....

真的開始痛起來之後,我就沒那麼閒情逸致觀察左右產婦反應了,只覺得一直鬼叫的人好吵,至於我一痛起來,就只能專心呼吸,的確會覺得舒服許多。

然後一直叫護士進來內診,聽到數字沒什麼變化,我就會很生氣,加上很冷,又氣又冷整個人都在發抖。

從到了醫院沒多久後,我的主治醫師就一直拉開簾子進來看我的狀況,不時會加上內診,因為我側躺看不出明顯宮縮的波型,我又沒在叫,但他看了一下我的臉後就說:「看妳在皺眉頭,應該是在痛,忍一下,就快了。」

隱約中我還記得他先是穿著刷手服進來,好像是正幫另一位產婦接生完。

又有一次是穿著整齊的西裝加醫師服進來,是一大早,好像是剛去醫院巡完房,看他的衣服我就知道天亮了,我已經痛到天亮了,因為我一直想保留體力,痛與痛之間就一直睡,根本過了多久都不知道。

當然還記得途中有好幾個不同的護士過來內診,據很多媽媽說內診比陣痛還痛,但兩次生產的經驗,我都是覺得陣痛才是無敵痛啊,內診算什麼?尤其這一胎護士還特別喜歡在我痛起來時內診,說這樣比較準。

甚至還有護士看到病歷上紀錄我上一胎是在日本生產的,邊內診還邊和我聊說在日本生產的費用到底是多少,當然那個數字說出來,他們都驚呼連連啦。

從凌晨兩點時開始的陣痛,雖然很痛,但說真的,我覺得我還忍得住,但到了天亮時的痛,突然轉變為一種劇痛,我再也忍不住一直大叫說:「好痛,好痛,我快受不了了!!」

老爺終於被我的大叫吵醒,衝出去問護士:「天亮了,可以用無痛嗎?」

護士看了一眼回說:「來不及了啦!」

那時應該是八點左右,而事實上過了十分鐘左右,在一陣大痛後,護士作完內診就說:「我們上產台吧!」




於是我就被整個人移到產台上,腳也架好了,鼻子上被套了氧氣,一旁的手把也準備好,要開始最可怕的第二產程。

護士說:「醫師馬上下來了,妳要不要用力一下?」

我試著在痛的時候推一下,馬上痛到大叫。

這時我看到醫師穿著刷手服進來了,但轉頭東看西看,老爺呢?他不能進來嗎?

醫師這時又叫我再用力一下,我試著推了一下馬上爆淚,大哭著說:「幫我,我生不出來了!」

醫師好像就在等我這句話,摸了一下胎頭後說:「看來好像後繼無力了,沒關係,我們幫妳一下。」接著就看到他拿出吸盤來,接了上來。

接上吸盤後真的無敵痛,完全超過我忍耐的極限,於是我拼了命的要把小孩推出來。這時眼角餘光瞄到老爺終於被放行進來了,只是他是從我腳的地方走過來,也就是說他可是看到血淋淋的生產過程!

接上吸盤後我再推了一次,覺得便意非常的重,我覺得小孩好像有被推出來了一些,但護士卻突然叫我停住,正常呼吸,不要再推了!

我不解的對醫師說:「我覺得他好像卡住了?」

醫師說:「沒錯,他是在一半的地方,但現在不能拉出來,再等一下。」

大約不到一分鐘,痛感又來,我又再度大力推了兩下,這時我感覺到了,小孩真的被推出來了!

接著就聽到一旁的醫護人員大聲說:「恭喜!」接著就是報時出生時間。

聽到那個時間時我愣了一下,什麼?我從進到產台到生出來也不過十幾分鐘,也只推了三次就生了,這是傳說中的「三次俱樂部」嗎?

那我上一次在產台上生了一個多小時,生到想殺了醫生是怎麼回事?




DSC06222.jpg 

接著就聽到報數:「2860克!」

聽到數字後,我心情非常的安定,知道是個足月夠重的小寶寶。

本來我也想拍一張像荳荳一樣抱在我臉旁的照片,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家醫院的作法是把我上衣全部解開,把寶寶放到我的胸前,可能是要早期讓寶寶和我肌膚接觸吧。

但坦胸露背的照片就不能放上來啦.....

老爺在一旁看了小孩臉很久後,對我說:「我覺得長得像妳。」

真的嗎?





IMG_7360.jpg 

生產完後,我被推到恢復室過了一兩個小時,喝了碗護士端來的冷冷蛋包湯,再加上老爺十萬火急中還記得幫我準備的薑湯。

其實在待產時護士就一直問我要住哪個房型?說除了健保房外,單人房也都還有得選,當時根本沒心情想這些事的我,都是交給老爺處理,他選了最貴的單人房型。

在他選擇的當下,我並沒有什麼感覺,只覺得這樣好像要多貼不少錢,但生完後被推進病房時,覺得好險選了單人房,我才能好好的休息。




DSC06260.jpg

因為有點低體溫,柚柚在保溫箱待了幾個小時,終於被推來母嬰同室了。

一抱上身發現她就非常會吸奶,和那個早產的姊姊不一樣。

但非常會吸奶的下場就是....我第一天乳頭就破皮了,明明都還沒有乳汁分泌!!

裝肖維餵了個一兩天,乳汁一點都沒動靜,柚柚也完全沒尿尿,也沒解胎便。

但因為前一胎的經驗,我知道我不是沒奶,可能只是來的晚些,先別操之過急,就補些配方奶吧,別太壓迫自己。

喝完配方奶後,胎便就解了出來,我心情也覺得比較放鬆。

這時我才不管去你的母嬰親善絕不能餵配方奶,我之前在日本一開始也是有配方奶,最後還不是全母奶,這一胎我一定要奉行「有快樂的媽媽才有快樂的小孩」!




IMG_7358.jpg 

每次護士來巡房時,就會用力的擠我的奶,怎麼擠都擠不出,但我想說我都餵過一年半母奶的人了,會沒奶嗎?

果然,在生產完第三天,終於出現了黃黃的初乳。

哪怕只是用針筒收集的一點點,也是媽媽最珍貴的禮物。




DSC06261.jpg

可愛的小手手,這種被抓住的感覺好懷念!




DSC06252.jpg  

DSC06273.jpg 

還有小腳腳,和荳荳比起來,柚柚的腳型真的比較像我,只是腳好像比姊姊小了些。




DSC06274.jpg 

DSC06275.jpg 

手也是,覺得柚柚的手特別小,但頭又特別大,剛出生那幾天,手伸起來根本摸不到頭頂,小短手好可愛!

老爺說她這樣好像暴龍!!




DSC06285.jpg 

DSC06291.jpg 

爸爸又開始各種拍手手腳腳的照片了。




IMG_7362.jpg IMG_7363.jpg IMG_7364.jpg IMG_7365.jpg 

IMG_7366.jpg IMG_7368.jpg IMG_7385.jpg IMG_7405.jpg 

進病房後,護士問了一下,我們要不要訂月子餐?

當然,現在我肚子空了,整個人超餓,給我吃!!

於是就開始了每天被三餐還有兩次點心肥育的月子餐生活。



IMG_7360.jpg 

產後要住院三天,但這三天我完全處於崩潰狀態。

首先是媽媽正好被熱水燙傷在治療中,不能來照顧我。

老爺不知道發什麼神經,難道是之前在日本生產時我太堅強,以致於他覺得我都不需要照顧?

明明就有三天陪產假,卻完全沒請假,每天正常去學校上班,去開那些開了也沒結論的會,去看那些沒他看也不會死的門診,但放任低血壓剛生產完的老婆一個人在醫院。

人要下床非常辛苦,常常我都是把餐點放到冷掉了才有力氣爬下來吃。

偏偏剛生完小孩還有一堆手續要處理,加上小孩又有點狀況,人不舒服到極點的我,只能勉強撐著身體走去嬰兒室和醫生討論病情,然後手足無措的抱著小孩回病房大哭。

連護士來幫我巡房時都忍不住說:「妳怎麼沒有家人來照顧?」

是啊,我是住一人病房,如果都沒有人照顧我,如果我突然暈倒了又沒力氣按呼叫鈴,真的得等到下次有人巡房才會發現我快死了吧?

然後每天晚上,老爺都會帶荳荳來過夜,第一次看到妹妹的荳荳超興奮,一直要伸手去抓和抱妹妹,但我根本還不敢讓她碰,然後整晚荳荳就興奮的在沙發上跳來跳去,發出很吵的聲音,已經一夜陣痛沒睡的我,就這樣被吵了連續三個晚上又沒睡。

至於帶小鬼來亂的老爺呢?哼,他工作累,每天一來就直接睡死,荳荳在吵也是我這剛生產完的人在顧,無法休息的怨氣累積到最後一天直接大爆發,對著兩人大吼:「你們都不要再來醫院了!!」




IMG_7361.jpg

老爺烏龍事蹟這次還不只這樣,在懷孕時我們就和這間婦產科醫院的產後月子中心簽了約,但因為預產期很少是準的,所以雖然是簽約了,但生產時一定要馬上和月子中心聯絡,才能安排月子房。

結果老爺很白目的自以為反正我們就進來生了,人家理所當然知道我們生產了(月子中心和產房誰和你說是連線的?),所以雖然我十萬火急叫他把合約書帶來醫院,但他帶是帶來了,卻沒去和月子中心聯絡,一直到我要出院那天,才發現根本還沒幫我排房間。

而那幾天正好遇上生產大旺日,我要的房型早就被搶光了,於是我只能在病房直接加個消毒鍋什麼的,就暫時轉為產休病房。

這一停留,就又停留了五天,那五天我人憂鬱的不得了,又一堆人說要來拜訪我,我真的忍受不了,一一拒絕,完全沒休息到的產婦,心情是極惡劣的。


  

 

IMG_7396.jpg 

過了幾天,終於被排到月子房。

一進月子房我心情就大好,這才是人住的地方啊!




IMG_7398.jpg

有超好睡的大雙人床,這才能好好睡的舒服啊。(床真的無敵好睡,好想偷問他們是買哪一牌的?)




IMG_7397.jpg 

有沙發,餵奶看電視掛腳都舒服!



IMG_7400.jpg

電視和音響,我想住月子中心這幾天,是我這三年電視看最多的一段時間吧。

反正擠奶吃飯,都在看電視。

本來還帶了些書想說在月子中心時可以看的,但根本是自己想太多,雖然月子中心有很多人幫忙,但照顧小孩什麼的還是自己的工作,擠奶餵奶加上破奶,還是都免不了,月子期間還是很累很累!



 

IMG_7399.jpg 

有單獨的檯子可以放奶餅消毒鍋和熱水瓶,終於可以還我一個乾淨的書桌,偶爾要上網寫個東西什麼的,才有空間。



  

IMG_7401.jpg 

乾濕分離的浴室和免治馬桶,這真的超重要!!!

終於不用每天在那研究到底要先吃飯還是先洗澡,因為原本病房是沒有乾濕分離的,洗完澡地板就濕濕的,吃完飯要再刷牙就很不方便。

加上每天都有清掃人員來打掃,整個環境非常乾淨整齊,我覺得比自己家還乾淨,自己家還沒這麼勤勞在整理呢。




IMG_7402.jpg   

哦,覺得牆上這鐘好可愛,其實每個房間好像都有不太一樣的風格,有次無意間瞄到隔壁退房的,是Hello Kitty房耶!


 

IMG_7365.jpg IMG_7405.jpg IMG_7410.jpg IMG_7425.jpg 

IMG_7450.jpg IMG_7455.jpg IMG_7459.jpg IMG_7478.jpg    

三餐什麼都有啦,不算吃的很補,但就菜菜肉肉都有,只是我覺得吃的有點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後來我就塞奶了.....

下午會有一個點心,是雞湯或魚湯,但我到後來常常只有喝湯,料就扔給別人吃了。

最愛的是晚上八點的點心,都是一份好吃的甜點,不太重覆,幾乎十幾天一輪吧,每樣都好吃的不得了,而且產後怎麼會這麼愛吃甜啊?吃完甜點都覺得很幸福。

不過可能就是這一碗甜點,讓我在月子中心都瘦不下來....

這次懷孕到生產總共胖了12公斤,生完柚柚到出院,竟然只少了2公斤,小孩子2.86公斤加上羊水,這個數學算式怎麼算怎麼不對啊!!

最後到離開月子中心時,距離生產體重總共只少了4公斤,還是胖的不得了。

幸好回到家裡正常吃之後,已經少了7公斤了,還有5公斤要努力。(現在時間是產後一個半月)




IMG_7422.jpg      

產後的腰很痠,媽媽幫我準備的中藥裡,就有這個杜仲,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效,這次我沒綁骨盆,在月子中心時腰很痠,但月子坐完後回家時,就覺得還好了。

只是荳荳一直問我:「媽咪為什麼要吃狗骨頭?」


 

  

IMG_7463.jpg 

小小柚子和發福爸。

家中好久沒這麼小的小baby了,每天晚上我們兩個人都會一直看著小baby一直聞,覺得好香好可愛。

都忘了小baby這麼好玩了。




DSC06368.jpg 
阿罵傷勢較好後,也來月子中心幫忙一起照顧柚柚。

雖然說在月子中心可以把小孩都扔給嬰兒室,但因為我們大家都想和她玩,而且也捨不得她在嬰兒室都被綁成木乃伊樣。

好像台灣喜歡這樣包裏小嬰兒?雖然好抱,手也不會亂抓臉,但總覺得手腳都不能動,對感覺統合不好,所以我們喜歡把她留著母嬰同房,把手手腳腳放出來透氣。

加上嬰兒室24小時電燈都亮著,總覺得這樣小孩都沒有白天晚上之分,對規律的建立好像不太好?

照片中是喝完奶的柚柚出現投降狀!

但明明該投降的是我們這些大人吧!



  

IMG_0008.jpg 

很快的,柚柚就滿月了,拿出緊急去買的黏士組合,蓋上柚柚的手手腳腳。

和荳荳相比,柚柚的手腳真的很小,總覺得她長大會是那種四肢簡單不太會運動(就像我)的小朋友,和姊姊那個土雞野孩子是不一樣的。



      

IMG_0022.jpg 

兩姊妹合照。

荳荳,妳等這個妹妹等了好多年......



IMG_0023.jpg 

當然很想抱妹妹。




dooo097.jpg 

其實打從在月子中心時,就很想把這篇文章完成,但後來遇上了很多事,身心都不舒服,直到現在,才能好好的把事情說完。

首先是開始餵奶的頭兩三週,這個柚柚和姊姊一個樣,都是上天派來折磨我的乳房的。

足月的柚柚,比起姊姊,在第一天時明顯嘴巴的吸吮力比較好,但一樣嘴巴很小,含不滿整個乳暈,於是我又被搞到乳頭都是傷。

根據巡房的護士說,我的乳房受傷程度是所有媽媽裡最嚴重的,一開始他們只有一直和我說:「會受傷就是含乳不正確哦。」

但每個人來看過後,又覺得柚柚其實含的很好,到底為什麼受傷,最後他們只歸咎是我的乳頭皮膚太薄太敏感,所以才會受傷這麼嚴重。




dooo098.jpg 

好不容易比較不受傷了,又出現另一件慘案,就是右邊的乳暈出現一個硬塊。

上一胎餵荳荳母奶時,我左邊的乳房也是出現一個硬塊,不會痛,怎麼按摩也不會消失,最後是停奶後才消失的。

所以這次一開始出現硬塊時我也不以為意,以為又是一樣的事,但沒想到這個硬塊大的許多,而且摸了會痛,因為人是在婦產科附設的月子中心坐月子,所以馬上就去看了醫生。

醫生說是乳管阻塞,要我給寶寶吸、熱敷還有按摩。

但因為寶寶那時一吸就受傷,所以我只能靠手擠奶和手動擠奶器,但不知為何,護士們一直叫我不要用擠奶器,只要手擠奶,於是我也乖乖的手擠奶,然後利用洗熱水澡的時候推硬塊,沒想到兩天就發生更大的慘劇,我那個硬塊變成不碰他也會痛,連吃止痛藥也止不了痛,於是我又再去看了一次醫生。

我一直強調非常痛這事,但醫生看了看,覺得還是只是阻塞,因為我沒有發燒,乳房看來也沒有紅腫,所以不是乳腺炎。

但過了兩天後,那個痛感更強,我痛到吃不下飯,但為了吃止痛藥,不得不草草扒個兩口飯,勉強讓自己能夠吃藥止痛。

這次我又再看了一次醫生,醫生一看到我的乳房大驚,因為已經紅腫,被斷定是乳腺炎,於是又加開了抗生素給我吃。

就在這時,我月子也差不多結束了,正好在看完診後一天要離開月子中心,但離開的那天早上,我的乳房痛到令我抓狂,擠奶時一定要冷敷,不然痛到不能擠,我也和護士一直說這個狀況,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們一直量我的體溫是正常的,就覺得我應該還好,要我再觀察,也先不用回診,於是我就這麼離開了月子中心。

離開的那天是星期六,星期日老爺去高雄演講,但這兩天我的乳腺炎正嚴重,痛到無法摸,連內衣都穿不住,只能在房間赤裸著上半身,然後還要照顧小的,我真的太痛苦了,顧不得到底失不失禮,我請求婆家讓我媽留下來一起住著,幫忙照顧柚柚和我,不然我根本沒力氣顧好兩個人。

六日那兩天,我的乳房痛到一秒鐘都無法入睡,整個又紅又腫,只能一直冷敷,敷一下才能擠奶,但其實在冷敷的狀況下,右邊已經擠不出什麼奶了,但就是那10cc不擠也不行,因為還是會漲到痛翻天。

老爺幫我買了一個冷敷墊,這又是另一個慘案的開始,因為我的奶太燙,冷敷墊敷一下就熱了,所以老爺教我媽用個碗裝冷塊放這個冷敷墊,然後交替著幫我的奶冷敷。

就是這個無意間的舉動害死了我,這一下就變成冰敷而不是冷敷了。

我人很虛弱的在床上曬奶,我媽很悉心的照顧我,照著老爺的指示,不停的幫我的奶冰敷,而敷的涼涼的,我也才比較舒服一點,可以小小睡個十分鐘左右。

結果一天下來,我的乳頭被我媽敷到凍。傷。了!!

God,乳腺炎都已經夠痛了,皮膚還被搞成像燒燙傷一樣,是還能不能更慘?

我一直哭一直哭,不知道該怎麼辦,醫生開的藥我都乖乖吃,擠奶我也乖乖擠,那我還能怎麼辦?

後來媽媽問她在幫人當月婆的朋友,她說:「不要再找婦產科醫生看了,改去找乳房外科醫師看。」

我們這才上網趕快查,本以為一定要跑高雄了,沒想到屏基就有很好的乳房外科醫師,趕忙星期一一早就去掛外科門診。

因為婆婆一早就去幫我拿掛號的號碼牌,所以我很順利的掛到第四號,但光是等待那個十幾分鐘,我就痛到想在地上打滾,初診時量血壓體溫雖然正常,但心跳快到120下。廢話,我很痛,心跳當然很快。

醫生看了一下我的乳房後,馬上拿出針來,說我有乳汁堆積要抽出來,且要作培養(後來結果出來,果然是有細菌感染),所以抽出來的東西真的可以說是膿。

一抽完之後,我的心跳立刻掉回100下,人也變得可以呼吸,差超多的。

之後醫生開了別種抗生素和止痛藥,也安排了一週後的乳房超音波回診。

但可惜這個快活感,只維持了半天,我又再度痛到極點。三天後終於等到這個醫師的門診,再度衝去,想再抽一下膿。

醫生看我這個樣子,馬上幫我掃了超音波,然後說:「我看我還是直接把乳房劃開引流好了,不然妳這個不會好。」

就這樣,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況下,我就被上了局部麻醉藥、劃了一刀,然後痛得死去活來的把膿擠出來,還塞了個引流的紗布在裡面,之後天天都要回診換藥。

那天正好是結婚十週年紀念日, 十週年紀念日的夜晚在乳房引流中渡過,具有某種代表意義?

但引流完後,我終於從痛的要死,比生小孩還要痛的地獄,勉強回到人間,至少能睡覺了......

引流到現在一個多星期了,本以為一切就到此為止,接著就等乳腺炎痊癒了,事情總算從谷底開始往上爬。

目前左邊的那個奶量,還很爭氣的夠全母奶還有剩,但幾次的回診後,醫生也很憂心的對我說:「妳這個乳腺炎差不多好了,但一直都會流乳汁出來,這樣傷口不會好....也許要考慮退奶了。」

退奶?退奶?我辛苦到現在竟然要退奶?而且我從來沒有輕忽我的乳腺問題,一有硬塊就趕快就診,怎麼還是被搞到要退奶?

因為柚柚有點狀況,我真的很想餵她喝母奶,所以退奶這個決定我一直無法下定決心。

和老爺討論過,不然再換藥撐一陣子看看吧,之前一個星期都是去醫院換,覺得只要不是主治醫師換藥的那幾次,都只是把紗布換一換就結束了,不像主治醫師會幫我清一下傷口裡的爛組織。這一週我們改成自己在家換藥,老爺會幫我清一下爛掉的組織,他覺得這樣應該對傷口癒合會有幫助,不然我們就再努力一陣子看看吧。

尤其聽到同學乳腺炎是奮戰了一個多月才結束,我們是不是還可以再撐撐看?最苦的、奶痛到想撞牆的日子都過了,也許換藥的痛苦還可以再撐一下吧?

其實改餵配方奶我也輕鬆沒錯,晚上不擠奶可以睡過夜,要參加研討會什麼的,也不用找地方擠奶,之後出國開會跑跳也方便,但想餵柚柚母奶的那個心理就是讓我還跨不過去,到底該怎麼作才好?我現在還沒有答案.......




IMG_7473.jpg

我遇上的考驗還不只自己身體上的痛苦.....

一出生時,就發現柚柚臉上有port wine stain這樣的大片胎記斑,本以為這就是一般胎記,之後就會消了,但小兒科醫師說她長的位子連到頭上,要我們轉小兒神經科和眼科再作檢查,雖然機率很低,但擔心還有別的病變。

聯絡上了認識的小兒科醫師,在滿月出院後去了趟長庚作了進一步的檢查 ,結果柚柚被確診有Sturge-Weber syndrome,是一顱內血管先天性的病變,非家族遺傳性,在產前檢查也檢查不出來。我們又遇上了機率低的那一邊。

醫生給了我們很多的數據和比例,但一再提醒我們,individual difference很重要,所以她會不會真如數字上變這麼糟,都還言之過早...

不過在還沒發病前,她都是個十足十正常的孩子,非常愛笑且可愛。

聽到這樣的結果,哭是免不了的,大哭了幾天,看到柚柚就哭,擠奶也哭,睡覺睡一睡也會哭醒...

怎麼辦?柚柚這樣怎麼辦?

醫生要我們等待,等待發病,發病時就是帶她衝急診室。

但我們不願意,我們希望能再多作一些,盡可能的延緩她發病,最好是能夠不要發病。


尤其一開始臉上那個胎記,讓我們很不想拿照片給別人看,我們還是覺得她很可愛,但我們無法預期別人的反應,「啊你是不是懷孕吃了什麼小孩變這樣?」「是不是動了胎氣小孩才會生這種病?」「你一定是工作太累了把小孩搞成這樣...」

特別是鄉下地方機車賤嘴的人超多,說的那些話,常常都會深深的刺痛我們。

這明明就不是什麼成因清楚的病,也不是遺傳來的,檢查又檢查不出來,要我們怎麼預防?誰希望自己小孩受這種苦?

但是考慮了許久,我們決定還是要把柚柚的狀況說出來讓身邊的同事學生們知道,因為自己躲起來哭,誰也幫不了我們。

而且這就是她的樣子,躲起來也改變不了什麼。

有次大哭時,我忍不住對老爺抱怨:「為什麼我從來屏東工作後,所有的事情都不順?工作累成這樣,還常遇上鳥事,不作事的愛擺爛的永遠可以兩手一攤不作事,薪水還領的比我們高。更惡劣的同事還會去放話中傷我們。不論你怎麼為學生想,總是會有一群學生就在那邊作對然後找洞鑽投機取巧,教到都快沒熱情了。然後只是為了要生一個小孩,先是流產接著又遇上這麼多事,我這幾年到底是在過什麼生活?這樣努力到底有什麼價值?」

老爺默默的嘆口氣說:「是啊,我們好像都在為別人過生活,沒有為自己過,妳看有們多久沒寫部落格了?雖然寫寫部落格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但代表我們覺得自己的生活還有事情值得紀錄,都不寫,就代表自己也放棄紀錄自己的快樂了。」

於是想了想,我還是再開始寫些東西吧,不為別人,為的是幫自己紀錄一些事,哪怕是小確幸也好(雖然這字眼很討厭),但至少是自己的生活紀錄,多花一點時間給自己和家人吧。

也許老天爺要透過柚柚告訴我們,是該時候把心力多放一些在家人身上,而不只是一股腦的往工作衝吧.....

至於柚柚,我當然還是很擔心她,但老爺很樂天的覺得,她會是一個很棒的小孩,我們不用擔心她,她是上天送來的小天使,她會表現的讓大家都刮目相看的。

我也只能祈禱......




忍不住自己都會想回味上一次的生產經驗:

直接上戰場!沒有懷孕第十個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搖擺狗 的頭像
搖擺狗

搖擺狗部落格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