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009.jpg

不知不覺,我的孕程已經走完三分之一了,12~15週是懷孕四個月,現在竟然就這樣堂堂的邁入第五個月。

說不知不覺,實在是自欺欺人,因為明明這幾個月來,害喜狀況一直困擾著我,是直到14週快結束的某一天,這些狀況才奇蹟式的突然消失,而這個痛苦期整整有兩個月。

為什麼我會記這麼清楚?因為我每天都在Numbers(現在改用mac,不然以前都是用excel)記錄體重、運動量、飲食之類的生理狀況,當然懷孕之後,每天的狀況我也都會記下去,以後要和荳荳討債,就可以有憑有據的告訴他,你當年是讓你娘不舒服多久,精準位數到天,免得年代久遠後,又忘了到底發生什麼事。

媽媽在電話裡總會問我有沒有好一點,然後我總是難過的說:「沒有,妳以前到底是不舒服到什麼時候?」

「沒有啊,我以前都很好啊,沒有在害喜的啊。」媽媽也總是這麼得意的回答我。

「天啊,那我到什麼時候才會比較好?」這種看不到出口的感覺真不妙。

「唉喲,妳一定有比較好的啦,我都有幫妳禱告。」我媽很虔誠的說給我聽。

「沒有啊,我真的還是不舒服。」

「不可能,我明明有幫妳禱告,妳『一定』有比較好!」我媽超堅持。

不過這種瓜熟蒂落順其自然的東西,哪是嘴巴上說一定會比較好就會比較好的?這種事,誰也使不上力的。

 

 

 

 

dodo05.jpg

12週在產檢上有個重要的意義,就是終於可以開始使用區役所給的產檢補助券,而且還有一個初期的血液檢查,包括肝炎性病之類的,要花上個兩、三萬日幣。

不過作完這個檢查之後,我在婦產科總算被當個孕婦看了,之前醫師的態度總有點「這時候流產機率很高哦」的感覺在,加上是大醫院,每次都要等個兩小時,進去作作很不舒服的內診超音波,穿上褲子後,和醫生說話的時候不到兩分鐘,知道寶寶很健康,拿張超音波就打道回府了。

 

 

 

dodo20101006.jpg

這一次我又換約了不同時段,因為學校有會議的關係,我約在早上門診的11點鐘。

早早就去報到的我們,足足等到下午3點才看到門診。而這期間正好是害喜階段很嚴重的時候,只要餓到就不舒服。可是這間醫院不是像台灣那種有門診號的,都是一大群人坐在候診室,等看護士出來叫名字。

所以我雖然很想溜去吃飯,但離開了一下後,有沒有叫到我的號碼根本不知道,不像台灣有沒有過號看燈號就知道。

就這樣一直等一直等,已經整個人都快虛脫不行了,才被叫進去,本來以為是第12週了,想說應該不必再作內診超音波了吧,沒想到小姐一出來還是叫把我帶進內診室,只好乖乖脫下褲子讓醫生作檢查。(我怎麼覺得日本的產檢好像內診作特別多啊?)

我可以感覺到這個醫師非常趕,他很快速的掃了一下超音波,告訴我一聲「一切正常」,也沒掀開簾子讓我看看超音波的螢幕,就結束了。

之後我趕忙穿戴整齊,一出內診室就馬上被叫去診間,醫生丟了張很模糊的超音波照片後,什麼也沒多解釋就結束了。結束後我們才站起身,他也火速的離開診間,看來我是他今天早上最後一個病例。

當然等了這麼久,加上沒吃中飯,心情已經很不好,又覺得醫師都沒對我作一些解釋,感覺自然不是太舒服。

其實我想醫師也是從早上就一刻不停的看診,到下午三點還沒吃飯才看完早上的門診,而之後,我猜想他可能草草吃個飯團,甚至只能喝杯咖啡吃個巧克力,又有開不完的手術、會議、研究。

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我們也在教學醫院工作,非常能體會他們這些醫師的辛勞和無奈。只要是在臨床工作上,不論以前在台灣,或是現在在日本,一整天不能好好吃飯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一天工作13個小時以上也只不過是日常生活。

主人也許覺得只和我們說到三分鐘的話,但事實上我們是從早到晚都沒有停下來過,每一次會議都會打瞌睡,因為真的都是累到極致了。

想到自己的生活,我就完完全全可以體會這個醫師看到我們的時候臉上那種疲憊,請多保重啊。

因為這一張照片上什麼資訊都沒,也沒量寶寶的長度,所以老爺超不滿意的,回到學校拿出之前的超音波照片,用比例尺換算了一下,硬是算出他的寶寶現在約是七公分大,這才心滿意足的把照片好好收下。

 

 

 

dH087.jpg

害喜症狀一消失後不到幾天,我們馬上殺去迪士尼樂園玩,兩人開開心心的享受了歡樂的萬聖節。但才一回來兩天,馬上兩人就大吵。

之前才大大稱讚過老爺貼心會幫我準備吃的,才作不到兩個星期就現出原型,不說說老公的壞話,人妻難消心頭恨。

因為懷孕後,學校輪到我掃狗舍就全部丟給他作,這個太重勞力,狗又很會衝撞,如果硬著頭皮掃下去,我看會很容易流產。屎尿齊發的味道也一定會讓好鼻師孕婦當場吐到昏倒。

而且我也沒辦法站進廚房,連削下來的水果皮的味道都會讓我覺得噁心,每天都在乾嘔中,所以很多家事幾乎全部交給老爺一個人作。

雖然以前我們就是一起分擔家事,他作的也不少,但是我懷孕後他的工作量還是有再增加一點,本以為他很體貼會諒解我的不舒服和不得已,沒想到他竟然整天擺臭臉給我看。

所以打從懷孕開始,我幾乎天天都在和他說「對不起」,因為只要我很不舒服人掛在椅子上休息,看著他忙進忙出又給我一張臭死人的臉,我都會覺得「因為我懷孕所以讓他很辛苦」,明明我也是辛苦的那個人,但是我就只能一直和他道歉。道歉的次數可能比我這一輩子和人說過的對不起還多。

可是他大老爺的臭臉只有越結越嚴重,和他很認真的溝通過幾次,可是完全沒改變。

最後的爆發點是我好不容易過了初期害喜最嚴重的時候,開始可以正常一點吃飯,在超市想買隻魚煮來吃,比較健康營養些,老爺大人竟然因為自己身上錢帶不夠,就在超市裡當著一堆外人的面對我大吼大叫,說沒錢買什麼魚!

我忍住眼淚,把那隻台幣不過200塊的魚放回去,轉身就回家去了,但是在路上眼淚還是不停的掉。

錢帶不夠是多了不起的事?可以好好的和我說,我身上也有帶錢可以用,真的都不夠,那就今天不要買就好了。不過就是一條魚,我們家還沒有到吃不起魚的地步,真的吃不起就吃不起,放回去就好了,何必要為了這種事在公眾場合對我大吼大叫,引來一旁日本人的側目?

我可以體諒他的辛勞,但是我也期待作先生的也要能理解太太懷孕時種種的不舒服,這不是自找的、不是想像的,是不得已的。互相諒解幫助不是一個家該給彼此的力量和支援嗎?

回家後兩人為了這件事大吵,當然一吵起來就什麼舊帳都翻出來了,包括為什麼整天對我臭臉,我懷孕到底作錯什麼事,應該這樣被處罰?

老爺希望我和他一起當獸醫,我就把教得好好的學生收掉一半來去醫院上班。

老爺想出國念書,我就陪君子練劍,一起考。

老爺說上班沒時間準備考試,我也很能諒解讓他辭掉工作,家裡就吃之前的存款和我的薪水,每天我從醫院下了班教完琴,還拿出高中課本K起獎學金考試。

老爺說很想很想生個寶寶,我也不顧自己的書念不念得完,在途中就毅然決然來懷個寶寶。

每天噁心的再嚴重,只要還能走得出門,就要撐著身體去學校跟診作實驗,一邊作內視鏡一邊嘔,嘔完再作。病理切片一口氣切不完,就每次切一個,切一整天切完。染色劑聞得我頭會暈,就戴上大口罩去實驗室作事。

我懷孕也是會不舒服,也是努力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為什麼死男人不能理解老婆真的很辛苦?

家是兩個人建立的,作這些事當然也不是要邀功或是有什麼怨言,只是覺得兩人應該一起面對,小孩也是兩個人的,又不是我執意想要的,憑什麼我就該被臭臉對待?

一個家要建立很難,要撕裂真的太簡單。

經過一個晚上大哭,哭到肚子都痛起來,在心裡把他殺千刀之後,一個星期都不想和他說話,在噗浪上找學妹看能不能自己一個人出去玩一玩散散心,結果天氣不好,又要準備搬家,加上自己實驗進度真的太慢了,最後哪裡也沒去成。

 

 

 

dodo20101028.jpg

爭吵之中就到了第14週的產檢。

過了12週,到產科的檢查就變得很固定化,自己要先去送尿檢、量體重血壓,把資料寫一寫丟到看護士那,之後看診的流程就快多了。

 

這次沒有被帶進內診室,而是直接在診間作腹部超音波,所以爸爸也可以在一旁。而老爺終於可以看到活生生的小朋友出現在螢幕上了,而不是只是拿到一張黑白超音波照後一直碎念為什麼都不能看到他寶寶。

這照片很模糊,但是實際上在螢幕上看很清楚,已經可以看到一個大頭、胃袋和膀胱、手手腳腳等等構造,而且還會看到小朋友動來動去,伸手揮來揮去一付覺得很吵的感覺。

兩個人明明還在吵架中,但是看到寶寶在那裡動來動去,兩人都好開心,吵架的違和感好像也就淡去很多,離開醫院的時候似乎也忘了我們在吵架,比手劃腳的聊起剛剛看到寶寶在怎麼動。

這次的醫師非常斯文客氣,也作了很多解釋,是這麼多次的產檢中感覺最舒服的一次。

在掃超音波的時候,看到手揮來揮去的小寶寶,老爺還很天真的對著螢幕揮手和寶寶打招呼...........真不知道該說他什麼?

這個準爸爸的怪行為還真的很多,回家之後對著照片研究了很久後說:「妳看,今天明明是第14週6天,可是荳荳用頭圍算出來的天數是14週5天,這樣不行,我們家小孩子太小了,妳一定吃得不營養!」

這位先生,差一天是沒差的,OK?(而且你不讓我買魚,是要我吃多營養?)

 

 

 

P1110735.jpg

媽媽整天都在電話裡問我的肚子到底大起來了沒?看了我去迪士尼的照片也說好像還看不到肚子,覺得在輕井澤那時肚子好像還比較大。(其實去輕井澤的時候,肚子根本沒有大,是穿了不合身的孕婦褲,看來很胖罷了!)

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我的肚子到底多大,就把照片放上來吧。

這是四個月大,14週左右時的肚子,穿著褲子看來就像是吃太飽,不然就是宿便太多的感覺。

 

 

 

P1110734.jpg

很害羞的把褲頭拉下來,肚子真的是比以前大而渾圓了不少。

而且之前常常因為肚子脹氣而看來很大,這時開始已經不是脹氣,而是真的變大了。

我一直覺得小荳荳一定是有先看過教科書才來投胎,他的每一個發展都十分學理化,先是很想吐很想吐,想吐到虛弱沒力動,走一步都會乾嘔,然後這感覺慢慢比較淡去後,11週左右是開始肚子大脹氣,吃什麼東西都會脹氣,到第14週過後才變舒服。

 

 

 

wanted1.jpg

這是吃飽太閒的人作出來的東西.......主角是肚子裡的小寶寶。

這比例尺有問題吧,我的腿只有50公分?太誇張吧。

 

 

 

 

直到16週前的懷孕記錄:


體重比懷孕前胖0.8公斤左右,好像沒有變太多,主要是肚子真的大起來了。

 

營養補充一知道懷孕後就開始吃葉酸,大約吃到14週時吃完了,就換吃綜合維他命「盼納補」+魚油+鈣片。

 

害喜症況:每天想吐的感覺是到第14週3天的時候正式結束,是嘎然而止的就結束了,而不是慢慢的變化,非常神奇,突然間就回到正常的自己,好開心。

最不舒服的部分應該還是刷牙的時候,之前嚴重的時候,光是想到刷牙就想哭,一邊刷一邊噁,會吐出一堆水。現在刷牙還是會噁心,也還是會吐水,但已經好太多了。

 

身體變化:皮膚狀況很正常,因為天氣變冷變乾燥,現在很認真的擦身體乳液,只是沒有用所謂的妊娠霜,就不知道有沒有差異了。

體重沒有變化太多,但是覺得體力有差一點點,走路容易喘,但我還是會盡量多走路多爬樓梯。話雖這麼說,在迪士尼從早上八點玩到十點,還是都沒有問題的!

明明才過初期,胸部真的又猛猛的大了一個cup,之前初期一口氣買的孕婦內衣,買來時還嫌大,這時竟然是剛剛好還可以塞得滿滿的!

 

三餐:初期噁心的時候,真的不知道吃什麼好,吃平常吃的納豆飯覺得味道很怪,喝牛奶想吐,吃稀飯更想吐,麵包也不想吃,最後發現竟然在早上吃牛排最舒服,不會反胃,整天精神又好。

中午晚上則是主要依靠學校食堂,吃飯、菜和水果。不過在吃完都還是一定會大脹氣,越晚越嚴重,只有早上那一餐最舒服。

 

睡眠作息:儘量早睡早起,但常常還是會摸到太晚去學校。大約都是從11點睡到7點,半夜幾乎是一定會起來上廁所,上完之後有時睡得著,有時就眼睛睜睜的到天亮,然後太陽出來了又好想睡。

在最嚴重的害喜期到14週症狀消失之前,有一段時間每天都有我自稱他為「快樂時光」的時候,我會和其他學生說是「Happy hour」,大約是早上起來到晚上四點多,雖然想吐但還可以作事,要寫論文要作實驗要跟診都只能趁這個時候。

一到了四點多,全身就開始不舒服,脹氣脹到肚皮圓滾又空洞,想吐到不行,只能快快收收手上的事情滾回家去,這一陣子最愛的是晚上回家煮水餃吃,吃完還是會脹氣,就掛在躺椅上休息,然後準備洗澡睡覺。

因為每天只能朝九晚五工作,好像公務人員,而且還是那種四點多就等著收好東西等蓋指紋下班的超混鬼,所以我一直覺得肚中的小人也和他媽一樣,有偷懶混日子的傾向。

 

穿著:最想吐的那個時期,身型是沒什麼變化,但是如果穿原本的褲子會覺得很壓迫,所以我很早就換穿孕婦內衣褲和孕婦褲,雖然鬆一點但比較舒服。

之前從台灣帶了幾件孕婦褲來,結果我忘了我來日本後瘦了七公斤,衣服早就不合身了,而且剪裁也很爛還貴的要死(每件都要台幣2500,是孕婦錢好賺嗎?),每條孕婦褲都像布袋一樣掛在身上,就是這樣我媽才會覺得我去輕井澤的照片看來肚子大,那是衣服不好。

後來我去MUJI買了幾條孕婦褲,剪裁不錯,一條褲子打完折大約日幣4500,上面蓋上長版上衣,看起來就和一般的牛仔褲沒什麼兩樣,不會讓人想到是孕婦。所以我現在就是天天穿這些孕婦褲,上面就穿自己之前的長版上衣,看來和平時沒什麼不一樣。

 

 

 

 

題外話:

有天我媽在電話裡問我:「妳的肚子會動了嗎?什麼時候可以感覺到會動?」

「奇怪,妳不是生過嗎?怎麼會是妳問我,應該是我問妳吧。」我很不解的回到,因為我也不知道。

「我哪記得,這麼久的事了。」

「而且我問妳有沒有害喜什麼的,妳什麼都說不出來,只說妳懷孕的時候很想喝牛肉湯。」這是我娘唯一告訴我的懷孕記憶。

「對啊,而且還只喝得起牛肉湯,吃不起牛肉麵,想了好久,才『殘殘』給他走進店裡點一碗來吃,最後喝得乾乾淨淨。」我娘又再說了一次一樣的話。

「人家我婆婆都記得哪一胎有吐哪一胎沒吐,妳怎麼都不知道自己有沒有不舒服啊?」我婆婆的好記憶和我媽的超級健忘真的是兩大對比。

「啊那不公平啊,她生了五個,每生一次就加深一次記憶,我才生一個哪記得那麼多?」我媽永遠都有說不完的歪理,這一點和老爺倒是一拍即合。

「還有,我們家那麼愛拍照,以前照片好多,為什麼一張妳懷孕時期的照片都沒有?妳連自己有沒有穿過孕婦裝都說不出來。厚~妳不是我親生的媽媽啦,我要去找我親生的媽媽。」誰叫小時候我媽讓我看小蜜蜂這一片卡通,整天都看小蜜蜂在找媽媽,我媽也從小就說我不是她親生的,於是這個找親生媽媽的對話戲碼一直不停的在我家上演。

「哦,妳不要這樣啦,要知道『養的大過天啊』,都養妳三十年了,還計較這個....」我媽永遠都是這種回答。

「好啦,不和妳說了啦,每次都說一樣的話。」

「我也不和妳說了啦,快把電話給我的乖孫寶寶,我要和他說話,叫他給阿嫲中樂透。」我媽開心的說著。

「.........妳不要把他當許願池啦.....」

 

 

看來這種無厘頭對話,在我們家還是會持續上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搖擺狗 的頭像
搖擺狗

搖擺狗部落格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