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565.jpg

回國後工作了一年多,我終於可以好好在部落格上寫自己的工作了。

其實知道的人也不少(廢話,親朋好友當然知道),在回國前我們就開始努力求職,當時心中什麼也沒多想,反正哪裡有缺就往哪裡去,不過當時最想應徵的就是現在這個工作,回學校當臨床老師。

很多人以為博士畢業理所當然就應該回學校當老師,老爺鄉下家的親友們甚至覺得只要和校長打個招呼,哪個學校都隨你去。

沒,那個博士很稀奇的黃金年代已經過去,現在應徵一個缺來個幾十個洋博士外加著作等身的傢伙都不意外。當然在應徵之前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只是有圈內人告訴我們這個學校有缺,我們就來應徵了,根本連這學校長怎樣都不知道。

雖然學校同時應徵兩個缺,但我們這個專長領域的只需要一個,經過一番激戰,從資料審到面試到外審,非常囉嗦這輩子經歷過一次就不想再來第二次的三級三審,我們學校還來到了最後一關,一級主管面試。

到最後這一關時,我和老爺是自己人打自己人,就我們兩個爭一個缺。那時我們兩個都在拼,誰是第二名就可以在家裡給人包養了。

可惜老天沒接受我的訂單,最後發生了很稀有的莫名奇妙神蹟,增額錄取,我們兩人上榜了,於是乎我們又開始了每天一起開車上班一起工作的日子。

屏東生活對我這個台北小孩東京留學的傢伙來說,有十萬個不適應,我討厭開車,但鄉下地方沒車等於沒腳。我討厭大太陽,但嘿~這可是屏東耶!!太陽之城。

 

 

 

 

IMG_4566.jpg

(福醬你過的真的很爽....)

這一年的生活我實在不想去回憶,每天,是的,每天...這個每天代表的是週一到週五、週六週日、連過年都沒有下班過,我過年也沒時間回娘家,通通都在忙學校的事。

一整年,這是整整一年,我幾乎每天只能睡四到五個小時,因為我們的工作叫作「責任制」,不打卡上下班,沒有加班費,沒有超鐘點,沒有考績獎金,沒有國民旅遊卡,沒有年假,工作就是作到完為止。

沒作過這工作之前真的很難想像,大學的老師怎麼可能忙成這樣?不是應該一週上沒幾堂課領個高薪嗎?(這應該是大部分人的想法)

但事實是,我每天到學校,平均每小時要接五通電話,有系辦打來問我事情的,有廠商要來介紹產品的,有學生要來問事情的,有別的學校老師要來討論事情的,然後臨床老師要看診,醫院的事一旦跨足了進去,就沒有停的一天,永遠有新麻煩,永遠有新挑戰,但這些都不計算在我的授課鐘點裡,等於是作兩人份的工作,領一份薪水。

哦,我就更別說現在的工作薪水是出國前的六折,只能說真的要對教育是很有愛的人,才能讓自己撐下去。

至於大家覺得最基本的上課備課,我只能留待回家後,把小孩搞定了,再開電腦開始。

有人說,新老師課本來就不可能上的好,隨便備備就好。有人說啊你不是本科畢業的,上課還用備課哦?那是程度不好吧。....你以為不準備就能上課,不準備就會有精美的投影片,不準備上課就能精彩嗎?

別人我不知道,但要我在台上說我不懂的東西,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偏偏新老師又常常被安排一些自己不熟的課,只能硬著頭皮上,半夜K書再上,我敢說,學生都沒有我認真。

然後新老師人家看你很有鬥志很認真作事,就會無止盡的把事扔過來。

這一年來,我去泰國出過三次差,接待過至少五次國外來的外賓,說英文的說日文的我都會被推上去,還把母校偷呆的老師邀來兩次,連合作備忘錄都談定快簽成了。再加上和其他學校老師的合作,當過演講翻譯,主辦演講,當過講者,還要指導學生的研究,寫國科會計劃,教育部計劃......

然後到職第一天打開我的辦公室整個傻眼,靠,這是個廢墟來著,還是個有很多垃圾的廢墟。整修的錢,抱歉沒有,請自己想辦法請計劃去掙錢來整修,有多少錢就整修多少。

所以一年過去了,我的辦公室還沒完全整理完畢,和老爺兩個人先共用一間很小的辦公室,我的桌子還是去電腦教室找到多餘的桌子搬來用的。

哦,我有說到嗎,實驗室要採買任何設備,訪價招標開標報帳,這通通是老師的工作。連個助理都沒錢請的我們,什麼大大小小公文都要自己去跑。就連自己的分機電話錢都還是扣薪水來著,這不說應該大部分人都很難理解吧,只能說我們不像某些學校,連實驗室的電費都得老師自己出,就已經很謝天謝地了。

我真的很難很難用文字說明我這一年有多累,唯一的回饋就是得到認同的讚美時,看到學生正面的反應時,會覺得很高興,覺得自己在作有意義的事,再累都值得。

樹多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癡,即使覺得自己作得再好,一屆一百多個學生,就是可能會有那麼一兩個就是要來惹人不爽,覺得年輕老師就是好搞。嘿,我只是看來不老,我要是早點生小孩,小孩都可以上大學了好嗎?

遇到這種事的時候,除了譙一譙罵一罵,當然腦中也無數次的冒出:放棄吧?這工作值得嗎?

不過想到這一年來在這也交了幾個好朋友同事,對我這麼善意,怎麼離開的了?

 

 

 

 

 

 

IMG_4411.jpg

就在忙到不可開交時,老天送上了一個禮物,是的,我懷孕了。

等了很多年,每次人家問我要不要再生第二個時我都很大方的說:「啊我生不出來啊!」

本來就不是很想生小孩,但生了荳荳後,一直很希望幫她添個手足,除了狗狗以外,也希望有個小朋友陪伴她長大,將來爸爸媽媽變癡呆時,他們也好有個互相抱怨的對象啊....

知道懷孕時是暑假,但暑假開始寫一個教育部計劃,這種東西本不該是我這種菜鳥在寫的,但因為整件事是我的點子,只有我最了解,只好當仁不讓拼了下去,一邊開始懷孕初期的害喜,一邊寫著我搞不懂的官場文字,身邊沒有太多同事知道我懷孕,只有好朋友們知道,當中又遇上了很多黑暗的事我不想多說,搞得我心力交瘁,壓力爆表。

再加上遇到沒有辦事能力的行政冗員,沒幫上忙還扯後腿時,真的很想對他大吼叫他回家吃自己!

每當晚上荳荳要過來給我抱抱時,我敷衍的抱一下就對她說:「妳去睡覺,馬麻要上班...」然後轉身繼續面對我的電腦。

我知道拿到2500萬的計劃很棒,我知道這可以改變很多事,我知道這對學校對系上對學生很好,但每當我轉頭時,看到荳荳失望的臉,我真的都會想:「值得嗎?這真的值得嗎?」

 

 

 

IMG_4591.jpgIMG_4594.jpg

轉眼間自己的生日要到了,收到因為買鞋認識的董娘送的生日禮物,雖然大部分是給福醬的,但收到這種生日祝福還是好開心。

想到這,好像還忘了拍以前音樂系同學足足送的驚喜餅乾,因為回國後太忙完全沒時間和老朋友聯絡,沒想到她竟然肉搜到我還把禮物寄到系辦來。

緊接著計劃也算有驚無險的,在很多人的幫助下,終於可以代表學校去教育部競爭了,本以為事情就會這樣順了起來。

 

 

 

IMG_4584.jpg

學生可能有感受到我這一陣子的壓力,實驗室學生好貼心,還幫我安排了生日驚喜,明明老爺說要帶我一個人去吃飯的,怎麼到了餐廳大家通通「路過」,就這樣過了開心又驚喜的生日派對。

 

 

 

 

IMG_4586.jpg

看到小朋友們的卡片時,好開心,回家仔細看時忍不住眼淚偷掉。還好沒白疼你們,真的是很用心的在想傳達一些觀念給你們,希望學生們有收到。

 

 

 

 

IMG_4585.jpg

卡片上的這個KUMA和福醬也太可愛了,我一整晚一直看一直看,覺得真是太可愛了。

 

 

 

 

IMG_4587.jpg

生日蛋糕也好好吃,我終於搞清楚吃飯中一直不停有人出去下痢,根本是唬爛,是去買蛋糕吧?

 

 

 

 

IMG_4593.jpg

但其實過完生日的那個晚上我就去婦產科報到了,因為開始出現莫名的出血。

醫生掃了一下超音波,說胎兒還沒有心跳,好像有點晚,而且出血就是不對,要我吃藥臥床安胎。

隔天星期六日明明有個年度的大學會,我還是乖乖的在家沒有跑,躺了兩天吃藥安胎,終於血止住了。

沒想到就在星期日的晚上,不知道是不是不小心誤食了家裡煮的蔘雞(我根本不知道雞湯裡有加蔘啊!!吃完了問說怎麼味道怪怪的,半天才有人想起有加蔘,連是什麼蔘都不知道.....),晚上突然有很大的出血,嚇到我不知該怎麼辦,隔天一早又趕忙去婦產科報到了。

 

 

 

 

IMG_4592.jpg              

因為醫生沒給我照片,這是前次出血時拍的照片。

結果不太妙,依舊沒有心跳,而且形狀也有點怪,醫生說可能胎兒本來有問題,應該是留不太住了。

他要我們選擇,是要硬吃藥留留看?還是順其自然?

老爺問醫生:「這和吃東西有關嗎?」

醫生搖搖頭說:「沒關,和年紀有關,妳是高齡產婦了。」高齡...高齡.....(中箭)

對話中斷了有一分鐘之久,我抬頭看了一下老爺,怎麼辦?

想了想,唉,雖然真的很期待,但真的不知道胎兒的狀況好不好,只能順其自然,就不吃藥安胎了,如果胎兒狀況好,不吃藥自己也會留下,如果不好,吃藥也留不住。

接下來只能等,看他是選擇留下來,還是自己走?

如果胎兒不長大還不自己走,就得手術了,醫生說手術的機率有一半,聽的我心都涼了,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靠,我要開學了耶!!」

離開醫院後我和老爺很無神的去吃飯,當然也是哭了,很不願意發生這種事,但事到如今好像由不得我們選,小朋友要不要留就看自己了。

其實全家連荳荳都在盼望著小寶寶,我心情很亂還不知道怎麼和她解釋。

吃完飯後,我和老爺說:「我想通了,反正這些都不是我決定的了的,如果最糟的狀況要手術,我也得認了,反正如果發生什麼事照規定我本來就可以請假休息,我決定不管學校怎樣了,在我沒有健康的身體之前,說別的都是屁。」

把自己搞成這麼累我也很不願意,基礎的老師永遠不知道我們作臨床的為什麼要這麼累,花少一點力氣在臨床,多一點力氣寫寫paper才能升等嘛。但臨床工作哪有作一半的,有開刀到一半說:「我時間到了要去接小孩」然後就把肚子開開扔下不管的嗎?有住院不用照顧的嗎?有假日病患出狀況不用來處理的嗎?

老一輩的臨床老師也會覺得我們幹嘛這麼累?反正臨床的人寫計劃永遠不會過,就不要寫嘛。但老一輩的人又哪有我們六年升等的壓力?

選擇當臨床的老師是很有理想和目標,但是不是會餓死的理想?拿自己的健康和家庭生活來換值得嗎?

學校的老師覺得我們不用去和別的學校老師交流,自己的事都忙不完了還接外務,殊不知不常出去走動認識一些外面的人,人家也不會認得我們,現在和別的學校、和地區醫院、和廠商建立起了不少良性的合作關係,都是一點一滴這樣用假日的時間走出來的啊。

有些朋友建議我不用太認真上課,學生的事也少管,當然好像也是可以,但這是我當老師的樂趣,再不作這部分,我的工作還剩什麼快樂的部分?

 

 

我想,36歲生日的領悟就是:我真的不年輕了,尤其是生育這件事,身體也由不得我繼續糟踏他。

我依舊會努力工作,但如果工作換得的是把我的身體搞爛,把老爺搞到爆肝,那很抱歉,我覺得也沒什麼再留戀的必要,工作永遠都是可以換的,人生永遠都是可以選擇的。

至於現在肚子裡這一個,也只能兩手一攤,等上天安排了....

至於什麼懷孕三個月不能說,狗屁,那都是阿共仔的陰謀,這個時候最危險了還不能說,周圍的人誰能幫忙?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