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ma11.JPG

曾經看過一些原文書,裡面簡單詳細的的介紹了一些動物的疾病,但事實上在國外,這些書的主要目標讀者,並不是像我們這樣的獸醫師,而是給主人看的。

因為內容非常的詳細,所以我們會戲稱這種書叫做「How to become a motorcycle owner」(如何成為機車畜主)。

但是大家不要搞錯意思喔,並不是希望主人什麼都不懂,這樣才會被我們唬的一愣一愣,乖乖交出大把銀兩來,相反的,我還希望主人知道越多越好,反而知道的越多,配合度會越高,治療才能順利進行。

最怕就是半懂不懂。

舉例來說:

我們會開一種眼藥水叫做「明美」,他可以點眼睛,也可以拿來點耳朵。

之前有個照顧員看到我開這個藥給狗狗當耳藥,他嚇了一大跳。

因為他就曾經耳朵發炎去看醫生,醫生開的就是這個藥給他。但是藥罐的外面用貼紙貼起來了,所以不知道這是眼藥水。

他因為好奇,所以把貼紙撕開,發現瓶子上面寫的是「眼藥水」,覺得醫生開錯藥,氣的半死,還跑去找醫生理論,當時醫生也有跟他解釋這是可以拿來當耳藥水的,可是他還是不相信。

沒想到之後來到我們醫院工作,發現我們也會拿這個眼藥水來當耳藥水,他才知道「原來醫生沒騙她」。

唉~~真是可憐的醫師。

所以我最怕的就是這種半懂不懂的人,有理說不清。

kuma38.JPG 

其實半懂不懂得也不只是一般人,行醫的過程中遇過很多「醫師」,年輕的老的,有經驗的剛畢業的,雖然大部分醫師都很不錯,但我必須很坦承的說:有些年輕醫師真是機車.....(不要打我啊)

遇到這種機車醫師(通常是醫學系學生或是剛畢業的),每次帶動物來看病,都深怕我不知道他是醫師一般,不停的跟我「勞」一些專業術語,

雖然醫治動物的原理有許多跟人是一樣的,但動物跟人畢竟還是不一樣,不要說狗跟貓有多不一樣了,光是黃金獵犬跟吉娃娃的病或是身體構造,就有很多不同了,此時拿看人的道理來看動物,一定可以相通嘛?

光是X光片擺的位置就不一樣了說....

甚至會要求我們做一些在人醫才有的檢查,

如果我們說無法在動物上做或是因為設備的關係無法進行,就會表現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甚至還有遇過母狗結紮時,不顧動物和人的差異,要求我們只做輸卵管結紮的醫師,(之後就等著子宮蓄膿吧!,當時當然是拒絕了....)

(此時心理的os就會說,既然你自認這麼厲害,那乾脆帶回去自己看好了,小廟容不下大佛!!)

還有一些護理人員看到我們在上靜脈留置針時會說:「這我很拿手,我天天在做。」

這時我們就會請他自己上上看,每次得到的結果都是.......刺穿血管、上針失敗。

隔行就是隔山,會幫人打針不見得會幫動物打針,就像我也不敢幫人抽血一樣,對於摸不到毛的動物血管,我不會處理。

反而是愈有社會地位懂得愈多的(因為知道世界的險惡嗎?),講話愈謙虛,

曾經在台大醫院住院部時,遇到一隻因為嚴重感染需要打最後一線抗生素的狗來住院,

一家人看起來都像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樣子,

曾經因為好奇問過他們的職業,但是總是含糊帶過,

只有一次不經意的情況下,透露出是在醫院的「高層」任職,

男主人來探病時從不質疑我們的醫療方式,最常講的反而是'「請問我們現在還能做什麼?有什麼是我們可以配合的?」

一直到出院後,我們才得知原來這個男主人是某連鎖醫學中心的副院長。

當然我們也遇過許多身為醫師的主人,在討論起病情時是很愉快的,

在相互尊重的的基礎上,彼此都有很大的收穫。

kuma00.jpg 

以下引用自奇摩的新聞: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1126/19/1a4ep.html

 

總公司設在美國華盛頓州雷孟市(Redmond)的微軟公司昨天公布由懷特(Ryen White)和霍威茲(EricHorvitz)的研究報告說:「網路搜尋引擎有可能升高醫療上的焦慮」,這種焦慮也叫做「上網自我診斷症」(cyberchondria)。

 

這個題目真的很有趣,常常上網看各式各樣的醫療資訊,幻想自己(或是可以延伸到寵物)得了什麼可怕的病,造成自己生活的緊張。

頭痛以為得腦瘤,胸痛以為得肺癌,疾病都被放大處理了。

不僅做出診斷,甚至連治療方法自己都想好了,如果醫師不願意照這個方式治療,就是「庸醫」。

就例如大型犬的「先天性髖關節發育不全」疾病吧,這個疾病在台灣真是紅到不行,幾乎每一個養黃金、拉拉的主人,都會擔心狗狗得到髖關節的疾病。

即使沒有臨床症狀,也會很著急的要帶去做檢查。一旦發現問題,就覺得一定要動「人工髖關節置換術」這個手術。

事實上,髖關節置換術只是治療這個疾病「多種」方法其中之一,光是手術的治療方法就有很多種,不見得每一個病例都一定要花大錢做人工關節置換手術。

而這個手術之所以這麼貴,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所需要的手術器械以及人工關節,是獨家壟斷的商品,造價很昂貴,所以醫師如果要添購這項設備,就得花個幾十萬到上百萬,因此手術的費用才會這麼貴。

但是我們可以想一想,為什麼這項設備會是壟斷的?

如果市場的需求「非常大」,應該有很多製造廠商搶著想研發想製造,來搶食這塊大餅,事實上就是沒有。

美國我不了解,在日本每個大學,雖然有的學校認同這項手術方式,但有的學校還是不認同,覺得價錢跟效果相比,沒有這麼神奇。

但是台灣的主人因為媒體及網路的渲染,簡直把這項手術技術當做仙丹妙藥,一旦發現髖關節發育不全,會跳過其他手術選擇,直接認為一定要做髖關節置換術。甚至認為醫師只要不會做這項手術,不可以說自己會做「骨科手術」。

反過來說,那是不是其他手術都不會動,只要會做髖關節置換術的醫師就叫做骨科權威呢?

真是這樣嗎?

這畢竟是一項手術,手術就是有他的風險,而這個疾病,除非是真的非常嚴重的狀況,多半是年紀比較大,影響到生活品質了才會考慮進行,而年紀比較大的狗,是不是一定可以接受這個手術?這可得要經過詳細評估才行。

也因此,即使在美國這個發源地,動人工關節置換術的動物比例,也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高,說不定還沒有台灣高。

治療並不是永遠只有一種方法的,

所謂最好的治療方式我認為是依照主人的配合程度來量身訂做的,

總不可能主人不在家的時間很長,卻要求主人一天要按時餵三到四次藥,

主人經濟狀況不好,無法進行昂貴的手術或昂貴的藥物治療,就認為這個主人沒愛心,

或是無力照顧慢性疾病或是癱瘓的動物而要求安樂死(自己照顧一下癱瘓的動物試試看,不是簡單的事啊),就認為殘忍,

所以我在看病的時候,會覺得我身為醫師跟主人是在同一陣線的,我們要解除動物的痛苦,同時很重要的是「生活品質」的維護。

 

這個生活品質包括「主人」的跟「動物」的。

動物不僅要除去病痛、延續生命,也要獲得更好的生活品質。

例如嘴巴的腫瘤蔓延到骨頭,最後連張嘴吃東西都不行的時候,除了止痛,還可以給他加上胃管,讓他能正常的從食物中獲得營養。

我們曾經建議過主人為了有異位性皮膚炎的狗狗,天天自己煮三餐給她吃。

也曾經遇過主人為了幫犬瘟痊癒的狗狗減少神經的後遺症,主人天天幫狗狗做各式各樣的復健,邊看電視還邊幫狗狗按摩。

也曾經為了幫助得長期服用類固醇治療免疫疾病的狗狗,搭配水煎的中藥服用,主人得天天灌他喝湯藥。

雖然這些都是我們的建議,但也要主人是有時間有能力配合的才合適,如果主人每天上班工作都很忙,哪有空為了生病的動物這樣做的時候,那治療的方針就要改變一下了。

 

相同的,不能因為主人要求更好的治療,願意負擔出國的昂貴醫療費用,就認為這個主人奢侈不食人間煙火,說什麼人不如畜生。

曾經有聽說過以前有主人為了替自己的狗狗進行髖關節置換術,帶到澳洲進行手術,
大約花了1百多萬台幣,但是之後對結果非常滿意,也並沒有後悔,

 

所以我認為以上是我們身為獸醫師的責任,必須為主人在這當中找到一個平衡點,這才是最好的治療方式。

 

kuma15.JPG 

 

那到底,像我這樣身為一個獸醫師,眼中的好主人是怎樣的?

 

 

「全天下最了解動物的是主人,不是醫師」

主人才是跟動物朝夕相處的人,他的吃喝拉撒睡,一舉一動,就屬主人最了解了,所以細心的觀察動物的狀況是主人的責任。

在檢疫區時,曾有一位幫女兒照顧從國外帶回來的貓的牙醫師問我:「我沒養過動物,請告訴我如何觀察他正不正常,何時是生病了,該去看醫生?」

大哉問啊!

動物不會說話,但他會由他的行動告訴你他不舒服了。

除了很明顯的吐、咳嗽、流鼻水、拉肚子、外傷、不正常的分泌物等等明顯可見的症狀以外,最大的指標就是動物的「精神」、「食慾」,一旦不吃不喝,或是精神不好,就是很重要的指標,千萬不可輕忽。

這時要「大膽假設」他生病啦,然後「小心求證」帶去給醫師做診斷。

選擇一個一般評價不錯,而且跟自己可以信任溝通的醫師,然後配合治療。

我覺得看病選擇醫師不是很像是一種買賣,反而比較像是一種「信仰」。

當你覺得這個醫生很有經驗很厲害,一定會治好自己的寶貝時,相信與配合,就會造就之後愉快的合作經驗。

相反的,如果一直懷疑醫師講的話,覺得他是不是要坑錢(所以我說找自己信任的醫師很重要啊),那他不管說什麼,在主人的眼中看來都只是$$$。

主人當然可以上網搜尋很多資料和醫生討論,

因為對自己寵物的疾病了解的愈多,溝通上也會愈容易,

每次講解病情時,遇到只會說「你不要講那麼多,我都聽不懂,反正你醫好就是了!」的主人,真的是Orz,

但至於診斷和治療,請把它留給醫生,

這並不是身為主人的工作,

此時主人需要做的就是配合治療,以「良好的態度」和醫生溝通(千萬不要太激動....,我最怕主人說如果動物死了,我也不想活了....當然醫生也是需要有耐心的喔!),

大家一起合作找出最適合的治療方式,

良好的醫病關係是建立在互相的尊重上的,有效的分工合作才是對家中寶貝最大的幫助。

 

曾經有別的醫師告訴我:「如果獸醫師都做不到,那怎麼可能要求主人做。」

當時,他的意思是照顧生病動物的職責是醫師,而不是主人。

但我不這麼認為,我覺得這一路上來,主人教我的東西非常的多。

一個生病的動物,最需要的除了適當的醫療,還有熟悉的家人的照顧與陪伴。

在熟悉的環境下,動物的精神狀態才會最穩定。

我們會幫動物治病,但主人天天觀察他們,常常會幫他們想到很多很棒的改善生活的輔助方式。

光是餵藥這件事,騙動物吃藥可是跟騙小孩吃藥不一樣,不是拿著糖果在旁邊,狗狗貓貓就會乖乖皺著眉頭把藥吞下去。

例如我開水煎中藥給動物吃(因為效果比科學中藥好),但餵藥的不是我們,我家的KUMA吃中藥,可以嘴巴打開就灌下去,但別家的動物可不一定可以。

就有主人嘗試之後發現他們家的狗可以搭配燕麥粥,就開心的把藥吃光光,這KUMA可不愛吃。

當時其實已經有很多別的醫師告訴他可以放棄這隻狗狗了,可是主人告訴我:他覺得這隻狗狗還想奮鬥下去,他每天還是會很開心的想吃東西,想迎接主人。

於是他就配合我們這樣餵狗狗長期吃藥,也從中教了我們許多餵藥的技巧。

一年多後,這隻狗狗還是走了,但至少他是在睡夢中安靜的離開的,對於他或是對於主人,都是一個比較好的結局。

kuma06.JPG 

「不要隨便由隻字片語的資訊來判斷事情。」

之前聽到一個主人跟醫師對話,主人表示,他女兒叫他不要再帶貓貓來給這位醫師看診了,醫師不解。

原因竟然是因為這個女兒在網路上看了某一個資訊,說點除蚤藥劑會致癌,而這個醫師竟然還讓動物點除蚤藥劑,所以認定他是個庸醫。

這個醫師很無奈,他認為用這個空穴來風的資料來評斷他的醫德,連讓他當面解釋的機會都沒有,是很不公平的。

我可能也是庸醫,因為我到現在都還是會讓我的狗狗點除蚤藥劑,因為我真的沒有看過這一類的研究結果,比起可能20年後才有的癌症,我比較在乎我的狗狗會不會現在就因為壁蝨的叮咬,得到萊姆病或是焦蟲症。

 

還有一次,一個網友帶狗狗去給一位頗富盛名的醫師檢查,醫師由X光片及理學檢查,推斷狗狗是「十字韌帶斷裂」,需要手術治療。

主人半信半疑,上網問其他網友,有人回答他說:「十字韌帶是用X光照不到的,所以他是騙你的。」

之後就有很多人一直問,這家醫院到底是哪一家,以後再也不去了,真可怕。

但事實呢?

「十字韌帶」是軟組織,的確X光片上照不到,但是可以透過理學檢查以及X光片上骨頭的移位,來判斷是否有「十字韌帶斷裂」。這個檢查方式還是目前最被採用,可信度最高的方式。

這位醫生拿書解釋了半天給主人聽,竟然抵不過網路上隨便的一句傳言,而且還是錯誤的.......

更被其他看到這篇留言的網友,認定這是誤診,這家醫院要被放入黑名單。

 

之前還看到網路上,主人們激烈的討論要用哪一種麻醉藥,例如isoflurane, sevoflurane,認為只要是現在「人」在用的麻醉藥,就是最好的麻醉藥。

這種東西不是應該要交給醫師來煩惱的嘛?怎麼會是主人在討論?

事實上,難道所謂「好的麻醉=好的麻醉藥」?這話讓麻醉科醫師看到,應該會笑掉大牙。

病患狀況的評估、手術的種類、術前的給藥、術中其他藥物的控制、藥物之間的相互平衡、各種生命跡象的監控.....這些種種的配合,才是造就麻醉做的好不好的關鍵。

這些東西太複雜,絕不是一篇文章說的完的。

用最新最貴的藥,也不見得適合動物(像狗、兔、豬、鳥適合的麻醉藥就根本不一樣),如果只是把動物麻倒就好,術中都沒有專業人員在監控麻醉(可不是助理站旁邊看看就算),那用什麼藥都一樣。

可是卻有人用「使用哪一種氣體麻醉藥」來評斷醫院的好壞,真是詭異。

 

市場上出現越來越多完整訓練的獸醫師,觀念技術都在進步,相對的,也希望主人們扮演好主人的角色,把醫師的事交還給醫師來做。

兩方正常的合作,才能造就最佳的治療效果啊。

 

相關文章:

網路上的名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搖擺狗 的頭像
搖擺狗

搖擺狗部落格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