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masick20.jpg

最近我因為實驗,得到了兩隻新的實驗狗,本來自己實驗用的狗狗,自己可以取名字,但是我一點都不想幫他們取名字,只繼續使用管理番號,

我希望對我來說,他們就是08-50跟08-52的實驗狗而已。

為什麼這麼狠心呢?聽我慢慢說來。

在入學指導的時候,老師就特別說了:「研究用的實驗狗,最終都是要安樂死的,這是必然的,不要在那裡說什麼很可憐的話....」

我剛聽到的時候很震撼,但後來想一想,老師說的其實有道理。

以前在大學,使用的實驗動物多半是大鼠小鼠,並沒有用狗做實驗,不過當時因為實習課,不得不殺老鼠時,也是心理很不舒服。

尤其是藥理課,常常就是打一針某某藥,然後計算小老鼠掙扎至死時間,還有掙扎時的症狀。真的很痛苦。

他痛苦,我也很痛苦。

本來以為當獸醫就是要治療動物疾病、解除動物痛苦的,沒想到在這之前,都要先練習當加害者,所有的獸醫師都會經過這一段學習過程啊。

 

來到日本念臨床,有些朋友很羨慕,但所謂臨床實驗,使用實驗動物就更是不可避免的一個手段了。

目前來說,老爺使用的實驗動物有大鼠跟狗,而我是只有使用狗,雖然實驗還沒正式開始,但我已經心情鬱卒了很久。

雖然說都是一個生命,不過相對於這些大鼠小鼠,對於狗狗我總是多一點感情的。

我的實驗基本上並不用犧牲狗狗,對我來說,這是一件好事,不過也代表我的狗狗在我的實驗完成後,應該會交給別人使用,不管別人需不需要犧牲,總之,他當了實驗狗,最終的命運都是安樂死。

我在大學的時候曾經想過,這些實驗動物為何不能在完成他們使命的時候,送養給好心的人家?

但是你看看連可愛的名種犬都被當垃圾丟出來了,更何況這些被做過很多實驗、個性又超級活潑的米格魯?

有多少人會想要養他們?

而且這些實驗狗從小被飼養的環境跟一般家庭病不一樣,所以也不是很適合讓家庭飼養。

而終其一生十幾年的壽命,都必須要當實驗狗也是很苦命的,加上老年實驗動物所做出來的數據,是比較不適用於研究,所以一般來說,實驗室都會淘汰步入中年的狗狗,

所謂淘汰,就是安樂死。

當然,現在的動物實驗都受規於各個學校的實驗動物法規,尤其是日本這個先進國家,不會對這些動物做過度殘忍的實驗的。

安樂死,也跟很多收容中心不一樣,真的是用很好的藥物,讓動物無痛苦的死去。

但是每次看到實驗室有動物要犧牲,我還是都會很難過。

blog625.jpg

有些人會說:「不要再使用實驗動物了,也不要再贊助那些使用實驗動物的醫學研究中心。」(至少我就看過這樣的網站)

不做動物實驗,姑且不論動物醫療這一塊,人醫難道就不用實驗動物嘛?

少來了,哪一個新藥的開發不是經過一堆的大鼠小鼠,甚至是兔子、豬、猴子、狗的臨床試驗之後,才正式進入到人體試驗階段。

所以敢說「動物對人類一點幫助都沒有」的人,殊不知,當他在接受任何醫療處置的時候,那怕只是吃一顆止痛藥,都是在享受動物犧牲所帶給他的恩惠啊。

這種反對動物實驗的理論還包括:「在老鼠、狗身上有用,就代表在人身上有用嘛?」

這句話的確很有道理,每一個物種之間,差異的確很大,

(不過雖然有些差異,但是近年來歐美國家的獸醫在建立動物遺傳疾病資料庫,因為發現有很多動物的遺傳疾病跟人很相似,所以動物跟人的疾病治療上,有時可以互相成為參考。)

但是我想反問的是:「沒有經過動物實驗的醫療方式或是藥物,你敢直接用在身上嘛?」

有很多的藥物,上市沒有多久,就因為在動物實驗上發現有不良反應而立刻被禁止啊。

如果真的能不用使用實驗動物,就可以達到研究的目的,那我舉雙手雙腳贊成。

KUMA2.jpg

我在來日本之前,很多人告誡我,「臨床研究跟臨床醫療是完全分開的東西」,甚至建議我不要來念。

我到日本之後,一直在觀察所謂臨床研究跟臨床醫療的差別,也去問過許多前輩,得到的結論與我之前想的,大致符合。

以前在當臨床醫師的時候,只要念書或是念文獻唸到有關基礎的東西,例如分生、基因、DNA、RNA、cytokines......這些東西的時候,跟很多其他臨床醫師一樣,會覺得這是「基礎」的東西,不是「臨床」,索性跳過。

來到這裡之後,受到了許多臨床研究方面的訓練,才發現這些東西有多麼的重要,他把很多疾病的來龍去脈都交代清楚了。

而繼續鑽研這些細到不行的東西,也才有機會治癒一些目前無解的疾病。

所以臨床研究看似無聊,要做很多研究室的東西,要做很多基礎的實驗,偶爾發現一些新東西,就發表到文獻上給大家分享。

不像臨床醫師一樣,有機會賺大錢,可以享有治癒疾病的成就感、主人的掌聲等等,臨床研究就像是後台工作人員一樣,默默的在實驗室裡做事,前台的人卻看不見也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但是,知道臨床需求什麼,研究才有方向。研究的目的也是為了支持這些臨床的治療,沒有目標的研究,也只是流於空談。

而有了臨床的研究,臨床的治療才有突破的一天。

 

所以臨床醫療跟臨床研究的確是很不一樣,但卻是魚幫水、水幫魚、缺一不可啊。

可是這種沒有掌聲的後台工作,很多人都不想做,尤其是現在年輕一輩的醫師,甚至是看低研究的工作,認為去做研究很沒出息。

但是,不要忘記了,所謂尖端科技、所謂最新的治療,都是後台的臨床研究人員做出來的啊。

你問我想不想成為前台的臨床醫師,當然想啊,但是之前的臨床經驗讓我覺得,如果就這樣繼續做下去,只用老方法治療,而不去尋求新方式,有一天我會討厭自己做的事,會遇到瓶頸,會走不下去。

所以雖然後台工作很辛苦,也很容易沮喪,但我還是想嘗試看看。

LI12.JPG

話題回到實驗狗。

既然臨床研究免不了要用這些實驗動物,那我雖然難過,也只能認了。

每個人,不管是對動物有沒有感情的,對於實驗動物一定有自己的看法,

我雖然不喜歡,但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因為我看到他存在的價值。

就是不想對這些將來一定要送走的狗有感情,所以我不想幫我的實驗狗狗取名字,也許過一陣子我會想開一點吧。

gk02.jpg

喔喔,轉個話題吧,這是這星期老爺去參加學會的海報。

gk03.jpg

為什麼千里迢迢花四小時來回坐車,只為了參加一個無聊的學會呢?

因為他的名字有在post上啦,這是之前幫學長做實驗得到的回報,所以雖然無聊,還是要捧場的去參加。

gk13.jpg

回來之後,他跟我說他看到一個有趣的研究,這是泰國的研究,他們做出訓練獸醫師用的模型動物。

gk18.jpg

抽血算是獸醫師的基本技能吧,但是被毛覆蓋著的血管,是要怎麼找?

答案是用「摸」的。

保定的人擋住靜脈血管的回流,或是用止血帶之類的東西綁住之後,抽血的人就可以摸到血管浮起的感覺,有時還可以肉眼看到浮出隱約的一條血管。

但是這種感覺很抽象,有些動物血管浮,有些不浮,對於初學者來說,是件很難聽一聽看一看書就會的技巧啊,練習是通往熟練的唯一途徑。

不過什麼都不會的獸醫學生,抓著一隻狗,用針筒在那東戳西戳的,也是很不人道吧,拿著主人的狗練習,也很說不過去吧。

但是以前我們大家都經過這一段啊.......還好我跟老爺,大學時都在幫實驗室學長做實驗,大二就會抽血了,不然之後受害的動物可能更多啊......(汗)。

有沒有更好的訓練方式啊?我們有時都會在想。

所以當老爺看到這個訓練模型,真是眼睛為之一亮啊。(其實獸醫師們或是眼尖的人應該已經看到血管了....)

gk15.jpg

這個很輕的泡綿狗模型,在主要抽血的地方會埋下類似血管的東西,據老爺實地摸過的感覺是:「質感很像,彈性也很像」。

而且假血管裡還會接上像血袋一樣的顏料,不只可以練習摸,還可以真的用針去抽,有沒有抽中,立刻知道。

gk16.jpg

至於這個狗頭,是可以拿來做「麻醉插管」的練習。

我個人是認為插管比抽血簡單,一旦看過一次壓下喉頭軟骨之後,就知道管子該插那裡了,不像抽血,常常只憑觸覺,還要一點想像力。

但是狗嘴巴滑溜滑溜的,要教獸醫學生插管時,常常得對著喉頭戳來戳去,管子還沒插到,喉頭都快水腫了,

有了這個模型,就可以清清楚楚的先讓初學者知道,是會看到什麼東西,然後要怎麼操作。相當好的設計啊。

gk14.jpg

還不只這些,還有關節的模型,除了有狗的,還有馬的。

gk19.jpg

這張圖是要顯示他做的模型跟真實的骨頭很接近。

gk21.jpg

不但可以幫助學生認清楚韌帶的部位,還可以練習「抽關節液」。

這些空間裡可以塞小水球,有沒有抽到,也是立刻就知道喔。

gk17.jpg

左邊的圖是在做CPR的圖。

對對,這個模型就是狗界的安妮,還可以讓學生練習心肺復甦術。酷吧!

gk20.jpg

這是模型製作的過程。

不知道這東西有沒有在量產了,如果有的話,真是一件好事啊。

真的要勸勸我們台灣臨床研究的人,看看人家的研究,不要整天瞧不起人家東南亞(難道自己就不是東南亞嘛?),覺得人家泰國落後,看看人家的研究,多麼有建設性有價值啊。

我們這裡也有泰國來的學生,跟他們聊過之後,真的覺得:「人家那裡落後了?是我們自己沒去人家國家看過吧」。

美國德國跟人家泰國的學校都還結姊妹校,我們學校有被人家這樣瞧的起嘛?

不要整天都在那裡說自己是東南亞最大,看看別人在做的事吧。

動物福利整天掛在嘴上,讓學生到畢業都還沒摸過活的動物,不如做出像這樣,又可以訓練用,又可以不傷動物的東西吧。

對不起,我激動了.....

反正我現在是壓力很大的博士班學生,要讓我發洩,不可以罵我,啦啦啦~~~

    全站熱搜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