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3.jpg 

明明自己很不舒服,但是KUMA躺在我的按摩器上,爽得不得了,看了真是哭笑不得。

 

「害喜」這個名詞,日文叫作つわり。

我雖不是什麼很健壯的寶寶,但是一年大約只會生個一次病,每次都是在一、兩天就會結束,所以這一次,真的是我有生以來,最長的一次不舒服。

 

知道懷孕的時候,我還沾沾自喜自己都沒有懷孕的感覺,吃照吃,玩照玩,可是下一個星期馬上症狀就出現了,先是怎麼睡都睡不飽,平常我都會在學校待到十點左右才回家,那一個星期,我每到下午就累到不像話,下午七點不到就想快快離開研究室了。

在CT室的時候好辛苦,因為以前站一下午沒什麼感覺,可是現在站一下午還要和大家說說笑笑,真的是累到腰酸背痛,以前我在操作儀器的時候,老師要我坐,我都不好意思坐,現在累到都大大方方的直接搶張椅子來坐,不然真的有累到快虛脫的感覺。

作實驗的時候也很痛苦,明明以前從早作到晚,到了十點都還可以精神奕奕的想說來去吃個消夜,那一個星期,光是作一個RNA抽出,才抽到一半就累到眼淚快掉下來。

上次我要找泰國的NOI桑學一個新的實驗技術,她說這個要從早上七點開始作到半夜十二點,我聽了就知道我不可能,只好乖乖招出懷孕這件事,表明我現在沒有體力作這樣的實驗,也是因為這樣才決定不要再瞞下去了,還是早早讓大家知道吧,至少要讓和我一起工作的老師和夥伴們知道。

 

 

過了一週,這種勞累的感覺好多了,又可以繼續作實驗作到晚上了,心中正在竊喜時,又開始新的症狀。

本來媽媽說她懷孕沒有吐,很多經驗者都說這和遺傳挺有關,媽媽不太會孕吐,女兒通常也不太會,而且我婆婆在懷老爺的時候也沒吐,我知道後很開心,想說我可能可以逃過一劫。

我們兩個都是好孩子,沒有讓媽媽太難過,我小孩應該也不會折磨我吧。

可是在勞累週的下一個星期,一切就開始了。我終於體會到媽媽們說那種「一整天都暈車」的感覺。

雖然沒有吐,但是每天都覺得自己好像以前出去郊遊坐在車上的感覺,想吐想吐的,但還沒到真的吐出來的地步。

這種情形,早上一起床尤其嚴重,果然害喜的英文叫morning sickness是完完全全正確,明明早上睜開眼時還覺得挺好,一坐起來沒多久,那股吐意就出現了。

 

 

本來以為這就是極致了,又再過了一週後,我的害喜症狀變本加厲,前一週還吃得下,這一週就進入幾乎什麼都吃不下,甚至連水也喝不下的狀態。

星期一就開始覺得不對勁,所以終於去和老師報告我懷孕這件事,然後也說明一下我目前研究的進度。

老師們人很好,要我現在這個時期以身體為重,也不一定要天天來學校,不舒服就休息,實驗不用太勉強自己作,進度落後也先不要急。

但是下一句,老師就丟出了一句話:「妳的實驗目前都很順,但是研究就是這樣,誰也不知道下一步會不會遇到什麼阻礙。本來我們覺得妳都很順利,也許三年就可以作完全部的研究,但是如果真的不順利的話,妳之後有小孩,就不可能一口氣趕完一堆進度,那就慢慢作不要急,如果延畢一年,也請了解這個狀況。」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跳真的漏了三拍。但是博士就是這樣,畢業的要求門檻就是這樣,我們當然不能有特權,如果自己作不到,也不能怪別人。

但是老師接下去說:「小孩是一輩子的事,如果妳放慢妳的腳步,把課業和小孩都顧好,那慢一年,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

聽完老師這一番話,我也算放寬了心,現階段就先以身體為主吧,研究什麼的,先別想太多。

我們外科的老師們家庭都很和樂,所以也很重視家庭,因此我們年年都有學生在生小孩,老師們對這個都還是抱著恭喜的態度。比起有些研究室,老師直接明說:「妳如果懷孕就不要念了。」我們這裡真是對孕婦太好了。

小荳荳可能也聽到了這些話,也就放肆了起來,隔天開始我的害喜症狀就越來越慘。

而且本來是早上起床最嚴重,慢慢會好一點,這一週變成是早起時最好,morning sickness又變成一點都不正確,本來早上以為可以去學校了,吃完早餐,卻難過到只能在床上打滾而且祈禱自己能馬上睡著,不然那個痛苦真的很難形容。

雖然我到現在仍然沒有吐,但是一直維持在「非常想吐」的狀態,任何一個味道,包括去上廁所、走到水槽邊、KUMA散完步飛奔過來(這讓我好難過),我都可以馬上大聲的「嘔~」出來,乾嘔到快沒力,但就是不會吐出來,有時不禁會想,是不是能吐出來也算是個解脫?

 

 

 

fb1.jpg

星期三開始,我已經在家裡滾了三天沒去學校,因為真的很不舒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有睡覺才能短暫的脫離痛苦。加上六日,我就一連在家躺了五天。

但是憑心而論,現在的我是很幸福的,因為學生的身分,加上老師們的體諒,我才能因為不舒服就可以休息,如果是以前在上班的時候,請假都是一件大事,不可能這麼隨心所欲。

老爺真的也要給他一個大大的掌聲,我最近都吃不下青菜,本來早上我還會喝無糖優格青汁,但是這一個禮拜變得喝不下去,他就每天想各種法子把青菜加到我吃的東西裡面,好像騙小孩吃青菜一樣。

像我之前有幾天,早上吃不了燕麥,只想吃蛋餅,他就天天作蛋餅給我當早餐,而且還想辦法在麵皮裡混進青菜。

後來又有幾天,所有油的東西都吃不進,勉強吃稀飯,他也想辦法在稀飯裡加一點細細碎碎的的青菜葉。

 

 

 

fa1.jpg

還有,因為不知道到底什麼東西我才吃得下去(連自己都不知道吃了會有什麼反應),老爺真的很用心的到處為我張羅食物,每樣都試試,看是哪一個才吃得下去。

懷孕的害喜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感覺上很像腸胃不舒服,但如果以腸胃炎來考慮,淨是吃一些好消化的東西,像是稀飯什麼的,又不見得舒服。

明明會脹氣,可是喝汽水反而會比較舒服。

我吃了兩天稀飯,喝了很多流質的東西,結果把自己搞得更想吐,每天痛不欲「生」,又不能吐一吐乾脆一點,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好,常常抓著老爺就哭了起來。

每天,我都在努力找尋和害喜共存或是減少不舒適感的方式,最近幾天發現吃固體的東西,甚至是吃牛排,反而會讓我舒服一點。

再來是口味的大改變,雖然以前也聽別人說過,但真的是自己親自經歷過,才能體會。

本來我最愛的苦瓜,現在一口都吃不下去,以前在噗浪上看到大家的食物噗,都會讓我餓到肚子咕咕叫,現在都急忙要關掉,因為一看到圖片就想吐。前幾天還開心的在吃炸醬麵和壽喜燒,一害喜起來,光是想到這個味道和接近的調味,都會讓我馬上噁心的乾嘔,根本就是變了一個人。

 

 

 

ka2.jpg

會說自己很幸福,因為除了老爺,所有我身邊的人都對我付出關心,很多人給我建議。

本來老爺打電話回去問中醫的師兄,看有沒有什麼可以減輕我症狀的方法,當然嘴賤的師兄也只能說:「沒救,熬過就是了。」

在我很想一拳打飛他的時候,他又對老爺說了一句:「不然你跳舞娛樂你老婆好了,轉移一下她的注意力,會好一點。」

於是老爺掛了電話,就抱起了KUMA跳起「卡門」給我看,我想拍照他不讓我拍,但是我找到了一張照片,應該和當時KUMA的表情差不多......

不過看完之後笑一笑,真的有舒服一點。

 

 

 

sba18.jpg

還有研究室的好友們,大家都會關心我的狀況,替我打氣。

韓國學生問我有沒有想吃什麼韓國料理,她要作給我吃。

中國學生問我有沒有需要什麼中藥,她可以托朋友帶來。

日本大學生們跑去問自己的媽媽,該怎麼幫我。

雖然體重創新低,但是我有這一些人的愛護,加上老師們的關心、老爺的用心、媽媽天天打電話問我狀況、她教會的朋友天天幫我禱告....身體是不舒服,但是我真的要說:我好幸福。

其實一定會有人不屑的說:「哼,妳還沒吐出來,等妳吐了就知道痛苦。這一點折磨算什麼。」

更甚者,一定有人要說:「等妳生了就知道。」

但是這種身體上的苦痛,本來就是不能比較的,就像有人說一定要無痛分娩,有人說其實生小孩沒這麼痛。我就是沒種,所以覺得這種每天想吐的感覺很受不了。

尤其是懷孕的狀況,人人不同,這都是很個人的想法,就算是同一個人,不同胎的反應也不同。

有些人說會害喜代表是寶寶很健康,這是身體荷爾蒙改變的正常反應,所以有媽媽會說,想到這裡就對害喜甘之如貽,我還沒這等修養,難過就是難過,我不太能欣賞這種不舒服,只能盡量的告訴自己,再加油一點,不舒服哭一哭讓情緒發洩一下也好。

然後還要告訴自己:妳真的很幸福了。

 

 

 

 

 

然後,以上,都是光明正向的話,是說給家人聽的。但是,我真正最想對肚子裡的小荳荳說的是:

「暗!恁娘真的全身揪不爽快!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然後長大一定要孝順我!」

星期日,在痛苦了兩週不像人的生活之後,身體奇蹟性的好很多,明天要來去學校試試看,希望一切就這樣恢復正常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搖擺狗 的頭像
搖擺狗

搖擺狗部落格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