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F_31 

櫻花特別點燈以及隅田川滿開的櫻花樹。

這一晚,至今仍是我人生中難忘的一晚。

之前不是提過(呃...呃...好久以前),在畢業典禮後幾天,我們幾乎天天都有聚會,有整個外科的聚會、有再生團隊的聚會、有老爺主廚趴...多到我都搞不清楚有幾次了。

就在畢業典禮的前幾天,助教突然抬頭問我們:「3月28日那天晚上,鍾桑和林桑還在日本嗎?」(因為他知道我們月底要回台灣面試)

「哦哦,那是在日本的最後晚上啊,隔天早上就坐飛機回台灣了。」

助教說:「那天要聚餐哦,就去$*&*()&*&*...(他後面說了一串我聽不懂的東西),可以在船上吃東西。」

「哦好啊。」那幾天的聚餐已經多到我不知道是哪一餐了。

 

 

 

DSC03407  

前一天大家去吃客家菜的時候,到了要分別的時候,要畢業離開東京去工作的女生哭的亂七八糟,韓國的南桑也靠在我身邊拉著我的手說:「從我進來你們兩個一直是我很尊敬的前輩,突然你們要消失,好不能接受哦。」

我那時還在想:「呃...有沒有太誇張?明天不是還有一次聚餐嗎?有必要現在就在道別離嗎?」我哭不出來是不是很無情啊?

 

 

 

ip_190

到了29日這天早上,送荳荳上學時急忙幫她在保育園門口拍張照。

因為學校的保育園是委外經營的,今年據說是因為經費的問題,不再和這家保育園公司續約,改由別家承接,所以四月新學期開始,所有保育園的老師都會換過,荳荳就算之後再回來偷呆散步,想和老師打聲招呼也沒辦法了。

親愛的荳荳,妳可知道這是妳最後一天見到老師了嗎?

 

 

 

ip_202

晚上去接荳荳的時候,媽媽和老師道別說著說著,忍不住和一群老師們都哭到慘兮兮,只有荳荳在一旁忙著洗手,以為又可以再吃一份下午茶....

 

 

 

ip_203  

老師說今天因為是荳荳在學校的最後一天(其實隔天30日才是所有小朋友和老師相聚的最後一天),所以他們特別準備了餐點,讓小朋友在庭園露台上小小野餐。

揮不完的眼淚,說不完的感謝,但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和助教約好的時間已經快過了,最後只能和老師道聲掰掰,要回到研究室和助教會合。

 

 

 

YKF_01

當我急急忙忙衝回研究室,打算和大家一起會合要出發時,才發現怎麼好像每個人都在位子上沒有動靜。接著助教就帶著我們去搭電車了。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很後知後覺的發現:「原來是助教要請我們去吃飯,不是全研究室的聚餐!」

難怪前一天大家哭哭啼啼的,原來那真的是研究室最後一次聚餐!!!(而我這反應慢半拍的人到隔天意識到這事實時才開始想哭....)

 

 

 

YKF_02

助教帶我們從回川這一帶去搭「屋形船」。(「屋形船」這名字還是我問了好久寫出漢字來才聽懂的,我知道這種船,也看過這個名詞,只是沒連在一起過。

這一帶有很多這種船公司,他選擇的是「船清」這家,至於原因是什麼,助教自己也不知道。

 

 

 

YKF_03

這一艘船平時可以乘坐120人,但拿來當餐廳時,只招待約十組客人(一組三到四人左右)。

看到這空間時,我先是傻眼了....助教,這麼豪華的餐廳,你真的要請客嗎?(趕快翻自己的錢包看能不能走出去....)

 

 

 

YKF_04

雖是日式的,但桌子底下有挖洞,是改良式很舒服的空間。

 

 

 

YKF_05

一坐到位子上,已經擺好了開胃前菜。

哇,這前菜看來好讚啊!

 

 

 

YKF_06

接著服務人員比著一旁的路線圖對我們解釋,今天晚上的是櫻花特別路線(每個季節路線都會有一點點不同),一路會從品川沿著隅點川往北開,經過台場,會在晴空塔那邊停留半小時再折返。

總路程有三小時,比平時的路程多了半小時。

他說:「雖然有三個小時,但要忙著吃,還要忙著看風景,會是個很忙的三小時哦。」

 

 

 

YKF_08

這個用「女將」來形容不知道對不對?

就是船公司的老闆娘會在開船前,登上每一艘船和大家乾杯,然後才會啟航。

 

 

 

YKF_11

來哦,乾杯!

助教說,這個套餐是飲み放題,想喝什麼都盡量喝,不加錢的。(是說本來就很貴了....)

 

 

 

YKF_07    

還沒吃完前菜,就上了這道新鮮的生魚片。

那甜蝦、那個鮪魚肚,真是好吃到翻過去,這一餐不僅可以看風景,菜色更是一點也不馬虎啊。

 

 

 

YKF_14

老爺先吃完了鮪魚肚後,叫我夾著魚讓他拍個照,這真是太美味,一定要來張特寫的啊。

 

 

 

YKF_53

吃著吃著,一路解說的服務人員要我們快看外面,夾在兩棟大樓中間的東京鐵塔,一閃而過,幸好相機有拍到!

 

 

 

YKF_15

說到酒可以隨意喝,我們就點了清酒來喝。

雖然在我們附近的道具街,常看到這種木質的酒容器,但我還是第一次用。

因為酒會加熱來喝,用木頭裝會帶有木頭香,十分有特色。

 

 

 

YKF_16

我問助教:「我們台灣人對於日本清酒的印象,就是溫來喝的酒,但在日本五年,這麼多次聚餐喝酒,好像幾乎都是喝常溫或是冰過的,到底日本人怎麼喝清酒或是燒酌?」

他回我:「都有,兩種味道會不太一樣。」

熱過的酒因為用木頭容器裝著,會有木頭香,但冰冰的酒喝來很順口清爽,然後他還用了個很奇怪的日文形容冷的清酒,他說那味道很「綺麗」(這是日文很漂亮的意思,用這個字來形容味道,還真是日文課裡都沒上到的)。

而且我問他:「以前我們在台灣,對清酒的印象,都是那種歐吉桑才在喝的,好像不是什麼很時髦的東西耶,不過我看這邊年輕人也會喝啊。」

助教也說:「沒錯啊,以前我們對清酒或燒酌的印象也是這樣,年輕人好像就是要喝紅酒比較時髦,不過這幾年好像酒商有把他塑造也很適合年輕女生喝的感覺,所以感覺時髦多了,也越來越多年輕人喝。」

 

 

 

YKF_24

服務人員從一上船就很開心的介紹著:「說到屋形船,就會想到天婦羅,今天我們也會有很多現炸美味的天婦羅,敬請期待。」

嘿,我還真的沒聽過這回事,而且很難想像呢。

說到坐船,想到的都是吃海鮮吧?怎麼最有名的卻是天婦羅呢,問了助教,他也是點點頭說:「就是這樣。」而且也說不出原因,那就讓我好好期待了吧。

 

 

 

YKF_12 

這時我注意到桌上有三種不同調味的鹽,這就是拿來給天婦羅沾著吃的。

 

 

 

YKF_17 YKF_19 YKF_20 YKF_22 YKF_23 YKF_26 YKF_35 YKF_47  

接著,一道一道,慢慢的,船上開始送上現炸的各式天婦羅。

雖然是現炸送的很慢,但同時還忙著到處看風景,所以常常會覺得來不及吃啊。

其中比較特別的是那個炸櫻花,好應景啊。

不過那個就是炸鹽漬的櫻花,看來很美,但吃來就是一點點鹹鹹的,我是覺得吃氣氛大於實質吧。

 

 

 

YKF_17 

除了沾鹽,當然也可以用大家最熟悉的白蘿蔔泥醬囉。

 

 

 

YKF_21 

很好吃的雜炊飯。

 

 

 

 

YKF_33

開著開著,已經到了路線最北端的天空樹一帶。

船家開始下錨,預備要停留半小時讓我們看風景。

 

 

 

YKF_29

本來船頂是平平的,此時會開始架上許多圍欄扶手,架設完成就可以讓船裡的遊客們上來囉。

 

 

 

YKF_28

我迫不及待的在一旁抱著荳荳等著,想快點上船頂看風景。

 

 

 

YKF_31

我問老爺:「天空樹我們家天天看,我們家已經很近了,從河上看到的會比較大嗎?」

老爺很用力的點頭回我:「會會會,會非常大!和我們家看到的不一樣。」

看到實景後,我覺得自己問這問題真是井底之蛙,怎麼地理概念這麼差?明明每次來天空樹玩,都會看到一旁的河啊,那個河比我們家還近啊,怎麼還問這麼蠢的問題?

 

 

 

 

YKF_32

從我們一上船,服務人員就一直說:「今天正好,是櫻花滿開哦!」

話說這個晚餐是兩三個星期前就先訂好位的,根本不知道幾時才是櫻花滿開啊,所以一切都是靠運氣呢。

說到運氣,前一天的天氣預報還說會下雨,結果這一天下午雖然陰陰的,但完全沒下雨,我們真是太幸運了!

 

 

 

YKF_27   

遠遠有看到別艘船經過(其實一整路很多啦),那船上面看來大家玩得很瘋。

助教和我解釋:這個船是可以包下來的,很多公司行號上班族晚上就是要參加這種應酬,仔細想想,以前好像有看過日劇描寫過這樣的場景。(戀愛世代?)

然後助教還補充了一下:很多在淺草一帶的動物醫院在開幕的時候,也會這樣包下一艘船,就邀員工還有一些前輩同行們,一起同樂。

嘿嘿,這果然就是我們淺草一帶才有的氣魄啦!

 

 

 

YKF_34 

我剛剛提到的天婦羅是一道一道慢慢炸的,所以就在我們還在船頂看風景時,船內的工作人員還在努力的上菜中。

 

 

 

YKF_37

當時三月底,還是每天得穿個薄羽毛衣出門的冷天,室內都是暖氣,船上也是。

只有要拍照時可以把窗子打開,不過因為很冷,所以開一下拍幾張照,馬上就會關起來,不然真是冷風逼人。

現在台灣熱到爆炸,我已經很難想像那時的感覺了。

 

 

 

YKF_38

就在我們停留在河中央的時候,一旁開來了一艘自稱是海盜船的小船過來。

我看了一眼,哦,原來是來冰淇淋的。

婆婆問說:「船上都那麼多好吃的了,還有人會和他們買冰嗎?」

會,當然會,我看到好多年輕女生靠上去買,一來是因為船上並沒有提供冰,再來這是一種樂趣吧。

 

 

 

YKF_39

我沒買冰,倒是去一旁的飲料區再倒了些來喝。

 

 

 

YKF_40

為了把人和景都拍下去,搞得有點過曝,但這可是我們難忘的全家出遊回憶呢。

 

 

 

YKF_43

助教你也來一張吧。

 

 

 

YKF_42  

研究室的大家都很愛抱荳荳,不過所有男生裡,她就最喜歡這個助教吧。

誰叫助教每次都會一見到荳荳,就拿「隔壁桌」大學生的巧克力來送荳荳(為什麼不是拿自己的?噗),之後荳荳只要一進我們研究室,就會很興奮的直直往助教的位子走去,我看對荳荳而言,這是「巧克力歐吉桑」吧。

(一旁的大學生說:「也許荳荳以後長大就會喜歡這種圓圓臉的男生,因為是小時候的印痕啊。」-->爸爸一聽到女兒長大會被臭男生拐走,緊張到臉都綠了啊。)

 

 

 

YKF_45

遠遠看到河岸上出現藝妓,老爺馬上拿出那個花了多少錢死不肯告訴我的鏡頭,用力的拍了下去。

是還滿驚訝的,我們船上看來只有一個小點,拍起來倒是很清楚。(老爺表示:這沒什麼好驚訝的,錢花下去就有了!)

 

 

 

YKF_46  

工作人員拿了這個面具來,問我們要不要戴。

要啊,這樣臉遮起來,多美啊!

 

 

 

YKF_48

荳荳也很愛戴著面具的老爸。

我看你就買個一頂戴著陪荳荳玩吧,老爺....。

 

 

 

YKF_49

忙著吃東西看風景,肚子裡又塞了一堆飲料後,又上來了一碗蕎麥麵。

 

 

 

YKF_50

船家拿了這個衣服來給大家穿。

大人忙著拍照時,荳荳還在吃....。

 

 

 

 

YKF_51

喲以喲以,一起來拍一張哦!

 

 

 

YKF_54

在天空樹停留半小時後,我們又往南折返,回到台場的彩虹大橋附近。

 

 

 

YKF_55

船在行進時,是還滿冷的,拍起來也不清楚,但這麼難得的回憶,一定要拍個一張的啦。

助教是奈良人,他來東京也十五、六年了,他說他也是第一次坐屋形船,所以當他站上船頂時,也是很興奮但用著他慣有的靦腆害羞的口吻說:「啊,原來坐屋形船是這樣的感覺啊。」

我問他為什麼會帶我們來坐屋形船,他說:「東京本地人可能比較不會來啦,都是外地來東京旅遊的人比較會來坐船。我想,對外國人而言,這應該會是個難忘的經驗吧?」

然後他轉頭問荳荳:「荳荳醬,這一晚妳還會記得嗎?」

是啊是啊,這個夜晚的美景、美食,還有助教的熱情,是會一輩子深深烙印在我的回憶裡的,我會拿照片常常和荳荳提起,希望她也能記得啊。

助教對我們這麼好,看來我不能再偷偷說他壞話,還得把之前說的抱怨都收回了,雖然我知道他一直都對我們很好....。(是說,在趕畢業時總是被助教管著不能買實驗試劑時,真的很難不心中譙一譙再給他一個臭臉,雖然我知道負責管我們這個窮實驗室經費的他,也是很無奈的啊)

 

 

 

YKF_56

再看一眼台場。

 

 

 

YKF_57

吃了好吃的甜點。

 

 

 

YKF_58 

ご馳走様でした。

本以為三個小時很長,但吃吃喝喝看風景,快樂的時光總是一溜煙的就消失了。 

吃完這餐,帶著微醺以及滿足,我們坐電車回到家時已經是半夜時分了。

隔天3月29日一早,我們要回到台灣面試工作,隔個十天左右,我們會再回到日本,帶爸媽去追櫻花去。

但我們的留學生活嚴格來說是在三月底就該結束的,四月是我們多停留的部分,所以可以說是在留學生的最後一晚,我們被招待去這麼高級且風味十足的地方賞櫻。

這一夜,好美!永生難忘。

助教,謝謝你。

 

 

 

我知道有人會想問,這一餐到底要花多少?

助教招待我們這一餐,一人約是一萬日幣上下(台幣三千左右),以他也是挺節儉的個性來說,我們真的被招待的很不好意思啊。以後你來台灣,我們能招待什麼呢?

 

 

助教最後在電車上時,突然很感性的對我們說:「常會聽到有些實驗室的留學生搞出一堆麻煩,讓大家很頭痛,我們實驗室真的非常感謝有你們這樣的留學生來,我們好幸運。」<--我們沒什麼特別啊?助教你怎麼這番感動?我知道的留學生也都很好啊,真的惹麻煩的不多吧?

話題轉了十幾番後,助教又插出一句話:「不知道...在鍾桑林桑正式搬回台灣之前,鍾桑能不能再來研究室煮一次菜,再辦一次『鍾桑的最後晚餐』?」

............助教,我看你鋪這個梗鋪了一整晚了吧!!!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