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陣子,郭台銘和賈老師為了流浪狗要不要撲殺,吵的滿城風雨,


一個覺得對方不講理,一個覺得對方背信,網路上也分成兩派吵的火熱,


話說當年小妹大學的時候也參與過台灣區流浪犬隻統計和流浪犬結紮的計畫,


這其實是一個愛狗人士之間存在已久的歧見。


站在一個愛狗人的立場,以及一個寵愛狗狗的畜主立場,當然覺得狗狗超可愛無辜,一隻都不能殺,


但站在一個醫師的角度來看,以社會成本來考量,有些手段是必要的,重點是要去思考這些問題打哪裡來。


以下只是我個人的想法:


1.收容中心是必要的,不管是政府或是民間經營,都是必要的。


中途之家的目的是一個安頓這些動物幫他們找到新家庭的中心,只要是適合人飼養的狗狗,都應該儘量幫他們找新家。如果有一些狗狗是有攻擊行為的,又無法以訓練改正,請問這種狗要怎麼送出去?


2.安樂死是必要的:


但重點是「安樂死」喔,很多愛狗人士不能接受的就是不人道的虐殺,真正安樂死是有一些標準用藥的程序的,而不是像屠夫殺豬一樣。送狗狗走,當然不是我們願意的,但是如果這隻狗得了很嚴重的疾病,沒有人力或是體制可以照顧他,或是他是不適宜人類飼養的狗,只為了不要殺狗,讓收容所都關不下,硬是把大家關在一起,造成狗咬狗、狗吃狗的情形,讓疾病四處擴散,一隻狗得犬瘟,全場狗都中獎,難道這樣就是為他們好嗎?這樣付出的社會成本也太大。


3.結紮是一定要的。


狗的生育能力太強,結紮,是很好的一個緩解方式,以前我也跟愛心媽媽們配合過,協助不少流浪狗狗結紮,雖然都是利用醫院打烊後的時段做,每次都是搞到半夜3、4點,流浪狗又很臭,但真是覺得很有意義。現在民間有許多愛心團體,會到處巡迴為流浪狗及沒錢為狗結紮的主人結紮,這種作法相當好,但實在很怕淪為一些主人摳門省錢的管道,讓這項活動真正該達到的效益沒有達成。


4.不要濫用別人的愛心。


有這麼多愛心志工為動物付出,真是很令人感動,但是有些人真的是過渡濫用別人的愛心。有些人會認為台北縣不需要估那麼多經費在人力上,召集一些獸醫跟志工來就好了。這實在很奇怪,領薪水又不代表沒愛心,護士工作這麼辛苦也是要領薪水的啊,也不會有人說他們沒愛心啊。而且領薪水才能作的久一點啊,像我們區裡訓練一個照顧員上手,至少也要一至兩個月,如果大家都來做免費的,你一個月我一個月的,事情根本不能做好,動物也不能得到完善照顧,而且照顧一群動物是很勞累的,那些請人家來當免錢義工的人,是不是自己應該先來拋磚引玉啊?


說到這,就不免抱怨一下,不知道到底是哪來的資訊,大家總覺得當獸醫賺翻了,應該要回饋社會啊,要做愛心,要免費看病。這我實在很不滿,首先,我真的不知道獸醫哪裡很有錢,有啦,是真的有一些很賺的醫師,但哪只佔百分之五不到,大部分的醫師跟我一樣,領的是國科會助理等級的薪資,依學歷給薪,吃不飽餓不死,我每個月也只有小錢做點小小的愛心,領養世界展望會的蒙古小孩,每個月捐個兩千給慈濟功德會,因為實在也沒啥大錢,可是每次買東西只要人家知道我是獸醫師,就一副噱凱子的表情,每次幫動物看病,大家都希望能看免費,嗚嗚嗚~~我也要過生活啊,我也要救濟~~


5.不能亂丟狗。


這個我實在不敢領教某些人的觀念:如果撿到狗,把他丟到獸醫院,叫做有愛心,如果獸醫師把他送到收容所,叫做沒愛心。可是台灣人養狗常常一窩瘋,101忠狗之後有大麥町,貓狗大戰之後有米格魯,可魯之後有黃金,過了一陣子,滿街什麼名種犬都撿的到,這種把動物當物品,喜歡就買,不喜歡就丟,完全不把動物當生命,這實在應該從教育公德心做起。


未完


 

創作者介紹

搖擺狗部落格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