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
未經本人同意,任意重製散布,已經侵犯到了個人著作財產權,是違法行為。歡迎連結引用,請勿全文轉貼,謝謝。 網路上無法隔空抓藥也不能隔空診斷,為了您家寶貝的權益,寵物醫療問題一律不回答,請就近詢問可以作現場診斷的獸醫師,請見諒。


離開叔公家五天了,非常懷念在他們家的生活。



2/12我們從屏東飛回台北,經過短暫不到24小時的停留後(自以為這樣是大明星的作法),


2/13我們就飛到日本了。此行我們帶了三個大大的行李,手提的禮物糕點,所以一到機場,就決定將大件行李用宅配寄到叔公家,不要再扛著他們上下電車了。



早上九點從台北家裡出發,坐十二點多的飛機,因為是波音747,比預定早了一個小時到達東京上空,但還是在上空盤旋了一個小時才降落,


過海關、等行李、寄完行李,坐京城線到日暮里,轉山手線到池袋,再轉東武東上線到若葉,到達叔公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了。


順道一提,現在入境日本,需要照相跟留兩隻食指的指紋,小澍對這個規定一直很不滿意,覺得被當犯人看,


結果小澍在這天早上包行李時割傷食指,蓋指紋時只好蓋「中指」,當我看到他跟海關比出中指問說「我食指受傷了,這隻可不可以?」時,我實在憋笑憋到快內傷。忍不住懷疑他是故意割傷指頭的。當然他因為長一張老臉,入境職業欄填學生,所以又被海關盤查了一下才過關。



這是叔公準備給我們的客房,本來他是要借我們住他「高坂」的度假小屋,但因為這天已晚,吃完飯後,他就先帶我們來「若葉」這間他們的自宅過夜。


他建議我們其實可以跟他們一起住這幾天,因為高坂那邊暖氣不太好,這幾天剛好最冷,如果我們想體驗日本的冷,可以去高坂那邊試試看。


開什麼玩笑,我才一下車,穿著我的wind stop再加上羽絨衣,都冷到唧唧叫了,我才不要去體驗呢,還是先跟他們一起住。



這是一間35年的木造老房子了,很多地方顯的老舊,叔公也沒有用華麗的裝潢去點綴他,但這個房子亂歸亂,確有種說不出的溫馨,也有些設計看來不怎麼樣,卻十分實用。


例如房間的燈有一條很長很長的繩子,本來不知道要做什麼用,後來才發現他可以讓你躺在被窩裡關燈,哈哈,真是太貼心了。



一覺睡醒,發現他們的客廳,早晨的陽光會直接曬進來,暖暖的,是這間大屋子最令人心曠神怡的地方。


而且一早起來,嬸婆已經準備好蘋果跟起司還有牛奶。


背後這幅畫是叔公的一個外國友人畫給他的,真的超美。


叔公家到處充滿照片、孫子的塗鴉、朋友的照片,證明他真的是一個心靈重於物質的人。


吃完早餐,叔公帶著我們去高坂的房子繞繞,他說我們可以自由決定要住哪裡,但因為這裡距離車站太遠,又冷的要命,我們來的目的是通車去東京找房子,再加上不要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所以雖然跟別人一起住會干擾別人的生活,我們還是很厚臉皮的選擇跟他們一起住若葉,只要走路就可以到車站。


這天室外溫度是0度,所以水都結冰了,叔公還很皮地拔一隻冰要我拿,差點冰到昏倒。


所以這種寒帶地方的太陽都是騙人的。


途中我們還有看到富士山喔!!


回到叔公家,這是他木造房子,兩層建築,一樓本來是他的內科診所,二樓是住家,現在一樓分一半給他女兒女婿開牙科診所。


看不懂這個招牌喔?他念fu lau wa-齒科,就是FLOWER的意思啦。



住家跟叔公診所入口



現在一樓還有一半是叔公的診所,跟住家的入口相同,他一週還會看診三天半。


他給了我們一隻鑰匙,讓我們自由進出。他說他很忙,沒空管我們,果然,他的生活真的超精彩。之後介紹。



回到二樓住家,這個家最舒服的地方,就是客廳面向天井的這一角。


當初這子是叔公設計的,他想在二樓有個庭園,但又不想被鄰居看見,因為他說這樣他們看醫師在家,就會上門來看病,他想要休息,所以設計了一個像天井一樣的庭園。



這就是由客聽看出去的天井。



住的這幾天,剛好花開了。


 



 


客廳跟廚房中間這一角,原本是餐桌,但現在都被叔公的一堆資料佔滿了。看得出他真是一個好學的人。


雖然他八十歲了,跟他說話可不能打馬虎眼,他常會問我說「你為何這樣說?理由是什麼?」


真是銳利的老人家。



他們家習慣在屋內曬衣服,這樣才會乾。


所以亂歸亂,一切都很實用的。



某日,我們從東京回來(其實我們幾乎天天跑東京找房子,一趟車程大約要一個多小時,來回大約花三小時左右),一走進廚房,嚇了一大跳,


怎麼滿桌都是食物??



叔公用英文留了字條,說他們可能會去度假小屋住,請我們幫他餵狗,桌上這些是給我們吃的東西。




嬸婆也用日文寫,希望我們可以享用這些食物



還留了自己用白蘭地醃的的梅酒。



不但留下現成可吃的,還留下食譜,教我們怎麼做好吃的豆腐料理,中日英交雜說明。


叔公跟嬸婆都很會做料理,動作快速又好吃,而且怪的是,嬸婆幾乎都做台灣料理,有一日她問我,「你有沒有發現家裡都沒煮味增湯?」我才驚覺雖然嬸婆是日本人,吃的可是很台灣!!


她是個護士,平時跟叔公一起工作,還要扮演家庭主婦的角色,除此之外,她卻同時維持著很多興趣,例如去料理學校學中華料理。


嬸婆不但會作家常料理,我們這幾天吃到當歸雞、麻油雞~,而且嬸婆還會包肉粽、灌香腸(這有沒有太誇張啊?這是家常料理的基本技能嗎?那我不是只有停留在泡麵階段?)



每次都很疑惑,叔公他看診只看到六點,之後都會跑不見,晚上十點回家才吃晚餐,然後睡覺,這中間到底再做什麼?


原來他一個禮拜有四天要跳舞,一到兩天要騎馬(騎馬?八十歲的老人????)


這一天,嬸婆問了我們的腳大小,幫我們準備舞衣舞鞋,說要帶我們去「舞廳」跳舞!!



剛好這天都沒客人,整個被我們包場,叔公和嬸婆還教我們跳舞。




這裡還可以唱卡拉OK,結果叔公跟嬸婆不但會跳舞,還會唱歌,歌唱的超好。


到了這裡,我們才發現我們跟這對老人家比,「料理也輸、跳舞也輸、唱歌也輸、什麼都輸了~~」




隔天早上,我問嬸婆這台鋼琴是誰在彈,她說是她,樓下有台電子琴也是她的,她說她彈的不太好,結果她一坐上鋼琴,竟然是彈爵士~~太強囉!!


後來就換我彈琴給他唱歌,結果我覺得我還是輸了~~





其實嬸婆最大的樂趣是賞鳥,我覺得他是個tracer!這張照片我超愛,這是她帶我們去賞鳥。


真的很欣賞日本的老人,都很獨立,也都會多元培養自己的興趣,除了工作跟家庭以外,還有很多的自己,人生過得這麼精彩,也難怪他們工作壓力大歸大,還是這麼樂觀及長壽。



大家一起跟著嬸婆看鳥。


這種野生的天鵝是候鳥的一種,從西伯利亞飛來避冬,是我們這次賞鳥的主角。




旁邊還有看到鴨子的一種,但因為用日文跟英文解釋,所以不記得了。



叔公是醫師,嬸婆是護士,在他們家,一點小問題都會得到關注。


先是我因為不適應日本的乾燥,皮膚被我抓破一大塊,我就得到了兩種藥膏。喝水嗆到咳一下,就會有人問:「你怎麼了?」


結果因為我的脖子腫腫的,嬸婆擔心我有甲狀腺的問題,所以就被拖去樓下抽血做TSH,FT3,FT4的檢查,沒想到怕抽血的我,來到日本還是免不了一針!!


幸好,一切正常!!


嬸婆常會在我們回家時留一鍋熱湯給我們,這天他留下麻油雞(注意!這裡是日本,她是日本人!)


為了怕我們不懂,留給我們的字條還會有圖解。


嗚嗚~~好懷念這個在叔公家曬太陽的日子啊!!




創作者介紹

搖擺狗部落格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水晶
  • <p>看來妳們很有貴人運喔!!
    <p>那個天井看起來真的很棒~</p>
    <p>P.S我確定包粽子跟灌腸絕對不是一般料理(不想也變成泡麵班的)</p></p>
  • shining through
  • 叔公嬸婆上次來美國的時候也要求去騎馬, 結果差點把教練嚇壞了, 因為他第一次碰到80歲的老人要來騎馬...哈哈
  • 大眼妹
  • 若葉在我們現在住的後面~
    我們住在朝霞台

    我是今天從艾瑪的噗浪來到這
    現在才發現這裡真是太晚了
    發現我比你早來日本2年
    還沒有你熟悉這個國家
  • 我還沒有很熟悉這個國家呢,一家人一起過來的,文化上的改變和衝擊比較沒有這麼大。
    有空常來聊聊啊。

    搖擺狗 於 2010/07/07 22:53 回覆

  • 大眼妹
  • 我會常常來逛逛的~

    我們不是一起過來日本的
    我先生是留學生畢業就流在這工作
    我是婚後才來所以還沒習慣日本的生活~
    只是現在有小朋友比較常帶他出去走走逛逛
    慢慢跟他一起適應日本這個國家囉~
  • 那有空就來聊聊吧。
    我覺得來這裡當太太比在這裡念書工作要好多了,只是之後小孩的教養還是很辛苦的。
    妳們是打算定居了嗎?

    搖擺狗 於 2010/07/08 21: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