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要來去捷克有名的溫泉鄉Karlovy Vary,這裡的溫泉標榜是很有療效的,來參觀一下吧。

路上經過一個啤酒場,正好是我們前一天晚上吃飯時喝到的啤酒,所以我們知道這個牌子非常好喝,話一說完,全團都帶了「一手」才繼續前往溫泉鄉。

大家到了這都要搭接駁車進到鎮內。

一路沿著特普拉河(Tepla)走,沿路的建築物裡,幾乎都是販賣紀念品的地方,這裡已經變成以觀光為主的小鎮了。

  

走進瓦利提爾尼溫泉迴廊(Vridelni Kolonada)裡面有許多溫泉,每個的味道都不一樣,這個溫泉是定時會噴發的,噴的高度挺驚人的。

 

這裡的溫泉,不是拿來浸泡,是拿來喝的。據說因為含有許多豐富的礦物質,因此有很好的治病效果。

看到老外都拼命的拿大杯子大水桶來裝,我們也趕緊買個有紀念品價值的溫泉杯來喝喝看。

還可以搭配很像法藍酥,但沒什麼味道的「溫泉餅」。

溫泉酒也是這裡的特產。

但是,因為溫泉的味道實在像極了生鏽的水管水味,於是我們放棄喝泉水長生不老的希望,逛逛這個小鎮比較實際。

 

繼續往下逛。

這是市場溫泉迴廊,是由白色的鑄鐵雕花欄柵,裡面有兩個溫泉口,因為據說是查理四世發現的,所以又叫「查理四世溫泉」,還是很不好喝.....

這是磨坊溫泉迴廊,124個石柱,相當壯觀。

鎮上的教堂。

這是當地最高級的旅館飯店,有團員進去享用下午茶,但我們只有在外面看看。

其實這個有600年歷史的溫泉鄉,因為有各式各樣不同的溫泉,又有優美的風景,所以是歐洲富豪喜歡的度假勝地,只是在裡面住一晚可不便宜。

這個小鎮滿美麗的,值得慢慢逛,不過我們選擇早早回去,繼續探索布拉格。

 

這是我們在捷克停留4個晚上的飯店,看來很像金字塔,但裡面真是又小又熱,連空調都沒有,熱翻我們了。

但是因為布拉格實在太棒了,所以我們還是覺得很滿足。

隔天前往位於布拉格以東約70公里的小鎮Kutna Hora,先去人骨教堂Kostelk Vech savtych a kostnic,這是我們要求的行程。

因為曾經在電視上看過介紹,覺得世界唯一的一座人骨教堂,既然來了捷克,實在很想去看看。

教堂是採哥德式建築,但外觀完全不是他的參觀重點。

我本來以為教堂很大,沒想到是個非常小的教堂。這是入口處的人骨拼圖。

 

這座教堂建於14世紀,一名曾到耶路撒冷朝聖的修道院院長把帶回來的泥土撒在地上,因此,當時的名門貴族都以身後能葬在這裡為榮。

沒想到14世紀的黑死病和15世紀的戰爭,竟然讓這個地方葬了3萬個墓!

16世紀間,人數(骨骸數?)累計到4萬付了,所以修道院計畫另外興建一座禮拜堂來容納百多年來荒廢的遺骨。

一開始是由一位半盲的僧侶來進行這項工程,1870年,一位受雇於Schwarzenberg家族的木刻師傅Rint,開始將人骨排列成各種圖案,其中包括Schwarzenberg的家徽與Rint自己的簽名。

據說,這些飾品大約用掉了一萬具屍體。這4萬副經過消毒和篩選的骨頭,以大小相同的骨頭來做裝飾,分別被用來砌成燭台、祭壇、聖杯、吊飾甚至十字架。

這個圖形就是他的家徽,其他骨頭就被整齊的分門別類堆放著。

 

家徽其中這個部分,是因為他的某個祖先,曾經在一次戰役中把對方將領的頭砍下來,所以他的家徽上就有一個圖騰是「烏鴉酌人頭」。

而這位厲害的木匠師父,竟然也用人骨拼出來了。



其中最富盛名的,是教堂正中央那盞由人體各部分的骨骼組成的“人骨吊燈”。

以腿骨組成主架,下顎骨串成掛簾,下方主架又分成8個腿骨燈架,撐著一塊塊排成圓形的腸骨,燭台的部份,則是一個人頭。

屋頂也是一個個的人頭拼出來的吊飾,而且面部都是朝下,彷彿看著這幾世紀以來的遊客,訴說著自己的故事。

   

其實這樣的一張照片,就把教堂差不多看完了,真的是很小的一個教堂。

但是在裡面待著真的很不舒服,雖然是大開眼界,但還是看了一下就出來。

深深感到,人死後真的不分貴賤,都是一樣。

尤其在疾病跟戰爭之前,不過都只是死生一線罷了。

轉換一下心情,來到附近的聖芭芭拉教堂,這可是歐洲第一個以石頭為建材的教堂呢。

這也是標準的哥德式建築,形狀相當華麗特別。

因為經費的問題,這個教堂也是前後興建了500年。現在被列為聯合國指定保護文化財,與聖維特教堂齊名。

其實裡面也是相當華麗莊嚴,還有許多彩繪玻璃。但因為到此時已經看太多教堂與城堡了,所以有點麻痺了......

這是沿著聖芭芭拉教堂走去聖母堂,但可惜當天沒有開放。

這是小鎮廣場中心的石造噴泉,也是這個鎮的水井。

小鎮原本是錫礦與銀礦的產地,現在就有點風華不再的淒涼感了。

聖人像。

 

其餘行程:

 

 

 

搖擺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